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Trick or treat!

脑了下万圣节,三种鬼切现paro的三种演绎

感觉特别OOC(蹲


未觉醒切

随着源赖光关门的声音,玄关末端冒出一个脑袋来。

“Trick or treat……?”尝试着过西洋节日的付丧神用不太习惯的英语念着,眼神迟疑地在刚进门的主人身上打了个转。

“鬼切,过来。”

看着对方耷拉着不存在的耳朵凑过来的样子,源赖光摘下了鬼切头上不知道是谁怂恿给他买的尖顶帽,然后……

“啾。”

“甜吗?”

“要还想吃糖,明天再补更多给你。”贴在红透的耳尖边,手指暧昧地下滑,“想好要什么了吗。”

“……”短暂的停顿后,有谁回吻过去,“想要……”

——帽子这次是彻底落在地上没人去管了。...


(光切)理讨我校艺术学院源赖光教授和鬼切同学的关系

平安京大学>八卦灌水


【请勿扩散】李涛,我校艺术学院源赖光教授和鬼切同学的关系



1L  楼主


本人是平安京大学艺术系舞蹈学院的,不定位,就是忍不住想八一下才来没几年的新舞蹈老师和他常用舞伴的关系,总觉得有点给给的。


本人目前还直着,不过没吃过猪肉不妨碍揣摩猪跑,反正每次我看见他们两个,都觉得我学的是个假舞


怀疑地看了眼我的搭档兼室友。



2L  匿名


占沙发!



3L  匿名


看见源赖光三个字就进来蹲了,预感此帖必火



4L  匿名


同样不定位,原来不止我一...

(光切)阴阳师与BUG

一个智障脑洞。

OOC到天际。大家读前可以默念这是BUG不是剧本原著光。

以上


我是一个阴阳师。


不非不欧,大舅第四只辉夜姬第五只,全图鉴只差一个鬼切那种。


嗯,还认识了一个塑料情谊。



“看你这样子,十连应该又坠机。”


刚刚从召唤间里走出来就听到了这一句,气得我恨不得把手里摩拳擦掌的小白直接扔过去划花他的脸,“说得好像你捕捉到哪只野生鬼切了一样!”


——是的,这个BUG一样爱偶尔不请自来的家伙正是源家的某位族长。最初看见躲在樱花树上的他那一缕银发时,我还以为是系统BUG将我家放出来看风景的式神给扔到了树上。


后来通过狗逼游戏公司的神奇拖...

(光切光无差)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选择光切打头主要是因为光总是在这段关系里处于支配和主导的一方,实际上无差,因为从头到尾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怎么想。

以上。


源赖光总喜欢在早上的时候读一会儿书。


 在封印八歧大蛇的战斗中,鬼切身陨变回了刀,而他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在经过短暂斟酌后,他假死脱身,居住到了离京都不远的小山里。


灵力的丧失足以令任何阴阳师都心生绝望,不过他还有刀术,鬼切残留的妖气也会震慑大部分的敌方。源氏下一任的家主也在封印八歧大蛇前早就被预定好,所以源赖光毫无忧虑。


——就是可惜,损失了一把好刀。



中午吃完饭后,源赖光会按照惯例,散步去附近看一看鬼切的衣冠冢。...

(博天)记一次奇怪的失忆

被救回来后,大天狗失忆了。


虽然早就被告知有这种可能,但源博雅的呼吸还是一滞。


“你觉得熟悉,是因为你以前见过我。”他哑着声音,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我是源博雅,大天狗你没想到我会长这么高吧?”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表情……”邪恶的念头笼罩着他,源博雅一瞬间觉得自己是被八歧大蛇的蛇毒毒傻了才会说那样的话,“我们可是恋人,难道你不好好保护自己还要我开心吗?”


“……”这天外设定仿佛一套190效果命中的媚妖,直接把大天狗给暴击混乱了。他迅速低下头去,过了很久才发出了细微的声音,“真的吗,我们……?”


“嗯、嗯……”想要否定的源博雅也莫名跟着迟疑起来。漂移的视线在房间里转...

(光切)迟来的重阳节份沙雕

鬼切裹着源赖光的外套,默默盯着火。


他里面的衣服因为刚才的一轮折腾已经被弄脏了个精光,如果不是源赖光分他一件,可能即使有火堆他也会着凉。


身上还有些疼。烤鱼的事情本来该他做的,但弯腰的时候他没忍住嘶了一声,于是被源赖光接手了。不过一想到能有幸品尝主人的手艺,他就......


“好了,你先拿去吃吧。”撒了点盐和附近摘的香草的烤鱼递到他的面前。



“下次跟着我过河小心一点,别再摔着了。”

(酒茨)陈年旧醋

一个关于醉歌纵酒皮肤的突发沙雕脑洞,有私设注意,OOC注意,酒茨恋人前提,按来寮先后顺序和心智算年龄的话应该是少年吞和年长茨(。


以上。



阴阳师带着斗技队伍出门了一圈,回来的时候酒吞童子就穿上了新衣裳。


一片惊叹声中,难得穿得像个正常人样的酒吞童子,意外在茨木的眼睛里看见了微闪的光芒。


他对着似乎瞬间恢复正常的茨木童子眯了眯眼,于是茨木童子当晚就遭了殃。



“今天你那表情……难不成这是以前的我惯穿的服装?”这个连失忆前的自己的醋都要吃的年轻鬼王将茨木童子压在床上拷问他,“他有这样碰过你吗?是他爽还是我爽?”


“……”床边的白蛇缠着酒葫芦探出头来...

(光切)不浪漫爱情

光总视角的话就是那篇不打算填的脑洞,娱乐圈与少林寺那个(。)


鬼切打算向他的同居对象求婚。



他和源赖光的关系从头到尾就是一笔烂账。当初公司遭遇危机急需裁员,和其他人纠结半晌后,他把钱留给好友,留了刚培养起的新人,然后自己下了岗。再然后从源赖光貌似脑子一抽地把蹲在超市门口等雨停的——估计当时脑子同样抽了的——他捡回去后,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就开始了。


在他寄居源赖光家里的时候看着对方短时间内换了一打的秘书,来来往往美女如云,两三句间直奔书房,干得最长时间的那位也是这一打多的姝色中最美的那一朵,烈焰红唇蜂腰豪乳,直到鬼切在源氏离职前还坚守在前线秘书的岗位上。...

一个不会填的光切沙雕脑洞

“你看你,表面新闻搞得花团锦簇美女如云,实际除了家里保镖以外见不到半个鬼影!”


“看新闻偷拍你像在混娱乐圈,回家一看,你倒像是在少林寺!”


大家觉得这个设定的光总可爱吗hhhh讨厌来事多冲着总裁夫人位置去的人,所以表面看上去很花实际一个暖床的都没还会自己煮饭的总裁咸鱼光w

emmm……然后一见钟情了切切(?

(光切)最无法言说的悲哀

1、


【生】



源赖光诞生的时候,母亲看过了。


然后,源赖光的父亲和部分族人也看过了。


八歧大蛇的妖力感觉到了源家的幼苗又新增一棵,意义不明地在封印中自语着。


族老们在源赖光活过危险期、被记上族谱的时候看过了。


鬼切呢?


啊……那只是父亲给儿子镇压妖气的刀具而已,真正的【鬼切】……


还尚且不知在何处呢。



2、


【病】



真正大病的时候,源赖光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于是为他担惊受怕的也只有鬼切,曾经的那个,每回遇上都会像第一次一样表面镇定实际慌了手脚。


但在鬼切来前和走后,只要不病到失去意识,纸式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