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微醺时分

一缕汽车尾气(。
抢在正式被官方打脸之前写完了(舍不得扔),趁热打铁发上来(。
依旧巨量私设滤镜OOC,以上

ps:没评论没动力,不想产酒茨般的定制品歌词了……话说有人知道这个歌吗?感觉改一改就和茨木复活酒吞的过程很像了w


喝到半醉时,源赖光才想起快到给鬼切压制封印的时候了。
今天他在宫中宴会上喝了超出预计的酒,回来时对着月光又难得有了雅兴。想要劝阻他的鬼切因为酒量不够反被他灌到在身边,酒品很好地不吵不闹,像是隔壁阴阳师家解除封印后的那只大犬。
本来为鬼切稳固封印的周期只是一个区间,明天后天再做也无妨,可是源赖光一向行动起来雷厉风行,特别在喝了酒后,推迟一时半刻都让他像是看着什么妖怪在眼前蹦跶一样头疼。
“......主人?”
源赖光手上的动作因为思考一停,一直被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头发的鬼切立刻就醒来了。酒劲未褪的黑紫色发少年看起来有点迷糊,下意识试图拔刀的手顿了顿才收回来。还泛着水光的眼睛对上源赖光的红眸,不自知地贴靠到清醒时绝不会主动接近的距离。
“又到给你补灵的时候了。”
源赖光顺手又摸了摸手下顺滑的发。通过稳固封印压制妖力,的确能让现在只能输出灵力的鬼切发挥更大的力量,所以源赖光说得毫不心虚,“准备一下,马上开始吧。”




为了加强封印效果,需要的是体液而不单纯是灵力作为交换。在外大多数时候因为警惕突发状况不能随意制造伤口,但时间不等人,所以血液在第一次在外面加强封印时,就被主仆俩默契地选用吻来代替了。
鬼切温顺地扑腾一下,趴在源赖光的腿上承接着主人的吻,然后被坏心的主人趁着机会渡了一小口酒,呛得忍不住咳嗽几声。他信赖主人甚于自己下决定,所以几次加强封印也没加点到吻技上去。不过源赖光很明显也愿意一遍又一遍地亲身教导他,等到鬼切稍微喘匀点气以后才重新覆盖上去。

还残留在口中的酒液被稀释,如同被再次发酵一样带上了鬼切特有的灵力味道。舌尖略显酸甜的灵气里还裹着点辛辣苦涩的妖力,源赖光只是微一停顿便全数吞咽下去。
和自身灵力相冲的那一点妖力落下咽喉,就变成了烈酒般灼烧肚腹的火。本来三四层的微醺陡然被拔高到七八分,控制不住地把鬼切反手抱进怀里。

鬼切明显对于这个新增加的环节是茫然的。源赖光能感觉到他在短暂的停顿以后,试探性地将双手轻轻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之前曾有过的每一次“交流”中他们从来仅限于口唇相交,最多不过按照源赖光的指引,交缠舌尖方便引渡那一点灵力。但是对源赖光的信任和忠诚依旧支配着他,让他毫不抵抗地接受了源赖光在自己身上游弋着的手,挑开了腰带摸索进更隐秘的地方。
“主、主人.......”
一直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喘息的源氏重宝,在敏感点被挖掘出来时终于乱了呼吸。身体下意识摇晃逃避着,向教导了自己一切知识的加害者求教,“主人,这——”
求助的声音半途便化作了呜咽。圈在鬼切身上的另一只手稍稍用力,直接让吐出去一半的手指被再次吞回肚子里。
“没问题的,鬼切。”再一次落下的吻里,饱含着几乎能冲垮意识的大量灵力。环在鬼切身上的手臂和贴靠的胸膛将他困住,鬼切迷糊间还能听到自己的主人在沙哑着声音安抚他。
“没有问题的,鬼切。”在疑似重归熔炉的火热世界中,只有主人的声音依旧被源氏的重宝下意识捕捉着,“你是我最.....的刀啊。”
于是他信任地向自己的主人继续敞开着自己。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