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国王和人鱼

人鱼童话paro

超沙雕OOC




1、


在源赖光成为国王时,手下的贵族中的一位向他献上了一只人鱼作为贺礼。


“这是我领地的子民们在风暴后的海滩捕捉到的,他将这罕有的珍宝献给了我,而我想将他献给您。”居住在人类魔法都无法触及的深海里的人鱼几乎成了传说,再恭谨的姿态也掩饰不住想要但不敢在年轻帝王眼皮下私藏的心虚。年轻的国王看了看旁边勉强被魔法束缚和保护着,不至于皮肤皲裂出血的人鱼,无不可地点了点头。


“那就先将他,放置到我房间外的水池里去。”




2、


全民欢庆的宴席后,国王回到自己的寝宫,来到水池边上想要看一看自己的人鱼。


听见有人的脚步声,池水里冒出一双眼睛。在看见来的人到底是谁后,那双眼睛潜入水里,一路游到国王所在的池边才浮出半个身体。


“哦,为了你住的舒适,他们还捞走了这个水池里的鱼?”


年轻的国王看了看人鱼的居住环境,并没有期待对方的回答。能有机会靠近源赖光身边的“宠物”,都早在送进內殿前被宫廷巫师做了无害化的处理。这只人鱼看起来是被剥夺了大部分的记忆,毫无恨意只有无害的温顺。


但是源赖光对此反而失去了兴趣。他对可以做宝石的鳞片和眼睛没有兴趣,对人鱼体内能令人长生不老的血肉没有兴趣,唯一还能期待一点的不过是这只哑巴一样的人鱼的语言和声音。但相比这一点期待他更喜欢将这些时间花在他的国家身上,和他最为期待的战争相比,那就更是不值一提。




年轻的国王感觉到了苦恼。


放是不可能放回去的,从被送上的时候这就是自己的所有物了。那么……


(就当这窗外的水池里多了一景,未尝不可。)


源赖光暂时给人鱼下了这样的定义。




3、


行刺失败的不速之客,从防护稍显薄弱的窗户里逃了出去。


年轻的国王刚想起自己的池中已经没了危险的食人鱼,就看见已经在水池中居住了一段时间的人鱼突然冒出,将入侵者直接拖进了水里。


一股股暗色的血液在月光下的水面上蔓延开来。源赖光挥退了向这边靠拢的近卫军,慢慢踱到水池边上耐心地等待。


很久以后人鱼浮了上来。作为失去记忆后的第一次杀戮,他显得有些没有经验,被划伤的脸和肩膀在稀释的血水中显得特别明显。他似乎想要去找个清澈一点的地方处理自己,却抬头看见了站在岸边的国王。


“过来。”国王召唤着僵硬的人鱼,为他抹去嘴边可疑的血迹。人鱼染上鲜血的样子反而比最开始的整齐端丽更令他感到心动,所有的无趣都在这一刻被重新定义。


“这一次你做得很好。”他轻轻抚摸着人鱼还带点水气的头发,满意地看见人鱼亮起的眼睛。


“我的一部分安危,以后也继续要拜托你。”


看着人鱼的表情,他知道对方听懂了。




4、


脱下过于繁重的外袍,年轻的国王仅着单衣走进水里。


水池边最近为了近距离观赏人鱼新修了一段石阶——源赖光监督着修建的,不然还不怎么会分清也不需要分太清敌我的人鱼大概能把整个工程队都分批次拖进水里。那石阶分了两层,宽大的台阶保证了源赖光能安全坐在、甚至和人鱼一起半躺在水里。


源赖光招呼人鱼躺在石阶上,继续研究着人鱼。每一次人鱼捕猎时的迅疾和有力,都让他像是第一次被前任国王带到最高处,了解自己未来的领土后一样,满心的兴奋和探索欲。


研究完今天的部分后源赖光便放开人鱼,奖励地摸摸他的头发。人鱼侧头蹭着他的手掌,因为搁浅而不太灵活的身体啪啪地拍打出小片水花。


“对了…………我得给你一个名字。”年轻的国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疏忽。作为风景人鱼的确是不需要名字的,但是作为他未来刀刃的一部分,有一个名字自然更加适合一些。没有犹豫多久他就想出了适合的名字,伸手再次摸摸期待着的人鱼头发。


“你就叫鬼切。”他招来自己的佩剑递到人鱼手上,“在这个帝国中,属于【人】的那一部分由我来掌管,而你——”


“作为我的眼睛,替我注视着【非人】的地方。”




