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龙杀方paro全职)温柔的杀死龙的方法

主周江,隐喻黄,高王
向同名轻小说致敬,亚肯杰尔和乌兰波克简直太萌www
片段灭文法,大家跳着看吧www应该会有番外
有疑问可以留言w
稍后放人设出来w
以上。




1、
比斗结束后的王宫空地上,重新站满了等待着任务分配的人群。
喜好自由或者已经有别的打算的战士们在武术大会之后便领取了比赛奖赏先行离开,剩下的都是期待着比平日里佣兵大厅发布的任务更丰富——不管是从内容或者种类上来说——的皇家委托发布。
以及部分希望通过此种手段寻找新主的骑士。

作为短剑部门的优胜者,江波涛已经遭遇了好几次的搭讪了。和为了接下来的任务而四处搞好关系,或者故意带着意义不明的气势四处徘徊推销自己的人不同,看起来似乎天生就带了笑纹的魔剑士从头到尾,也只是站在角落应付着接二连三的搭讪者和熟人。
在距离人与幻兽被大魔法分割的“圣王时代”已经一千多年后,已经整合过四次的人类世界终于再次陷入了混乱和斗争中。不过这样的混乱,对以佣兵职业行走的人来说,也不过是习以为常的背景罢了。



2、
“难得回来一次,小周你终于想要找个搭档了?”在能够俯瞰到广场全景的、轮回王宫的高塔上,正值鼎盛时分的国王殿下侧头调侃着往下面看得很认真的黑衣青年。
“……嗯。”黑衣青年就像是对下面的什么景色着了魔似的,回答的时候眼睛也不错,“蓝雨异动……最后…可能还要去魔道王之塔。”
明明毫无关联的两个地名,却让刚才还满脸轻松的国王收敛了笑容,“……要到时间了吗,小周?”
“……嗯。”
然后是十几秒钟的沉默。最后还是国王陛下心理素质稍好一筹,挤出一个笑来率先揭过了话题,“话说……我们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也该下去了,小周。”


3、
“欢迎大家参加由轮回王国皇室组织的任务分配。首先,各位的队伍已经由我们冒昧地自行决定组合好了,接下来请被叫到名字的人移步到相应的桌子旁,会有对应的人员为你们解说工作内容并支付预定金额。啊,幻兽猎人大人——”被特意挑选出来作为解说的官员看着从内部走出来的两人,下意识地低头行礼。
“我是周泽楷。”黑衣黑发的俊美青年略过低头行礼的官员直往江波涛而去,连眼神都未曾给对方一个。
“我们的任务是,前往蓝雨中心。”专注凝视向他的黑眼睛中,映照出了江波涛有些错愕的神情。

4、
“小周,”在和周泽楷同行的第三天,江波涛终于叫住了放下猎物就要离开火堆边的青年,“你不吃饭吗?”
“……有在吃的。”被抓了个正着的黑衣青年闻言不自然地僵硬了一下身体,压低了声音回道。
“可是不管是在城镇还是在荒郊野外,我都没有亲眼看过小周你吃东西。”江波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下颌——那是他正在认真思考的表现,“在城镇里那几次每到饭点就跑出去做事什么的就先不说了,就算在野外要吃饭的时候,小周都只给我一人份的猎物,然后就避开我的饭点进了森林——森林里有什么小周能吃但不能让我看见的东西吗?”
“…不是不能看见,是看不到。”周泽楷似乎被江波涛平静的神色所感染,随时想要离开的步伐也收了回来。他坐回江波涛的身边,认真满足着对方的求知欲,“是自然之气。”
“自然之气……是那种一旦被人类涉足,便会被污染的‘净气’吗?”江波涛对于自然之气也有几分了解,“那样的话我的确不能进去啊……不过小周的话,能进去吃饱吗?”
“能。”
“唔,那之前的补给路线大概需要再重新规划一下……?毕竟时刻保持战斗力可是很重要的。”似乎好奇心已经被满足,江波涛开始再次低头处理起了那只死不瞑目的兔子,熟练地把肉块和干粮一起熬成香而稠的浓汤,“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啊,关于小周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龙。”黑发的青年似乎很认真地帮他看着另一边穿在树枝上的烤兔肉,平淡地给出了完全无法令人淡然的回答,“我是这一届的龙王,‘一枪穿云’。”


5、
“啊哈哈……好像开了很不得了的玩笑呢,小周。”江波涛心中一跳,试图打着哈哈蒙混过去。
“不是玩笑。”年轻的龙王认真地看着他,被火光映照着的黑色眼睛显得格外真诚,“以‘一枪穿云’的名字起誓,我将以包括灵魂在内的一切来保护你,不让你为世间的任何东西所烦扰。”
“所以也一定不会欺骗你。”


