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酒茨)刺猬与猫

 @实也 太太我对不起你,萌萌哒的梗好像被我写成干货了……OTZ

其实最开始就脑了2和3,后来也脑过“果子归你你归我”或者“刺猬求偶时的啾啾啾”之类,但是太OOC了不敢写……最后就这样了(汪的哭出来)

……恩,以上OAQ



1、

冰凉的鼻尖碰到了同样冰凉的细刺。酒吞喵停顿了两三秒才挖开柔软的枫叶,看见了一只抱着食物冻僵的刺猬。

【……笨蛋。】莫名出现的恻隐之心如一个奇妙的暗号,酒吞喵用鼻尖将刺猬技巧性地拱起甩到头顶,一路小跑着将这个他此生最大的麻烦给带回了家。


2、

“吾友!”“挚友!”那个小刺球又开始叫了。

酒吞喵从难得的冬日太阳中爬起身来,像是对待毛栗子一样来回将刺球团成一团,来回拨弄了两下。

很好,安静了。

放开还在蚊香眼的刺球,酒吞喵懒洋洋地趴下去,继续自己被18次打断的午眠。

红色的尾巴啪嗒一声垮塌下来,搭在眩晕中的刺球肚子上。


3、

酒吞喵是只长毛喵。

作为流浪的野猫,能有一身基本干干净净的长毛的确证明了酒吞强劲的实力,但野外的生活毕竟不如人类宠物店的专心打理细致,酒吞喵的长毛自然也不会像是家猫那样顺滑。

有一天睡前,小刺猬茨木向酒吞提议道,“让我来为吾友整理毛发如何?”

酒吞喵同意了。


一觉醒来后,酒吞喵收获了一身被理得半点纠结也没有的漂亮毛发,和一只忙碌一晚累得直接从它面前滚下去的茨木球。

“……”努力听了会,确定这个笨蛋还有呼吸和心跳后,酒吞喵啧了一声,小心地将茨球环在肚子边上。


4、

猫咪的舌头带着小刺,像是一把软毛的刷子,一下下地舔过还带着些硫磺气味的柔软肚腹。

“吾友……”

“差点在温泉里呛水死掉的家伙别跟本大爷说话。”

于是才乱挥了几把的爪子又不动了。

#我已经是只死球了(bu#


5、

“喂,茨木。”又到了要迁徙的时候。酒吞喵抖了抖身体后趴下来,毫不吝惜地让自己被精心打理过的长毛铺满一地。

一缕长毛微微一沉,顺着爬上来的白色刺猬竭尽全力敛起全身的硬刺,贴在酒吞喵高热的身体上,就像能和他一直走到永久。

评论(7)

热度(113)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荼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