5、


今天,探索完了上半身的国王将好奇的手伸向人鱼的尾巴。


无愧于“被拔下鳞片即为宝石”的传说,人鱼紧密排列着的鱼鳞细密而坚硬,在月光下依旧流转着绚烂的光晕。已经被玩得很温顺的人鱼躺在第一阶的浅水里,即使被源赖光好奇心发作翻开腰部附近的鳞片轻轻刮擦生长鳞片的内里,也只是呜呜咽咽颤抖着发出气音。


一切的乖顺仅止于【那片】鳞片下。


唤醒了不知不觉神游的国王的,是人鱼受惊的声音。源赖光摸着摸着就发神想自己事情的时候在之前也数不胜数,但一向乖乖等他回神摸完的人鱼,这次却像马上要被人送上菜板一般拼命挣扎。


源赖光一时情急将鬼切抱进怀里,还在鳞片上搭着的手一个上滑,不留神间便刺入了内部。鬼切的反应明显更加激烈起来。他还是不敢伤到源赖光,只能努力摆动尾鳍想要逃离。可是那根手指被手指的主人牢牢压在他体内,反倒像是鬼切自己想吐出来,又舍不得松口一般了。


不过这种“被背锅”的情形也没持续多久,因为源赖光很快对他的情况产生了兴趣。他被还未懂情爱的年轻国王反过来压制住,一手控制着他一手充满求知欲望地探索着那一处软绵坚韧的禁地。鬼切被第一次逼出了断断续续的词句,带着哭腔地、模仿着源赖光的话语……


不过源赖光并不在乎他叫自己的名字和“不行”。等到他熄了难得的玩心时,鬼切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虽然源赖光并不觉得这在他看来只是挠痒痒肉一样的行为有什么问题,但他还是坐在鬼切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发,直到鬼切回过气拍了他一身水离开阶梯,才抹掉脸色的水珠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里休息。




6、


没过几天源赖光就生了一场重病。


他平时和鬼切都是点到为止,这一次算是彻底在水里滚了好几圈,因为运动而发热的身体套着一身彻底湿透的单衣,冷风一吹就生了场大病。


等到鬼切终于肯浮上水面,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源赖光一向身体健康,这一次来势汹汹的感冒差点烧掉了他的半条命——如果这个家伙能不那么挂心那些公文的话,本来应该小半条命都不会少的。


于是等到挂心自己桌上公务的国王听到奇怪的声音睁开眼时,便看到了狼狈的人鱼。


离开水的人鱼早就失去了魔法的加持,粘着泥土的皮肤上,有些地方已经有了皲裂的痕迹。一路磨蹭过来的艰辛让他肮脏而狼狈,从水迹看过去还能看到一些闪亮亮的碎鳞散落在月光里。


“……笨蛋。”


年轻的国王简直败给了这只人鱼。他撑着自己坐起来——因为高烧后的晕眩还晃了一下身体——然后走过去,抱起将地上的人鱼。


鬼切一如既往温顺地被他抱着带出去。高烧过后的皮肤很暖和,对于人鱼来说可以算是高温了。他环住源赖光的脖颈,在他怀里喃喃用人鱼的语言念了几句咒语。




7、


很久很久的以后,国王再次生了一场大病。


最优秀的巫师也从国王的房间里摇着头退出来了。这是无解的恶毒诅咒,不知有多少人自愿或者被迫地为了他的下位献出了生命。所有人都去了新国王的典礼,还未衰老的他顺利地来到房间的边缘坐下。


(可惜没能看到那些老头子失算之后的嘴脸。)


除了办公区域之外的墙面都已经为了方便人鱼而被改掉,鬼切从湖面翻上来,像是之前每一次听他讲话时一样。


“等我死之后,你就走吧。”他摸摸人鱼的头发,毫不意外地掠过那对突然生长出来的尖角,“湖底的水草清除后会有锁孔,你将我的佩剑放上去,就能从水底逃生用的密道进入外面的一条大河里。”


“对了,我应该还有一件东西能够给你——”




鬼切吃掉了他的心脏。


舍去人类外皮的人鱼看起来更像一只进食的野兽。不过濒死的国王却在自得其乐地注意着那头狗啃过般的短发。


一定是新生的头发并没有那么顺滑吧。他想。懒得处理之后,就用剑草草地割断上来了。


胡思乱想间,他感觉嘴里被塞入了什么带着腥味的东西。


于是他被疲累感迅速拖入黑沉的睡眠。




8、


国王和人鱼的故事结束了。


不过名为源赖光的人类和名为鬼切的人鱼的生活,才正要开始呢。

评论(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