6、
“小周——!”江波涛只来得及向跑过来的周泽楷呼唤出个名字,便被人用力卷入了水里。
女性一般的柔软身体紧贴着他,洁白而带着鳞爪的柔软双臂自背后环抱而过,和逐渐缠拢在挣扎的腿上的、长而柔韧的鱼尾一起压制住了江波涛的挣扎。
像是一幅看起来温情诱惑,实际上满是杀机的画。

(糟糕……)称手的武器不在身边,给江波涛的逃脱行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反抗被压制,他明显感觉自己开始变得虚弱起来。
“江……温蒂妮!”意识快要模糊前,江波涛似乎听到水面之外的周泽楷略带急促地说了些什么,然后拔高了声音短暂呼唤了某个名字。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轻松起来,似乎有无数蓝色半透明的美女自水中浮出,笑嘻嘻地贴在他身上,帮着他学会在水里呼吸。她们聚在江波涛的身周,合力将他往云层之上送去——
“——呀啊!”耳边穿来陌生女性的尖叫。束缚着身体的力量陡然松开,滚落到地面的江波涛终于对现在的情况重新恢复了些许实感。
“江!”有谁将他从地面上扶起。被呛进体内的水分乖顺地流出身体,江波涛又咳呛了几声,终于能再度发出声音,“……小周?”
“恩。先休息一下——安朱。”又一阵气流后,江波涛感觉自己的上半身被放在了什么有着长毛和柔韧肌肉的动物身上。

“啊——”相对于江波涛而言更为清楚地目击了周泽楷行动全过程的妖物发出了惊讶的低呼,瞬间放弃挣扎匍匐在周泽楷的脚边。那是一条人身鱼尾的美丽人鱼,面孔清纯又无害,温顺趴伏在阳光中的时候就连本来极具攻击力的手爪和尾鳍都闪烁着迷人而梦幻的光。
“这样强大的气息……能够这样召唤幻兽的您,就是我们这一届的王吗?”似乎不敢直视黑发的青年,人鱼敛起鳞片,越发地将自己向地面匍匐下去,就连声音也压低了许多。
“嗯。”
“原来真的是您吗?啊啊,多么残酷啊,您还这么年轻,便要为了阴界与阳界的平衡来到这个被诅咒一般的世界……”
“没有。”周泽楷认真打断了似乎快要哭出来的人鱼,难得放缓了语气,“王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并不是毫无意义。”
“真是温柔的王啊……”人鱼的捂住了脸,隐约可以看见一颗颗滚落草丛的珍珠,“相比之下……为了报复被人强制召唤到这个世界的悲惨命运,而一路堕落至此的我……即使于此刻被杀死,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但是啊,王,请您一定小心——有一位具有可怕气息的人类,似乎正在不断从阴界当中召唤着幻兽!”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人鱼的鱼鳍和鳞片全部炸起,“在被那个恶魔故意放走之前,我起码看见了三位更为强大的幻兽大人被他从魔法阵中变为傀儡——”
黑暗中,似乎有谁在斗篷下的阴影里,露出了饶有兴致的微笑。


7、
随着一声吃痛的嘶吼,只剩下两个头颅的兽类忌惮地暂时退离了江波涛的身边。
江波涛这时才有时间和机会去看自己手上那把轻得不像样的武器——这不是他惯常使用的短剑,而是周泽楷上次送给他的匕首。只比短剑小上一圈的匕首除了柄外都显出一种有些透明的红色,看起来非常的怪异而美丽。
“连龙心剑都给他了吗?不过现在可不是松懈的时间啊——混乱之雨。”正在指挥着其他怪物和周泽楷缠斗在一起的黑袍人向江波涛的方向伸出了手指。与此同时,即使是如此剧烈的疼痛也没从操控中脱离出来的三头犬也张开了大嘴,同时从两个方向对动弹不得的江波涛发动了攻击!
“!!”一阵剧烈的动荡与疼痛。江波涛陷入黑暗前,最后看到的是人鱼女性染满了鲜血的笑脸。

“——江!”一瞬间,带着红光的子弹如雨倾泻。不再使用元素的凝结体,以周泽楷自身血液凝成的子弹对周围的一切生物都具有着强大的杀伤力。一直与其缠斗的两只怪物迅速在弹雨中失去生命,而从头到尾都裹在连脚尖都不怎么能看到的黑袍中的那个法师一改之前的咄咄逼人,退出战圈袖手站到全身都披着鳞甲的新召唤物身边。
“有人要来了,姑且暂时休战吧。”对方的声音里带着令人背脊微微发寒的笑意,“明明最开始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果然还是不行。”
“所以就这样吧,这一届的年轻龙王。”黑衣的魔法师扬手带起一片黑光,避开了落下的红色烧瓶。他抬头看了眼来人,便和自己的召唤物一起消失无踪。
身着绿衣的魔道学者抿着唇落下。



