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番外)快乐地遇见龙的方法

依旧是龙杀方PARO正文的番外。

本来拖延症晚期还想晚点写的……但为了喻队还是决定提前写出来了

因为感觉在我的龙杀方系列里他基本都挺惨……恩,还有小高(。

其实感觉在龙杀方里,所有和龙走到一起的契约者都好惨,除了最后一任基本都是含糖的玻璃渣OTZ

不过,他们也是幸福的吧

照例OOC标注,顺便对涉及CP标注了一下,以上



1、

金黄色的小龙假装追着前面的队伍,实际却一心向着天空的最高处飞行着。

与容易在战火和频繁的传递中遗失重要知识的人类不同,为了保证每次选出的龙王不会对将要前往的阳界一无所知,在使用大魔法分割开阴阳界之后,第一代的龙王便制造出了能够存储记忆的巨大水晶,将自己关于阳界的所有记忆全部灌输进去。后来水晶又经过第二代龙王的修改,加上了从阳界传递回记忆的能力——通过基本等同于龙王体内的全部阴气引动。

不过在最新一任的龙王从阳界——或者说人间界活着回来后,经过看守水晶的长老长时间的争论和探讨,最终决定将记忆水晶面向所有的龙族开放,以防有龙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落入人间界。

不过对于心中有些想法的小光龙来说,这样的决定不啻于直接为他指出了一条道路。

(好像……就是这样了?)假装想要抄近路而再次让风精灵将自己向更高处提升的小光龙,突然进入到了水晶中曾说过的、失去意识的状态中。


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下坠。

风精灵们在小光龙恢复意识后,更加团结地扶起他再次张开的双翼。风中不可避免的阳气让幼龙感觉到了比成年龙更甚的不适,但小光龙还是闭起眼睛,按照遥远的记忆来搜索着某一缕气息。

“——找到了!”

小小的黄金龙调整着翅膀的角度,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2、

“卢瀚文!”感觉到自己身后一直追着的某个气息陡然变淡,青色的风龙转过头来时,只看见小光龙失去意识般被“吸”向天空的身影。

“等等!”

“不行,不能这样跟着去阳界——【刘小别】!”

长辈喊出的“真名”瞬间抓住了年轻风龙的心脏。差点步入后尘的刘小别因为一瞬间的停顿而坠离了危险区域。

“……啊。”清醒过来的风龙似乎还有些愣愣的,只是一直看着小黄金龙刚刚消失的方向。

“……”作为长辈的风龙许斌卷起一道气流拍在小别龙的背后,“愣着干什么,去找长老和龙王啊!”




3、

“就是这里了吗……”小小的黄金龙落在漆黑的洞口前小心张望着。

“……?”自从将之前召唤来的龙王“送”出去后就一直呆在旧居的索克萨尔从暗中显出一点身影来。他后来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听到了某位龙王活着回到阴界的事情,但他却再没有使什么绊子。他只是觉得累,而这种来自灵魂的疲惫让他呆在最初遇见黄少天的那个避难所里一日比一日更漫长地沉睡。如果不是感觉到某种熟悉而陌生的气息来访,银发的人造精灵大概在不久后就会和寿终正寝的普通精灵一样在黑甜的梦境中一睡不起。

“——啊,对了!”眼尖的小黄金龙迅速捕捉到了精灵思绪混乱间没有掩藏好的那一点袍角,化作金发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扑了过来,“就在这里!是黄少的味道!”

“我是【流云】卢瀚文,是一只光龙!”小孩放开他后自豪地介绍道,“名号是黄少走之前帮我取的——虽然刚刚才能够用上!”

“我一直想到阳界来,看一看黄少记忆中喜欢的‘命定之人’!”

——那样似曾相识的笑颜,看起来比阳光还要耀眼。




4、

“长老大人——”借着惯性冲进入口,连龙翼都来不及收起的刘小别在水晶前看到了意料之外的客人。

“什么事?”威严的黑龙在水晶后面的阴影里,代表其他的三位发出声音来,唤回了刘小别的神志。对某只幼龙的担忧使他很快遗忘了之前被打断了通话的龙王,焦急地向长老们陈述着,“有一只幼龙,就是经常跟着我的光龙【流云】,被意外卷入到了阳界!”

“……阳界?”旁边的龙王跟着发出了一声低音。

“看样子还真是非去不可了。”在黑龙的旁边,纤细优雅的白龙长老下定论般地总结道。



5、

“……”

“……”

一阵面面相觑的、尴尬的沉默后,小黄金龙有些迟疑地眨眨眼睛,“那个,您不高兴见到我吗?”

