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酒茨)茨团团

改编 @自我爆炸 太太的四格梗w有参考拇指姑娘www




OOC有,仓促结尾有,脑力不足有(。




依照惯例请不要拍砖,要拍别拍脸……躺平




……以及最后关于茨团团的大小我想了一下,觉得拇指太小了,食指大吧(。




你要硬说是地狱之手的拇指大小我也没辙(躺平)








以上。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阿妈非常希望自己能有一个茨苗,可是她在这方面简直太非啦,非到金色悬赏任务的勾玉都累积抽了两个十一连,还是连个茨苗的碗都没攒出来。




一位好心的巫女出于同情给了她一颗种子。




“这是一颗能长出一片你想要的茨木碎片的种子,”巫女有点忧虑地微微皱着眉,“但它长大后,不会给你像是悬赏那样能放在你梳妆柜里好好收藏的碎片,而是一个小小的茨团——你能养好他吗?”




“谢谢您!我一定会仔细保护他的!”阿妈抹干了眼泪,如获至宝地将那颗种子捧回了自己家里。她按照巫女的嘱咐用碾碎的达摩做土,将种子种下去后一滴滴地用经验酒壶慢慢灌溉,调走了家里所有的植物类妖怪,慎之又慎地观察着这颗种子的生机。




那种子最后的确没有让她失望。在她坚持一个星期以后,一颗顶着花苞的植物就从这“土壤”里冒了出来,然后迅速涨大成一朵带着一缕红色的洁白花苞。




不过那花苞没给少女心突然爆棚的阿妈亲到它的机会,劈啪一声就急性子般的开放了,露出了里面那只好奇张望的小毛团子——除了只有一根食指那么长以外,小白团子活脱脱就是阿妈经常在御魂塔和别人家看到的茨木童子翻版。




“……那个,樱啊,我好像真的有茨团团了……”眼圈熬得青黑的阿妈一幅随时都要抽过去的样子,抓着旁边的樱花妖不敢松手。




“恩,您没有做梦。”樱花妖扶着都快扒在她身上的阿妈,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您有一片茨木大人了。”








因为这碎片变成的小茨木实在是太小了,只有阿妈一根食指那么长,所以全寮的人都跟着阿妈叫他茨团团。




茨团团的床是由傀儡师用阿妈的一个小木盒巧手做成的,床垫和冬被里的填充用的是一众犬科式神尾巴上最好的毛。大概因为是个碎片,小茨团不能说话,但在阿妈的宠溺下,这寮里就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就算是寮里扛把子的大天狗和妖刀姬,在阿妈毫无上限的宠溺中也要退让半分。




不过茨团团也算是个不爱搞事的好孩子,对仗着宠爱招猫逗狗毫无兴趣,只是每天翘首盼望着阿妈给自己带回来的碎片——阿妈给茨团团承诺过,等他吃够碎片长大后,就把他的挚友也拼出来。








但是巫女的忧虑从来不会落空。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当刷了一天针女的大家疲惫地沉入梦乡时,一只野生姑获鸟的分身通过阴阳师熟睡时产生的结界缝隙钻了进来。她一眼就看到了放在阴阳师床头的小床,小小的茨团团就睡在那张小小的床上。




“多么可爱的孩子呀,”她压低了声音不敢惊醒他。比婴儿还要小那么多的茨团团充分激发了她作为母亲的本能,也使她更加想要将茨团团掠夺回她的本体身边,“就算是要我去抢来神社的灵木做床,或是要我翅膀上最内侧的绒羽做被芯我也能给他——他应该被更精细地养育起来呀。”




于是她偷走了茨团团正睡着的那个床,从那个还没合拢的结界缝隙里再度飞了出去。












然而他们最终没有成功到达目的地。




姑获鸟的分身在半路上不小心被一个阴阳师看见了。“姑获鸟的碎片副本!”那个阴阳师兴奋地带着自己的几个式神围了上来,姑获鸟的分身只能扔掉小木床将茨团团藏在自己怀里,再分出两缕自己的妖气参战。




