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概括一下大概是狗兄弟x)小点

第一次的时候,大概是从嘉世围墙的狗洞外被扔进来的。

狗狗对着狗洞外呜咽了几声,然后仰头嗅嗅空气,向着被指定的另一个人前进——在它幼年时,它的饲主们冷战时经常玩这样的游戏,由经常喂它的那一个塞上纸条表示不想面对面交谈,然后由它送到它更喜欢的那个饲主身边去。

它喜欢的那个饲主用手指捋了捋它的毛(它也回舔了对方有些冰凉的手指),不着痕迹地将它项圈里卷好的纸卷藏在手心里。

“笨蛋弟弟,”那人低低地哼笑了一声,最后亲了亲它,给它原路返回的指令,“零花钱那么少还要偷偷赶过来,你一定跟他吃了不少苦吧?”

“帮我跟他说声辛苦了吧。”

它领命,汪了一声作为回答。


第二次的时候,已经能熟门熟路地自己钻过狗洞了。

它仰头舔舔经常喂它那个人的手指,伏低身体将自己挤过洞里。它要找的那个人还在吃饭,食物的香气伴随着声音越发接近。于是它穿过惊呼不断的人群和桌椅,矜持地低着头坐到了那人的脚边。

“这是流浪狗?”有人伸手想要摸它,它看看那人,呲着牙看着那手有些僵硬地又缩回去,“……它好亲近叶哥啊。”

“认真吃饭,不许撸狗。”它听见那人戏谑的、懒洋洋的声音。食堂内顿时充满了欢快而热闹的空气,它趴在那人的脚边,懒洋洋地低着头打了个哈欠。

脖子上硬硬的小卡片磕得它有点难受。


第十次的时候,它趴在车窗上,对着熟悉的大门狂吠。

“别叫了,混蛋哥哥现在不在那。”经常喂它的饲主顺手捋了捋它的毛,小心地避开它身上的“流浪妆”,“按照那家伙的性子,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走不远——”

“帮我找到他。”

它汪了一声,转头跳下已经打开的车门。

冷空气扑面而来。


第二十五次的时候,它被人问起来了。这段时间一直养着它的那个饲主不知怎么就在这附近暂时定居下来,于是它也就得了自由,天天把别人拖起来给自己毛上做好处理,然后欢叫着去找另一个饲主玩耍。

“这狗好像最近经常过来?它认识你?”有个女声在不远处问它的饲主。

“是啊,就是前几天叶秋说死了的那只。”饲主的声音带着点笑。

“它叫小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