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切光无差)流川逝水

啊....还是说一下前置提要。

这个是某评论的脑洞,年轻时走过大概是阴阳师必经之路——巫子装扮跳神乐舞的光总(。

新剧情(体服未扩散)里鬼切人类时期据说和光总是竹马,所以帮光总打下手拿檀纸束发时看过光总的扮相,因为有点震撼,所以即使变成伪付丧神记忆格式化了,潜意识里还依稀记得

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胡言乱语(。


绘着源氏家纹的精细衣料落下,露出内里的洁白。长久不见阳光的脚趾连指甲都被修剪得精细整齐,慢慢没入冒着烟的温泉里。

掬起满溢着月光的泉水浇在身上,纤细的锁骨便盛住了一湾浅淡留恋的月光。几息之后动作大了些,便从锁骨的怀抱里荡漾出来,化作水珠滚落留恋在露出水面的皮肤上。

“鬼切?”他头也不回地呼唤着自己的式神,意料之外地没有得到回答。

“鬼切——”源赖光转过头来,看见鬼切如梦初醒般,将小心护在怀里的、自己的换洗衣物双手递上。

“刚刚在想什么?”源赖光在一件件穿上较为宽松的室内衣物时随口问道。

“只是……”鬼切含糊的回答源赖光并没有听真切。不过他也没有非要一个答案,穿好后便走到前面引领鬼切跟上他。


“只是……有些熟悉罢了……”

当晚在醒来后依旧不会被记得的梦里,鬼切梦见了比现在要更加纤细的银发少年。在用饱含月光和灵气的泉水净身完毕后,白衣绯绔的那人转脸时唇上已经泛出薄薄的润色,向他伸手要过白檀纸束起头发,露出一段白皙的后颈和脸颊。

“走吧,【      】”

带着草木香气的身影捞起放置在另一边的神乐铃,细碎的铃声回响在充满夜色的梦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