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喻黄喻】养鱼高手-鱼

脉络并不清晰,更像是片段合集,OOC巨大,大概只有头尾可以看x

BE,CP其实并不清晰……要打别打脸(蹲)

我知道我蛮坑的,但这梗我真的好久以前就想好了的……不拿出来遛遛总觉得不甘心OTZ……

如果看不懂的话再说O O?我都不知道设定放在哪比较好了(望天)

但你们要相信,这的确是在养鱼xxxx

反正就这样?以上√


1、

喻文州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对黄少天最初的一见钟情,其实是因为黄少天的头发太过耀眼。


那时的黄少天还只不过是个孩子,因为和在山里父母走散,急的差点就哭起来。后来眼一错看见了闻声浮上来看个究竟的喻文州,顿时哭也忘了,笑着笑着就伸手去捞他。

午后的阳光刚好角度巧妙地穿过黄少天的头发落入喻文州的眼里,温温的。喻文州隔着水面看着这个向他伸着手的人,却错觉这人是在邀请他进入他的全世界。

——于是那一瞬间,他突然就产生了绝不该有的妄念。


黄少天很快被闻声赶来的大人们带走了。喻文州静静地躲在水里看着那抹亮色消失,直到四周再无人声后才跃出了水面。和水中完全不同的环境让湿漉漉的黑发少年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他又重新露出了一朵微笑。

“黄少天么……”

变成人形的【理由】,似乎暂时找到了呢。


2、

喻文州再次看到黄少天的时候,是在离蓝雨训练营不远的地方。

似乎是想要在蓝雨招生期间过来偷闲,狼狈为奸的一大一小身边,并没有其他的队友。浅色头发的男孩子一口一个“魏老大”地挂在男人身上,就为了拖着他帮自己买一个冰淇淋。盛夏的阳光落在少年的头发上,反射出了灼目的亮光。喻文州忍不住眯了眯眼,却又露出一个笑来。

——然后他悠悠然地又走了几步,转过街角去填了一份训练营的报名表。


3、

喻文州在独自练习的时候,其实很少会有其他表情。

鱼鳍很柔软,化成的手自然也不像有实际的骨头支撑的人手那样耐折腾,手速高了,或者时间稍微一长,就会像很久以前的童话所描述的一样,每一次动作都像是将手插进刀刃,或者烧红的煤炭当中。

但是喻文州的手指依旧能在剧痛中舞蹈得稳定而毫不犹豫。用来强化手指的、浅淡的蓝色灵力时不时地随着他的动作撒出来,就像是星星的碎屑。

而他却丝毫不为所动——他想要的星星,从头到尾也就那么一颗。


4、

在很久以后,他的“前辈”,由狐狸成精的叶修曾委婉地劝过他,让他别那么拼命。鱼鳍再怎么柔软也没有骨节,当作人手使用过度的话,喻文州的鱼鳍说不定真的会废——就算用灵气重点保养,那也只是饮鸩止渴的做法。万一鱼鳍折断,在伤好之前喻文州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游动了。

喻文州也只是笑了笑,将他的话堵回去:“前辈身上属于‘理由’的气息不也依旧淡得快感觉不到了吗?为什么还在坚持呢?”

于是他们齐齐地沉默。


5、

完全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剧烈的痛楚。

被过度消耗的灵气在指间明明灭灭如即将熄灭的灯火。苍白一片的脸上,唯有注视着屏幕的那双眼睛显得特别明亮。

伴随着术士最后一击的,不仅是被彻底奠定的胜利——还有一声微弱的、像是什么东西被彻底折断的“咔嚓”声。

明明如此微弱的响声,在知情者耳中却不啻于山崩。


6、

喻文州最后还是回到了家乡。

回到那里的时候正遇上了一场大雾,湿漉漉地,有种被浸入水里的错觉。曾经遇见过黄少天的那一滩水依旧清澈见底,照出两手空空的喻文州完全未曾改变过的脸。

出于某种原因,除了经理外他未曾向任何一个人告别,连握都不太能握紧的手里也没有能带回任何的一件东西。他穿着最初上岸时的那件衣服,坐在水边看了很久自己的倒影。

然后他轻轻一推身后的地面,慢慢地滑入水里。


曾经沾染在身上的、属于黄少天的“气息”被冰冷的潭水慢慢地稀释殆尽,喻文州慢慢变回了最初的那一条黑鱼。

“喻文州?”

隔着水面似乎听到黄少天焦急的喊声。他在下坠过程艰难地抬起头来,正看见不知怎么跟过来的黄少天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疾步路过他所在的那一处水面。


那一瞬间朝雾散开。灿烂的阳光打在黄少天的发上,落入喻文州的眼帘。

于是他闭上眼。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