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酒茨)日久生情

标题和后面“【】”里的部分都来自于邓丽欣的《日久生情》,最好作为BGM搭配食用www




歌词一二段均有引用,且部分有修改,酒吞全场不在线,只被反射在茨木的眼瞳里(。




大茨木因为不带大江山背景,所以大概异常OOC(沉默)大概是一个很老成偶尔少女的前空巢老茨(?)




(删除)其实隐含双茨(删除)




故事意识流,梗概大概是一个永远自己打单机,偶尔乘车也遇不上酒吞的阿妈(神乐外表)带着自家唯一拿得出手的顶梁柱茨木去蹭大佬,结果大佬居然带酒吞,而且茨木还跟着第一次冒星星了,于是跑去抱大佬大腿求联谊。




最开始没求到固定绑定,但是顶梁柱茨木第一次冒星星的对象多难得啊,茨家阿妈于是经常骚扰大佬求组队,两边日久生情,阿妈磨大佬成功,皆大欢喜




然而乐极生悲,大佬因为太大佬了,反而觉得这游戏没意思,悄无声息退坑,大佬家阴阳寮因为失去主人陷入沉睡,阿妈家的茨木几乎再也等不到恋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跨寮联姻不可靠,要拼就把两只一起拼起来(。




以上。












【明白到初相见好】




熟悉的妖气从身边腾起。他侧头看去,却见身侧的小纸人突然变大,化成了熟悉的、他挚友的身形。




【若然未爱到】




不受控制一般地、他捂着脸,却挡不住脑袋上不断冒出来的星星。








【时日的兜兜转中】




“茨苗啊,喜欢的话就多看几眼啊。”阿妈牵着他的手把他一次又一次地拉出来。




【注定难计数】




于是在一场场的战斗里,他们由生变熟。








【怎么想到能】




“怎么了?”撑着伞的少女担心地走过来,问着一回来就捂脸蹲在寮里角落的他。




【一天走进热爱跑道】




“……阿妈,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他是阿妈20左右才拼出来带回寮里的小苗苗,长大以后便养起了整个寮。在不怎么与人组队,又没有其他顶梁柱的寮里,阿妈和他的感情倒是挺好。




……所以这样的苦恼,也是可以倾诉的吧。








【直到一起了】




“好了茨苗,大佬已经同意你和他家酒吞绑定了,我等会就把你打包送进那个结界里去。”




【相拥过】




一天,阿妈突然这样对他宣布道。漂亮的眼睛底下,有着淡淡的不舍与疲惫。




“……谢谢。”于是他半跪下来,将这段时间又清瘦不少的少女放在怀里抱了抱。




【便更好】




少女用漂亮的蝴蝶袖回拢住他,就像很久以前拢住小时候因为老是不出暴击而沮丧的茨苗一样。




【想可以爱到全世间深奥】




“……阿妈希望,你要一直好好的。”




【能生出爱情】




如今已是一头黑角红发的大妖在阴阳师的怀里微微垂眸,露出好看的笑容来。




【大抵是好心有好报】




“会的。”








【我相信是世间说共你都应该登对】




“茨苗你别这样啊,阿妈我这就给你拼一个你的挚友去!”娇小的阴阳师一路追过来抱住他腰的时候,茨木童子才发现,自己又走到那座因为主人离开而彻底陷入沉睡的阴阳寮外面了。




【也许我已经轻轻默许】




“……不用了,阿妈。”他轻轻揉揉看起来就快要急哭了的少女头发,被鬼王扎得有些松散的头发随着摇头的动作,在头上有些不习惯地摇晃。




“吾友……吾爱还在这里。”




“所以不需要了,阿妈。”








【沉淀里】




从此以后,寮里照旧过着与世隔绝一般的生活。




【来独对】




只是茨木闲暇时多了一个固定的发呆方向。




【期待的一个梦心醉】




那样不自觉的、失落敛眸的样子,几乎冻结了身周的空气。




【只有为你伴随】




“茨苗,看我把你的挚友带回来了!”




灰头土脸的阿妈抱着小小的红发妖怪跑到茨木面前,两双仰望着他的眼睛里,一双盈满了泪水,一双懵懂而茫然。








【这一次愿我可以在你身边不失去】




茨木童子突然失踪了。




几天以后,“失踪已久”的茨木童子,终于在一个深夜再次敲响了阿妈的卧室门。




当阿妈披着羽织打开卧室门时,却看见自家顶梁柱的怀里抱着一个约莫八岁的小茨木,蓬乱的白发像团毛球一般。




【怕只怕忘记了怎去追】




“阿妈。”一身鲜血干了又湿的顶梁柱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将小茨木往她怀里推了推,“这是吾为挚友所寻……吾的一切,全部给他吧。”




“……好。”于是她狠狠擦掉了自己的眼泪。








【只需要拥紧你】




血是腥甜的。怀里的身体有着熟悉的气息。




年幼的茨木忍不住拥紧了怀里那个长大后的同类,听着那人含糊的喉音。




在短暂的低头抬头间,他瞥到那个人嘴角的微笑。




是因为开心吗?




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久,实际上还是个孩子的小茨木看不懂他同类的微笑,也不会有人来为他解答。




于是他只能更努力地拥抱住怀里的大妖撕咬。




【已不能流下泪】




坚持要跟着过来的少女努力捂住嘴,逼迫自己注视着这甜美而残忍的一幕。




这里是隔音的召唤间,一切惨痛和眼泪都不会被发现。




【谁陪我一生一对】




怀里的身体骤然消散成光点。




白发变红,长角变为金黑。不过一瞬之间,站起来的那个茨木,已经从孩童变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




“……阿妈。”他像是自己的前辈那样,压低了声音这样叫她。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