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博狗)歌词十段

随机听歌写文,用听到的歌词中的一段来写片段

OOC有,意识流有,没打括号备注的就是原设

基本应该都是大家熟悉的歌词吧w有些故意没写全w

以上。



1、

【能生出爱情】

繁茂的樱花树下,背着长弓的武士和以桧扇掩唇的姬君相谈甚欢。

樱花树上,悄无声息落在枝头的黑羽大妖,抿紧了颜色淡薄的唇瓣。


“……博雅大人?”少女担心的低呼唤回了源博雅的神志。他抱歉地对这个愿意倾听他苦恼的女妖露出了微笑。

“抱歉啊——”

【问我应不应去祷告】

“刚才好像感觉到了大天狗的气息。”



2、(现代paro)

【真的想寂寞的时候有个伴】

“早安。”

温暖的阳光中,源博雅首先从被窝的包围中脱身出来,顶着一身各色痕迹低下身,吻了吻同样赤裸裸缩在被窝里的恋人。

【日子再忙也有人一起吃早餐】

“……早安。”

当源博雅将烤好的面包放在桌子上时,大天狗终于醒来了。穿着源博雅专门给他买的动物睡衣,大天狗梦游一般向着洗漱台走得跌跌撞撞,甚至在这个令他感觉安全的世界里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揉着眼睛。在路过源博雅身边时,他顿了顿,习惯性地给了自己恋人一个脸颊吻。



3、(仔狗仔博)

【你写给我 我的第一首歌】

“……?”源博雅拿着厚厚的一本书册,困惑地看向大天狗。新制作出来的书册还带着一股墨香,再仔细看看才发现这只是一本乐谱。

“这是我帮你编成的乐曲。”和他差不多高的金发小孩子很自豪,“你不是晚上一没有光就容易看不见路吗?”

“这首乐曲可以帮我引导你,让你往我的笛声来处走——当然,你也可以吹出来叫我。”

【你和我 十指紧扣 默写前奏】

“所以,我先教你一遍。”小奶狗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长笛,抓着幼年武士的手指按在笛孔上,用力按了按对方如临大敌的手——

“放心,不会控制你的。”


4、

【期待就像膨胀的气球】

面前的大妖还在挑着嘴角,用过去来讽刺着他。源博雅的注意力却涣散了一瞬,落在大天狗背后的圆月上。

被阴气压抑了光华的月亮微弱而苍白,像极了大天狗毫无血色的双唇。

可他却连这月色那么美,也不能分享给他。

【说破了 怕什么 都落空】

浑身的血液和力气都在随着插入身体的羽箭流走。无法反抗地坠落,却反而阴错阳差地落回到昔日战友的怀里。

“……笨蛋。”有谁在静寂无声的雨水中这样压抑着嗓音评价他。

而他却连一句“我死而无憾”也不能回答。


5、

【每次逆境中跌倒】

“博雅……?”

大天狗没想到自己还有能醒来的一天。

所以,他难得有些茫然地侧着头,看着抿紧了唇慢慢走过来的男人。

【总是你第一个伸出双手 给我大大的拥抱】

温暖的手臂虚环着他,小心地不碰到任何一个伤处。

“大蠢货。”男人的头发不经意地拂过他的脸颊。大天狗看不到源博雅的表情,但一定是很不开心的样子吧?

“伤没好之前你就别想走了。”

很不开心的源博雅,这样难得独断地宣布道。


6、

【一干而尽】

孟婆的汤水并不像传说中那样浑浊可怖,反倒如水一般的清澈冰冷,像是一盏清浅到没有味道的酒水。

饮下去的时候带了点咸苦,又像是落进碗里的眼泪。

【爱恨嗔痴的幻影】

记忆退潮一般消散得很快,到最后只剩下一片樱花的树影。他躺在一个脸已经看不清的人类身边,听着他絮絮叨叨,伴随着弓弦弹动的声音。

“……啊对了,”那个人类突然向他靠近,“难得这么好的天气……大天狗你的笛子呢?借给我来给你吹一曲?”

于是大天狗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7、

【多年以后每段故事】

轻盈的扑翅声。

小小婴孩所在的房间窗外,突兀地落下了一根黑色的羽毛。

【原来结尾都相似】

大天狗。

年老到只能发出气音的人类男子在远离所有亲人的居所里,向着等候已久的大妖伸出了手。

年轻依旧的大妖便如以往每一次低落时一样贴在他的怀里,孩子一般地将脸颊凑到他的手心。

枯瘦的手指勉强曲起来磨蹭了一下他的脸颊,然后骤然落下。


8、(学院paro)

【我想问见习爱神如何养成】

早晨七点的学校里基本毫无人气。源博雅穿过单薄的晨雾,看见了站在自己鞋柜前面研读着什么的大天狗。

(那样花花绿绿地颜色,大概是情书吧。)

【我爱的他要怎样才不会再慢吞吞】

听到脚步声的大天狗抬眼看了看他,关上鞋柜单手抱起那一大叠的情书和他擦肩而过。

双份便当的香气勾得空置的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


9、(海妖paro)

【あなたにも あなたにも(对你来说 对于你来说)】

高大的青年低垂着头,和看起来有些拘谨的少女搭着话。看似普通朋友一般的熟稔中,却克制着微妙的甜意。

有着浅淡发色的海妖在两人不远处停步,克制住自己想要用狂风掀起巨浪,将所见的一切拖入水底世界的冲动。

“……太甜了。”

就算知道那个少女是他的人类的血亲,还未追求成功的海妖依旧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独占欲。

【私はさ 必要ないでしょ(我呀 也是不必要的吧)】 

“——大天狗!”终于和少女告别的源博雅终于注意到了自己那“寡言的新朋友”,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笑着向他挥手。

即将被掀起的巨浪暂时止息。而被安抚下来的海妖面上只是风平浪静地点了点头,然后抬脚向源博雅的身边走去。


10、(现paro)

【我独酌山外小阁楼 听一夜相思愁】

断掉视频之后没多久,手机突然传来了特定的铃声——是大天狗。

接通电话后的大天狗什么也没说,绵长的几次呼吸后,手机陷入了静寂。就在源博雅忍不住想要拿开看看手机没有问题时,手机那端又传来了声音。


一丝笛音如线。

月不明星稀。源博雅坐在自家高楼的阳台上,就着呼呼的风声和笛音下酒。

【醉后让人烦忧 心事难收】

他想,大天狗一定是醉了,被之前他哄着灌下去的、用来佐餐的红酒。他甚至一路联想到了对方带着酒晕吹笛的样子,一本正经却又可爱可口。

——毕竟,这样直白到缠绵的笛音,是绝对不会被清醒时的大天狗吹出来的。

(……糟糕。)想到这里的源博雅突然捂住脸。

(好想现在就见到他啊。)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