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博天)【二十周目后的一点感想】个人对博天同人游戏《羽之歌》的一点感受(严重剧透注意)

(本游戏目前为虚拟设定,大家可以不要去搜了哈哈wwwwww)


LZ在发言前,先说句免战宣言——LZ只是个被安利后奋力填坑的咸鱼,不是什么狗学家(?),不是来引战的也什么都不想黑,求各位观众老爷如果发现我哪里说的有问题,不要变身暴躁老哥喷我,有话我们好好说。


作为一个路人粉,我只是在开玩之前大致在下载论坛的其他精华帖子里又仔细了解了一下两位主角的设定和背景(虽然对于玩这个架空背景游戏基本没啥用......),但是并不妨碍我对羽之歌的人设背景,整个故事包括各个分线的剧情,甚至游戏和音乐的设置点一个大大的赞!


先来说画风和人设背景。本篇游戏设定在与原人物完全相异,但是和玩家...

(晴蛇)亵渎

(敲黑板划重点)


本篇是未分裂前的晴明已经被蛇蛇看上了的故事(。



1、


“汝到底想要什么?”蛇魔从油灯的影子里探出头来,像以往的每一个夜晚一样,发出了蛇神的声音,“金钱、地位、力量.......只要汝点头应允,皆可给你。”


“因为邪神大人拥有足够的力量,所以很多我们以为不能办到的事情,也能通过更强的、强大到超出我们理解的力量强行办到吗?”对于这种每日基本固定来一次的劝说,白发阴阳师终于放下了记录的笔,正眼看向蛇魔和附身于蛇魔的邪神意志,“如果,我说我想要.......亵渎、八岐大人您呢?”


蛇魔的小动作停止了。在短暂的、时间停顿般的静谧后,蛇魔化作了紫色的...

(博天)向左走向右走

大天狗和源博雅的现paro,配穿插音乐食用更佳


【向左走向右走】

曲:光良

词:廖莹如

演唱:

(大天狗)

【我真的迷了路】

“请问,您需要填写借阅卡的记录吗?”

在他还书的时候,新来的店员对他露出了有些羞涩的笑容。

【在喧闹人群中】

他点头看着她转过身翻找,因为书吧最近的活动而插起的、无数张纸质的借阅记录卡片被系了不同颜色的缎带,绿色的纸质像是一片小小的森林。

【有个我】

然后他垂下眼,

【静悄悄地走过】

在店员推来的纸笺上认真地写上了自己想到的名字。


(博雅)

【如果你是真的】

“就是这本——我拿走了啊!”

在还未整理的书堆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晴白)梦

白藏主吃到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晴明失忆分裂的每一个夜里,他都守护着晴明灵魂深处的伤口,击退着潜意识里的每一个梦魇。有时候他会不小心受伤,便在白日里无精打采地稍作修养。


但今次的梦有点不太一样。


他感觉到晴明大人的焦躁,于是迷迷糊糊就滚入梦来。半梦半醒间没遇到往日的滔天攻击,反而被人一把抱进怀里。


微凉的手指轻轻搭上他的脖颈,抚摸过光裸的背,然后一路往更内里的地方伸去。


耳朵尖被咬住,他攀附在自己信赖的臂膀上发出兽类的呜咽。直到毛发蓬乱地跌出梦境,白藏主才终于从混乱里清醒。


他啪地变成了小巧的狐狸爬出了旁边的被窝,纠结地追着尾巴转了几圈,才用妖力暖热了...

(光切)Trick or treat!

脑了下万圣节,三种鬼切现paro的三种演绎

感觉特别OOC(蹲


未觉醒切

随着源赖光关门的声音,玄关末端冒出一个脑袋来。

“Trick or treat……?”尝试着过西洋节日的付丧神用不太习惯的英语念着,眼神迟疑地在刚进门的主人身上打了个转。

“鬼切,过来。”

看着对方耷拉着不存在的耳朵凑过来的样子,源赖光摘下了鬼切头上不知道是谁怂恿给他买的尖顶帽,然后……

“啾。”

“甜吗?”

