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乔王)希希

群里的脑洞,OOC了不要打我
以上

1、
我叫希希,是一只很聪明的橘猫。

主人和我相遇的开始我已经不是很有印象了,只记得那时还年幼的我在一条小巷子饿得直叫,然后一身失魂落魄的气味的主人把我抱起来拢在怀里,快步走向临时的居所。我窝在主人怀里听着四周的声音,依稀听见了一个叫什么希的人退役。
所以我总怀疑是就因为这个,我才会被带我回家的主人取名叫做希希。

2、
主人有一个很喜欢的铁盒子,会发出声音的那种。在我不懂事的时候曾经攀爬着主人跳上装铁盒子的桌子过,然后被主人小心翼翼地抱着“请”了下来。于是我知道了这个铁盒子对主人的重要。虽然将心比心,要是有一个能够发声的玩具我也很稀罕,但主人对那个铁盒子的态度,明显超过了我对玩具的心情。
我是一只聪明的猫,所以我从来不在主人看着铁盒子入迷的时候干扰他。

3、
我最近认识了一只狗,他是我在周围的宠物群里见到的、名字最正常的一个。
所以我们成为了朋友。
那只比我要大好几圈的狗总是会温柔地嗅闻我的毛发,这个很好,至少他不会像那些挨过我爪子的崽子一样,不懂事地弄乱它。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主人给我梳毛时温柔的手指,但我也要做一只好猫。而好猫,不会给主人看到打架一般凌乱的毛。
那只狗说,他最初对我有好感,是因为我的名字和他的主人有些相像。
好巧,我说我也一样。

4、
这一天在散步的时候,我遇见那只狗。
他被人牵着,在看见我的时候摇着尾巴发出了很兴奋的喊声。
“这是你的新朋友?”他的主人带着点笑问他。
我摇摇尾巴,最终败在那人和我家主人一样温暖的手指下。

5、
后来有一天,我在家里又见到了他们。
我看着主人隐约发抖的手掌,从他的腿上跳下来,和那只狗一起悄悄退走。

6、
我的主人和他的主人住在一起了。
“那只猫叫什么名字?”那只狗的主人,王杰希这样问我的主人。
“……杰希。”我的主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脑袋都快埋到地上,“他叫杰希。”
明明之前都叫我希希的。我同样难以理解地看着主人。
不过我是只聪明的猫,所以在那个新主人带着笑意叫我“杰希”的时候,我也没有拒绝他。

7、
主人他们第一次吵架了。
也不能算是吵架吧,毕竟他们没有像我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高着声音大吵大闹,只是偶尔压抑着不说话。空气很沉重,我窝在那只狗的身上转着眼睛偷偷看他们。
最后他们又分床睡了。我偷偷爬上主人的床,像是我还幼小时那样安慰他。
不过这安慰貌似不太成功。主人抱着我闷哼了一声,但也重新露出了稍许笑容来。
“谢谢你。”他将脑袋凑到我肚子上,我感到些许的凉意。虽然还是不懂他们吵的“出柜”到底是个什么涵义,我还是环过了主人的脑袋,回应地安慰着他。
“喵喵。”晚安。我用他最喜欢的柔软音调对我的主人说。
“晚安。”他很懂我地回道。
灯光熄灭下来,一觉醒来就会是令人忘掉烦恼的崭新一天了。

8、
“……喵?”
我在猫包里看他。新主人抱起我来最后亲了亲额头,然后将我放回到猫包里,拉上了拉链。
“祝福我吧。”在主人和那只狗一去不回的时候,他站在已经冷冷清清的客厅里对着猫包里的我说,“看在你是一帆的猫,而我们同名的份上。”
他的手在颤抖。而我窝在猫包里,并没有揭穿他。

王杰希把我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有着和主人似曾相识气味的人看见我的时候气息柔和了一瞬,然后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我认得他们。我的主人曾经将我装进猫包里给他们见过一面,他们是我主人的家人。
我被带到一边玩耍。王杰希和主人的家人谈论了很久,最后他们终于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主人的母亲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疲惫,“如果你们分开一年后,还能在没有任何联系的情况下找到对方,我们就放弃。”

9、
可是我不干。
我从主人母亲的手里跳下来,直接窜出了门外。
虽然我不懂人间情爱,可是我是一只聪明的猫,我至少知道主人和王杰希一起是快乐的,而失去他以后,主人也许会悲伤很长很长的一阵子。【既然我不懂,那就让能懂的主人来。】怀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在汹涌的人群中不断寻找着主人气味的线头。
最后打断我寻找的,是极其猛烈的冲击。
我在一阵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10、
那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因为乔一帆在那个冬天,同时失去了自己的猫和恋人。
“一帆的生活用品和常用的狗粮牌子我都留给你了,要好好照顾他。”王杰希低头微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拉起了行李箱,“就当赔你的杰希吧。”
大狗在乔一帆的脚边可怜兮兮地呜咽着,看着自己的主人渐行渐远。


——————————————————我是看悲剧的就可以止步了的分界线————————————————————
11、
乔一帆在黄昏的时候又遇见了他的猫。
似乎是听见了乔一帆的脚步声,在他门口玩耍自己尾巴的橘猫转过身来,以一种完全不似橘猫的灵巧跑过乔一帆的身边。
乔一帆下意识地追了上去。橘猫在他的前方奔跑着,带着身后的乔一帆穿过大街小巷,偶尔停下来看看他。乔一帆追得辛苦,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思维渐渐只剩下了“抓住橘猫”这一条道,而不是张开嘴喊一声,或者干脆停下这诡异的追逐。
橘猫在一栋公寓楼下停了下来。它转头留恋一般地望了望追上来的乔一帆,便如烟雾一般撞入一扇门内消失不见。
就在乔一帆愣神间,公寓门咔哒一声打开了——里面正是王杰希的脸。
“……一帆?”王杰希那种瞬间变得木呆呆的表情很难得也可爱,可爱到乔一帆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于是他就真的笑出声来了。
“我是来借宿的。”乔一帆将额头的汗水和眼角的水渍一并抹去,“中元节我害怕,能借宿在你的床上吗?”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