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酒茨无差)关于本大爷是不是直男这件事

梗的来源记不得了……如果有人知道请说一声,我去问太太们要不要授权....(瘫)
就只记得强直的弯挺有趣,不知为啥打着大江山鬼王就想到这个了w
不是原著向,就是一个有着他们过去记忆的式神们在一个寮里面的事情www
以及感觉有点虎头蛇尾,瘫

酒茨无差,隐all茨,慎食


1、
本大爷是酒吞童子,一个阴阳寮里面的一员。
是个特别笔直的直男。
直如晴明平时画符用的那根笔杆。
笔直到这个寮有什么不对劲本大爷都能感觉出来。

比如寮里男式神们逐渐趋弯的形式,就让本大爷暂时感觉很危险。
不过为什么是暂时?
本大爷明明是个直男。

2、
危险的源头是在我们寮里的茨木身上。
作为长期的寮里大家长,连本大爷都带大了的他看起来比其他茨木沉稳很多。
大概因为太有风范了,搞得寮里的风气也随着一天天的春风变得微妙起来。
从不含情爱的角度去看,茨木那家伙也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等等、为什么会含情爱。
明明本大爷只是一个和很多给里给气的酒吞画风不一样的直男吞而已。
本大爷没有对茨木那家伙、不像其他茨木那样粘本大爷的画风感到微妙的遗憾,也没去想把晴明的春景庭院改成温泉。
对,本大爷也没想新出的过场图里茨木泡在温泉里的样子。
此处强调一下。

3、
根据本大爷长时间的观察,弯得最严重的,大概是体型最近才成年的那只大天狗。
大概因为是被源头带起来的,这只大天狗从奶狗起就特别粘人,而且粘人程度还在随着身形不带停地飞涨。
一度让本大爷怀疑,是不是一开始晴明就抱了一只毫无弯掉自觉的大天狗。
而且还取羽毛做衣饰什么的,虽然知道有羽毛这种事情是由先天条件决定,但总有种被比下去的错觉。
等等,本大爷明明是个直男。虽然在这个寮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本大爷还是准备再挣扎一下。
噫,为什么本大爷要挣扎?好像本大爷已经陷进去到脚踝了什么的。
吓得本大爷喝了几口酒给自己压惊。

4、
为了表示自己真的是个直男,本大爷果断跑去看红叶跳舞。
作为一个难得情商在线的酒吞,本大爷和寮里的红叶关系还算不错。
目前来说,可能只要本大爷不对寮里那位基本带大了全家,包括我们俩的大家长出手,本大爷就会一直是安全的。
作为一个直男,本大爷并没有特别注意目前两个字。
虽然属于【酒吞童子】过去的记忆里,的确是茨木跳舞比较好看。
从理智的角度上来看。
此处再次强调一下。

5、
对比在本大爷不远处讨论的青行灯和花鸟卷,本大爷觉得自己真的是个一点也不奇怪的正直式神。
所以说你们女子协会为什么那么热衷出茨木本,给本大爷写的还都是些BE?
还有青行灯你能不能换个清水点的话题,别和花鸟卷讨论什么监禁PLAY;花鸟卷你也是,中间的插图又要画高潮部分的18N吗?不准备的话你们能不能别再继续讨论茨木衣服下面皮肤是什么颜色了?
平时在本大爷休息的僻静角落就算了,吃饭时你们讨论这个下饭难道不担心被抓包吗?
而且这么详细的描述,是要本大爷这种被波及的群众进行危险的想象吗?
都说本大爷是个直男了。
本大爷又换了个姿势压住酒葫芦的嘴,思考着要什么时候去找晴明他们说这件事。

6、
最近新来了一个式神,叫小鹿男。
看着他被茨木带出去一次后就特别粘茨木的样子,本大爷还是为我们寮又消失了一个直男默哀三秒。
感觉连苗子都弯了的我们寮,大概没有直回去的希望了。
不对,明明本大爷还是个直男。

以及不要跟本大爷说什么只是有好感而已。
按照本大爷的经验来看,只要一旦对这家伙有好感了,就会在接触中不断发现一二三四五甚至更多他讨人喜欢的地方。
简直是行走的感染源。
也不要问本大爷是怎么知道的。
不想说。


7、
顺便一提,其实刚刚那头鹿去找茨木梳毛的时候本大爷就想说,传说中的吸鹿其实真的不一定万能,毕竟那家伙早摸过手感更好的东西了。
比如曾经喝醉后洒了本大爷一膝盖的白毛。
……不,本大爷没有趁茨木被灌醉的时候做什么偷亲的事情。
也没有捏他的脸。
毕竟本大爷是个直男。

8、
最后本大爷觉得还是要再次强调一下。
本大爷是个直男。
如果以后本大爷和茨木喜结连理,绝对不是因为什么被茨木扳弯之类。
而是因为那只能说明本大爷本来就没在那家伙面前直过,就像那群同体一样。
对,就是那样。

评论(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