8、
“小周,赛莲她——”
“已经被我吃掉了。”
“……”
“朱莉也是被我吃掉的。”
那个名字他曾听小周偶尔提到过——因为“怪异”而被族群排斥的周泽楷幼年时在森林中遇见的、唯一的朋友,最后在他面前意外掉入了阳界。
“找到的时候已经只能杀掉了。”黑发的龙王垂下眼,看起来难得有几分脆弱,“弥留的时候,不想留在阳界的泥土里面。”
“……恩。”江波涛撑起有些无力的身体,凑过去抱住他。
全身的伤口都因为这样乱来的行为而隐隐作痛——和周泽楷会很相似吧,在这一刻所体会到的感受。


9、
“我大概,没有办法从那个地方回来。”在江波涛彻底熟睡的深夜里,年轻的龙王压低了声音,“请到时候杀死我。”
“......”
“到时候会把凭证给你,可以换轮回王室一个承诺。”
“....龙的话,总是这样吗?”火光下,碧眼青年的神色变幻莫测——只有这个时刻,他才会更像一个跨过了几百年时间之河的王者,“总是这样,任性地自说自话。”
这样任性地瞒过自己的契约者最重要的事情,这样任性地决定去死——
“如果我死了,会变成中和这个世界的风。”黑色的眼睛认真而柔和地看着他,不见半分战斗时的尖锐,“永远不会分开。”
【不要伤心啊,英杰。我体内的阴气会逸散出来,变成风充斥整个世界——】
那一瞬间,已经成为这世上所有魔道者标杆的高英杰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发上还沾着血迹的、绝望哭泣着的小小少年。而他的龙王浑身是血地躺在他的面前,虚弱地震动着空气.....
“我答应你。”他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我的老师....曾经制造出了一种能够杀死龙王的毒药——我答应你。”



10、
“是石化....”
江波涛忍不住低呼出声来。
王座之后的石雕渐渐褪去了灰白的色彩。强大的阴气在同为阴界生物的周泽楷感知中渐渐明显,年轻的龙王突然露出惊色,“是前王!”
因为前王失踪才在二次选拔中登上王位前往现世的龙王此刻与失踪的前王终于相遇,只是这相遇的背景却完全不能让人感觉欣喜。
“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又捉到一只龙王的,好好感谢我吧。”披着黑色斗篷的术士低笑着迅速飞出了攻击范围。从强力石化中挣脱出来的前任龙王睁开了已经变成红色的眼睛,毫无理智可言地向还留在攻击范围内的江波涛他们发起了攻击。
“前提是,这个世界不要因为双备份的龙王级阴气而毁坏才好啊。”落到地面上的索克萨尔轻轻拍了拍凑过来的飞马脸颊,准备将它重新送回阴界,“辛苦你了,在阳界呆那么久,很不舒服吧?”
飞马轻嘶了一声,拒绝了他的逆招唤。
“...啊啊,阴界的生物,都是那么死心眼的吗?”这样的动作似乎触碰到了黑袍术士的伤心事,让他有些苦涩地勾起了一个笑来,“你也是,那家伙也是.....都是死心眼到可怕的家伙啊。”
当年他因为失去了心爱的龙王而心如死灰,一心研究更强大的召唤术,终于在漫长的时光累积之后召唤到了另一只龙王。
不同于当年的随意召唤,几百年后被几度修改的召唤阵虽然让他准确召唤到了成年的龙王,但也让他一度因为魔力耗尽而奄奄一息。
被他召唤来的龙王却并没有乘机攻击他,而是沉默地守着他直到他恢复过来。
“你既然掌握了我的真名,那就是我的契约者。”面对着他的提问,那个一直没有变回人形的龙王说了和他心爱的龙王曾经说过的、一样的话,“龙是遵守约定的生物。”
——直到他彻底将它封印。




11、
【我曾经....研究过一个术法】
吸收了前王死后所逸散的大量阳气后,周泽楷变回了龙形。比之前王要小一大圈的黑龙睁着同样鲜红的眼睛,毫无理智地用身体和爪子应对着魔道王的攻击。
【因为没有尝试过,所以要不要冒险都随你】
冰与火交错干扰着只剩本能的黑龙,绿色斗篷的青年骑着扫帚在风精灵的辅助中飞舞,灵巧地避开着黑龙暴躁的攻击。
【等到我将咒文念完的时候,你就——】
尾音突然拔高,像是一声催促。
【将他给你的那把剑,插入他额上的契约纹路上去。】



12、
暂时恢复了神志的龙王和他的契约者正在依依惜别。
【我是龙,又是男性,还比江年纪要大....】龙王低头,让风精灵通过振动将声音带给江波涛,【虽然契约已经被毁掉了,但江也不能反悔。】
“这话明明该我说才对,”江波涛微笑着,“我是人类,寿命短暂,小周你又是龙王,这次活着回去以后一定会被母龙们包围吧?干脆乐不思蜀了也说不定。”
【不会。】黑龙的声音带着风也吹不散的坚定,【只要江。】
【....再见。】
黑龙卷起狂风,消失在天空中。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