“要还想吃糖,明天再补更多给你。”贴在红透的耳尖边,手指暧昧地下滑,“想好要什么了吗。”

“……”短暂的停顿后,有谁回吻过去,“想要……”

——帽子这次是彻底落在地上没人去管了。...


(光切)理讨我校艺术学院源赖光教授和鬼切同学的关系

平安京大学>八卦灌水


【请勿扩散】李涛,我校艺术学院源赖光教授和鬼切同学的关系



1L  楼主


本人是平安京大学艺术系舞蹈学院的,不定位,就是忍不住想八一下才来没几年的新舞蹈老师和他常用舞伴的关系,总觉得有点给给的。


本人目前还直着,不过没吃过猪肉不妨碍揣摩猪跑,反正每次我看见他们两个,都觉得我学的是个假舞


怀疑地看了眼我的搭档兼室友。



2L  匿名


占沙发!



3L  匿名


看见源赖光三个字就进来蹲了,预感此帖必火



4L  匿名


同样不定位,原来不止我一...

(光切)阴阳师与BUG

一个智障脑洞。

OOC到天际。大家读前可以默念这是BUG不是剧本原著光。

以上


我是一个阴阳师。


不非不欧,大舅第四只辉夜姬第五只,全图鉴只差一个鬼切那种。


嗯,还认识了一个塑料情谊。



“看你这样子,十连应该又坠机。”


刚刚从召唤间里走出来就听到了这一句,气得我恨不得把手里摩拳擦掌的小白直接扔过去划花他的脸,“说得好像你捕捉到哪只野生鬼切了一样!”


——是的,这个BUG一样爱偶尔不请自来的家伙正是源家的某位族长。最初看见躲在樱花树上的他那一缕银发时,我还以为是系统BUG将我家放出来看风景的式神给扔到了树上。


后来通过狗逼游戏公司的神奇拖...

(光切光无差)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选择光切打头主要是因为光总是在这段关系里处于支配和主导的一方,实际上无差,因为从头到尾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怎么想。

以上。


源赖光总喜欢在早上的时候读一会儿书。


 在封印八歧大蛇的战斗中,鬼切身陨变回了刀,而他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在经过短暂斟酌后,他假死脱身,居住到了离京都不远的小山里。


灵力的丧失足以令任何阴阳师都心生绝望,不过他还有刀术,鬼切残留的妖气也会震慑大部分的敌方。源氏下一任的家主也在封印八歧大蛇前早就被预定好,所以源赖光毫无忧虑。


——就是可惜,损失了一把好刀。



中午吃完饭后,源赖光会按照惯例,散步去附近看一看鬼切的衣冠冢。...

(博天)记一次奇怪的失忆

被救回来后,大天狗失忆了。


虽然早就被告知有这种可能,但源博雅的呼吸还是一滞。


“你觉得熟悉,是因为你以前见过我。”他哑着声音,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我是源博雅,大天狗你没想到我会长这么高吧?”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表情……”邪恶的念头笼罩着他,源博雅一瞬间觉得自己是被八歧大蛇的蛇毒毒傻了才会说那样的话,“我们可是恋人,难道你不好好保护自己还要我开心吗?”


“……”这天外设定仿佛一套190效果命中的媚妖,直接把大天狗给暴击混乱了。他迅速低下头去,过了很久才发出了细微的声音,“真的吗,我们……?”


“嗯、嗯……”想要否定的源博雅也莫名跟着迟疑起来。漂移的视线在房间里转...

(光切)迟来的重阳节份沙雕

鬼切裹着源赖光的外套,默默盯着火。


他里面的衣服因为刚才的一轮折腾已经被弄脏了个精光,如果不是源赖光分他一件,可能即使有火堆他也会着凉。


身上还有些疼。烤鱼的事情本来该他做的,但弯腰的时候他没忍住嘶了一声,于是被源赖光接手了。不过一想到能有幸品尝主人的手艺,他就......


“好了,你先拿去吃吧。”撒了点盐和附近摘的香草的烤鱼递到他的面前。



“下次跟着我过河小心一点,别再摔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