已经醒了的茨团团安静地被姑获鸟藏在怀里。虽然保护着他的是他不认识的野生妖怪,但相比起来还是对面比较危险——茨团团虽然不能说话,但也曾被阿妈抱在怀里,听了很多关于外面那些“不讲理的可怕阴阳师”的故事。




这次的阴阳师不仅输出很强还带了控场,分身逃也逃不掉,打也打不过。姑获鸟的分身在最后的拼死反抗时发出了尖锐的鸣叫,保护幼崽的本性使她硬是扛过了雪女的暴风雪,乘着飞舞攻击之际将茨团团尽量扔向远处的茂盛草丛里。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阴阳师有些奇怪地往茨团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被姑获鸟分身消失后落下的碎片给吸引走了注意力。




跟在他身边的红发鬼王看了一会茨团团的方向,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茨团团被遗落在了这片茂盛的草地里。他先是找到了自己的小床,但他很难推动它,于是他放弃了。茨团团拿走了床单和自己的小被子,将它们裹在自己身上抵御着还未彻底褪去的寒冷。他捡了一片叶面结实的树叶,用来阻挡潮气和遮雨。他循着之前那个看见他却最后没有跟阴阳师说出来的红发式神所遗留下来的酒液前行着(虽然那时他并不知道那些液体是什么),偶尔汲取一两滴还未被泥土彻底吸收的酒水,混杂着露水或是枯萎的草叶碎屑。偶尔他困了或是被酒液的灵气熏醉,便将叶片放在自己身下,裹着被子睡到自然醒来——神酒的气息渐渐消散了,茨团团那一头柔软蓬松的白毛也因为缺乏梳理而变得灰扑扑又沾满了草叶。他的被子在赶路时被磨坏,内芯掉出来,失去了保温的功能——可是令人感到幸运的是,春天终于到了。




——而茨团团,居然裹着他的两块小破布,阴错阳差地回到了阿妈居住的平安京来。












感觉重新到熟悉气息的茨团团在城角被人堵住了。那是一只名叫灯笼鬼的小妖怪,追上来的它,伸出舌头就舔向茨苗苗。




经过之前一段追逐已经有些脱力的茨团团瞪大眼睛,看着逐渐逼近的舌头被妖气团撞偏开来,然后手上被人一拉,茨团团被之前看到的那个红发式神的缩小版拖着钻进了猫洞。




“这样那家伙就没法追过来了。”比茨团团大上一些的红发小式神将拉着茨团团的手放开,环着胸打量茨团团,“在结界里等个达摩都会遇到……喂,你是谁家的式神啊?”




面对着皱起眉头来有点凶神恶煞的小式神,茨团团毫不怕生地露出笑脸来,然后抱住了小式神……的腰。




“……不会说话?”对方一眼就发现了茨团团的异常,想了想又牵起茨团团的手,“算了,先跟我去洗干净再慢慢看你到底是谁好了。”








于是酒吞家阿爸回来时,就看见了一只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白团团。




“茨、茨木童子?!”酒吞家的阿爸也算是阅遍……别人家图鉴的亚洲人,一眼就认出了白团团的身份。




不过……




看看和自家LV1的吞苗相比还小了一圈的茨团团,吞家阿爸又有些不确定起来。




难道是什么新出的亚种?




正在思考间,吞家阿爸被自家吞扔来的一块布料砸了脸。




“被子上的那个名字应该是这家伙的家。”LV1的小鬼王颇有长大后气势地在茨团团闪闪发亮的眼神里命令着,“帮本大爷去查。”




“……哦。”儿大不由爹啦。












抱怨归抱怨,吞家阿爸的速度倒还算快,很快就联系上了都快找疯了的阿妈。




茨团团被虽然害怕但还是蹭着山蛙赶来的阿妈抱在怀里狠狠地淋了一身泪雨,然后被阿妈重新带回了家。




再然后……阿妈带着吃完了所有碎片,终于从茨团团变成能说话的茨苗苗的小白毛球重新敲开了吞家阿爸的阴阳寮。




“我来给我家茨苗……结个亲家?”

评论(27)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