“……不,我很高兴。”银发精灵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来,伸手揉了揉那头比自己的龙要更柔软一些的头发,展开了隔绝阳气的结界,“少天原来还跟你说过关于我的事?”

“恩,黄少给我看到了很多关于您的记忆,他说您是他的爱人,叫我如果能看见您的话叫您一声大嫂!”受到鼓励的小黄金龙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的前辈,“他说他虽然最开始的确有点不甘心,但绝对没有后悔过遇见您……?”

他看着银发的人造精灵就那样突然流出眼泪来。




6、

“……新杰?”似乎有谁轻轻扶着他,摇了摇他的身体,“你还好吗?”

纤细的、白龙所化的青年靠着同伴的支撑直起了身,扶着额头喘了口气。

“……没有问题,”张新杰回答道——虽然他的耳膜边似乎还在嗡鸣。为了防止破坏大封印,除了龙王以外所有要赶来现世的龙都接受了秘术,将自己的部分灵魂放入充满阴气的人形中投入阳界,但就连几条龙当中最弱的刘小别都在短暂的晕眩中缓过神来,作为秘术释放者的张新杰,却反而一直无法适应。“我感觉到了…”白皙的手指坚定地抬起,点向一个方向,“【流云】的气息就在那里。”

“啊,”黑衣的龙王跟着闭上眼睛。虽然在搜寻方面他别说要胜过气息天生浅薄,以至于对细节要求高的法术和分辨同类气息尤为擅长的白龙,就连胜过敏锐一点的风龙都有困难,但在有心又有大致范围的搜索下,还是找到了小黄金龙的气息,“而且,和江很近……”

“那就带路。”一直在旁边黑着脸不出声,只充当着拐棍的黑龙长老斩钉截铁地下定结论。

“可是幼龙更——”还未说完的白龙长老被自己的“拐棍”抱在怀里,强制镇压。

“你先休息,我们去。”



7、

“你们回来了。”

在营地里迎接他们的倒是一个熟人。眉宇间阴霾减淡不少的银发精灵公式化地向他们问好,低头哄怀中小龙起床的声音倒是充满了货真价实的温柔,“流云醒醒,你的前辈们已经来找你了。”

“……唔恩……”小龙崽之前为了安慰被自己“弄哭”的精灵可谓是竭尽全力,又是踮起脚贡献自己衣料又是出卖唯一的同族和自己的记忆,等到狡猾的人造精灵不仅哭完还拐弯抹角问出一堆东西后,终于被放过的小龙崽立马昏睡了过去。现在被人这样催眠一样地哄着起床,小金龙自然没法一下子就离开梦乡。

“这就是丢失的小龙?”黑龙长老皱起眉头。像是感觉到了潜伏着的危机,小黄金龙突然一个激灵从索克萨尔的怀里滚起,然后四处张望的眼睛就自然地捕捉到了站在最后的年轻风龙。

“小别前辈小别前辈!”小黄金龙竖起尾巴,一瞬间开心得连害怕都忘了,直接扑向队伍最后的刘小别,“小别前辈是特意来接我的吗?”

“是又怎么样啊——喂、小鬼你快给我下来!”一边顶着索克萨尔那笑里带着刀片一般的眼神,一边努力想要将得寸进尺的卢瀚文从自己额头上抓下来,年轻的风龙简直觉得压力山大。



8、

“哎……”江波涛忍不住叹出一口气来——虽说为了提高分裂阴阳两界魔法的成功几率,需要全面停止阳界战争,但这个要求反而算是最容易达成的事情了。

毕竟队伍里两位前王(虽然后一位基本跟小透明没两样,但也经常在某只小黄金龙来串门前搞个大花样)外加一大堆前王的追随者(主要是前者,魔道之王的光环简直持久发亮),没办法再度统一全境才叫可怕。

“江?”大概是史上身价最高的秘书,在两界分离前仍未卸任的暗龙王低下头来看他。

“再过来一点,小周。”江波涛随手抓起一份周泽楷还未整理到的文件,狡黠地眨眨眼。

“?”

“啾。”

(不过这样那样的苦恼还是等到来临时再想吧。)躲在文件下成功偷吻的魔剑士偷偷地想。

现在,还是应该好好地享受,那些聚少离多后终于呆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