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源赖光·反歌

模仿传记格式,想了想光总会说什么.....
光总第一人称设定,有大量私设
个人脑补的光总有点参考切丝papa,他爱鬼切和利用对方是完全能同时进行的……武士刀是武士的荣耀和力量,当时下意识把鬼切封印进刀里,不管当时或是日后都会有点这样的期望吧……
以上,说得不太好的地方欢迎讨论(缩



1、
又一次激战后,只留下满地妖物的尸骸。
寻常阴阳师也无法感知的妖气臭味浑浊而令人作呕。擦去嘴角溅到的血迹,我提步欲走,却在一处停住了脚步。
尸体堆中还有微弱的呼吸声。
我伸手向尸堆,却在半途被咬住。从尸体中暴起的妖物被血模糊了脸,一双眼睛却亮得惊人。我一个不查,便被抓住手腕吸取了血液。
很快那妖物又放开手腕发出了哀鸣声。我自小知道体内血液有异,但见到实际效果也是首次。鬼使神差间,我收取了妖物逸散的灵魂,封印于贴身佩刀中。



2、
鬼切醒来后失去了记忆。
曾被他吞入体内的血液链接在我们之间。不知是我血液中和,或者那妖物自身的问题,这新生的怪物气息不似妖类的浑浊腥臭,倒显出几分清澈。我看着他,突然有了一个疯狂而有趣的想法。
我在他的左眼画上加深联系的契约。
左右我做家主时也不会允许这把刀的付丧神出现,便让这妖物的灵魂暂代这一职位罢。




3、
这新生的灵懵懵懂懂,倒是填补了一部分准备期枯燥的空白。
但学习速度很快。不过几天的时间,走路都生疏的鬼切就在式神的带领下,融入了我的日常。
该说不愧是怪物么?比这世间大部分的蠢物都要聪明得多。
将脑海中最近尝试培育出来的失败品信息抛到一边,我将衣服上还熏着梅花香气的鬼切故意往自己方向一带,继续为他讲解那些不能假手于人的课程。

在效果稳定并令我满意之前,我并不打算失去当初赋予鬼切时那么大量的血液。
也罢,毕竟“传说中只有源氏主脉能支配的最强兵器”,一把也就够了。




4、
将一张白纸染出颜色的确是很有趣味的事情。
鬼切渐渐按照我的预想发展着。武士刀是主人的荣耀和半身,他也算没有辜负这样的期待。


5、
鬼切喝醉了的样子有点蠢。
不像源氏的重宝,倒像隔壁阴阳师家那只小狗的大版,跟着翘起来的头发蓬茸茸的凑在我手边。
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斟满了酒就着月色饮尽,现在我也不过微醺——
“真是什么都不拒绝啊,鬼切。”
不过没关系,你是我的刀,也只需要听从我的话。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