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阴阳师与BUG

一个智障脑洞。

OOC到天际。大家读前可以默念这是BUG不是剧本原著光。

以上



我是一个阴阳师。


不非不欧,大舅第四只辉夜姬第五只,全图鉴只差一个鬼切那种。


嗯,还认识了一个塑料情谊。




“看你这样子,十连应该又坠机。”


刚刚从召唤间里走出来就听到了这一句,气得我恨不得把手里摩拳擦掌的小白直接扔过去划花他的脸,“说得好像你捕捉到哪只野生鬼切了一样!”


——是的,这个BUG一样爱偶尔不请自来的家伙正是源家的某位族长。最初看见躲在樱花树上的他那一缕银发时,我还以为是系统BUG将我家放出来看风景的式神给扔到了树上。


后来通过狗逼游戏公司的神奇拖延症操作,我们渐渐熟悉起来,也就放弃了每天例行的举报,每天也能稍微聊两句不至于冷场——我不想说是发现他头上沾了草叶,想到这人每次回去睡觉的地方连室内建模都不一定有所以心生恻隐,就像他不会说,我们都心知肚明的、他每隔一段时间来围观我的原因。


“鬼切的话,我想要就会有。”他点点我桌边正在勤劳扫地的小纸人式神,将它变成了一只小小的鬼切。穿着一身略微改动过的白槿皮的小鬼切挂着被扫帚变成的三把小刀爬上接他的手掌,然后被源赖光故意托在离我较远的地方,“就像这样——只需要足够阴阳术的力量。”


“但他们都不是。”烦躁之意顿起,我狠狠一拍桌子——没拍动——然后把十张蓝票扔到桌子上,“你要鬼切你自己给我去抽!这十张已经灌注了我的灵力扔进去就可以,一把抽到算你狠,给我带走我才不要看见你这种欧皇!”




如果说这个世界里真的会有一只同样BUG的、有着自己意志的鬼切,一定也会更想选一个同样的BUG阴阳师吧。


我将重新变回纸人的小式神轻轻放回地面上。






后记:


这个BUG果然拐走了我的鬼切,想怂恿某人给他改名叫鬼赖光。


依旧是很久以后也没有鬼切的下午,我的阴阳寮被人突然敲响。


“?”百无聊赖跑去开门的我,打开门就看见了一个一身亮晶晶满爆爆伤针女的鬼切。他向我行了个礼,然后递出一封信来。


“您好,我是被借给您,以此来帮父亲还人情的。”


“我的父亲是源赖光。”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