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茨狗隐博狗)我爱的人

【】内为歌词,歌名即文名w
愚人节快乐w

不含第十九章内容.....大概吧(。

以上



【这个故事 其实并不曲折】 


有一个简单的故事。 


【我只是 遇见一个什么人】 


在当时乃至后世许多年依旧名声显赫的武士少年时,遇见了他一生的、有着巨大黑色翅膀的友人。


 【和他过 很长一段的人生】 


那时神乐还没有和他“失散”,都尚且年轻的一人一妖在一起狩猎恶鬼、吹笛喝酒……有时兴致来了还会不约而同地半夜爬起,外出寻赏夜樱。


 【看他幸福之类的 可能】 


在被家人强制带回平安京,和大天狗失去联系前,源博雅曾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一直过下去了。




 【他做了他觉得对的选择】 


“黑晴明大人才是正确的那一个!”被击落的昔日战友狼狈地跪伏在地上,仰起直视源博雅的眼睛里,却充满了他所陌生的光芒。 


【我无法承认他真的对了】


而源博雅只是透过箭尖默默的凝视着他,拉满的弓却迟迟发不出最后一击。 


【救不了我最想要救的人】


 “.....麻烦死了。”最后还是从后面赶上来的茨木童子不耐烦地拎起地上的大天狗,解除了他们之间无言的僵局,“妖怪的事情就交给妖怪去解决———这样就行了吧?” 


【谁还能要我怎样呢】 


被茨木童子粗暴地甩到肩膀上扛着的大天狗皱着眉咳嗽了几声,又陷入了昏迷。而源博雅默默地松开了弓弦。 几滴血珠顺着指尖滑落,像是某种不详的预言。 




【我爱的人 不是我的爱人】 


再见到大天狗的时候是在晴明的庭院。两只因为打架而被酒吞童子怒而派遣下来的大妖怪微低着头,灰头土脸地被人一路领到晴明面前。 


【他心里每一寸 都属于另一个人】 


(……能有资格领着大江山二把手前来交涉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星熊童子了吧。)源博雅在心里下着定论,视线却不受控制地一路往大天狗的身上偷偷瞟着。 


【他真幸福 幸福得真残忍】


 还在忙于和身边的大江山二把手互相下绊子的大天狗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前段时间还清瘦虚弱的大妖看起来在大江山被养得很好,脸上已经难得地泛出了几丝血色。 


【让我又爱又恨 他的爱 怎么那么深】


 ——只是那沾了满身的浅淡妖气,却让源博雅完全高兴不起来。 




【我爱的人 他已有了爱人】


 “…反正就是这样,”星熊童子的话一说完,白毛大妖便不耐地接了口,“为了挚友的命令,吾便先留在你阴阳寮——大天狗!” 还没等对方说完便掀起狂风糊了对方一脸羽毛的爱宕山之主回以挑衅的眼神。 


【从他们的眼神 说明了我不可能】


 随着地狱鬼手的破土而出,小小的庭院里瞬间开始了一场小型战斗。 透过四溅的黑羽和泥土,源博雅看见大天狗微微扬起了嘴角。 那是自从和大天狗重聚后他再未从大天狗脸上看到的、纯粹的笑意。


 【每当听见 他们在说 我们】


 “……所以说就这样!”一场来得快去得也快的混乱后,场地上多了两团被阴阳术·缚捆好的粽子。其中的白毛粽子动了动,继续了自己刚才未说完的话,“这段时间,我们便要暂居你阴阳寮,直到吾友气消后才能回返。” 

这一次,大天狗并没有再反驳。 


【就像听见爱情 永恒的嘲笑声】 


这样大吵一架甚至打一架后快速和好的模式,源博雅看着竟觉得异常的熟悉。




 【他做了他 觉得对 的选择】 


准备和茨木一起返回面对大江山退治的那晚,大天狗来向他辞行。 


【我只好 祝福他 真的对了】 


他们隔着关住了源博雅的牢笼互相道别。 


【爱不到我 最想要 爱的人】


 “……再见。”源博雅到最后只能这样对大天狗说。 【谁还能要我怎样呢】
为以前不告而别的自己,为以后也许永远也再见不到大天狗的自己。




 【我爱的人 不是我的爱人】


 “……大天狗。” 


“如果——我是说如果茨木童子回去就会死掉的话,你还会让他回去吗?” 


【他心里每一寸 都属于另一个人】


 “会。” 


【他真幸福 幸福得真残忍】


 “如果他真的因为参加这次退治而死在大江山了呢?” 


【让我又爱又恨 他的爱 怎么那么深】


 “我会救他,至少不让他死掉。” 


“如果真的没有办法……”


 “那就和他一起吧。”




 【我爱的人 他已有了爱人】


很久以后的某次鬼夜行里,源博雅再次看见了茨木和大天狗。


 【从他们的眼神 说明了我不可能】
已经变成了红发的大江山二把手在酒吞童子的默许下脱队混入爱宕山的群体里,却再次被爱宕山之主的黑羽给糊了一脸。
大概这次顾忌到是在外面,茨木童子倒也没使用什么大范围的攻击,只是伸出黑色的手爪向那扇动着的羽翼伸去。 


【每当看见 他和他做“我们”】
黑金色的眼睛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打打躲躲间已经转移到队伍边缘的两个大妖,在羽翼的掩映下偷偷地交换了一个浅吻。


 【就像听见爱情 永恒的嘲笑声】
而以前对源博雅的气息甚至视线都异常敏感的大天狗,这次依旧什么也没发现。
【每当听见 他或他说 我们】
“.....我们走吧。” 


【就像听见爱情 永恒的嘲笑声】
“嗯。”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