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酒茨)跨年

梗的出处忘了.....OTZ


电视里的元旦节目开始很久后,从平安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两个大妖仍旧在很新潮地刷手机。
“啊...是青行灯那家伙的声音。”听到熟悉声音的茨木童子在等待网页刷新的过程中忙里偷闲地瞟了一眼电视,然后视线又回到了手机上去,“还算有点新意的样子。”
“不过肯定还是比不过吾友——啊,”刚刚起头的吞吹套路被突然中断,引得酒吞童子好奇的一瞥。
——借着心血来潮坐上沙发扶手的便利,酒吞轻而易举地就看清了茨木的手机。在茨木的手机上,一篇关于“新年该做什么”的讨论帖,正好滚到了“新年炮”那一条。
“咳...吾友,来吗?”觉得气氛不太对劲的茨木一抬头就发现了酒吞的视线落点,纵使一起过了那么多年却依旧会在最开始感到羞涩的他又瞟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低咳一声,“吾友想试试吗?”
酒吞以吻住茨木头上的角作为回答。

他一边舔咬着这根只会在他面前不加掩饰的妖角根部,一边按着茨木肩膀,压着茨木向后倒在沙发上。而被酒吞熟练舔咬着妖力来源的茨木,也很快就跟着酒吞进入了状态。
“嗯啊....唔,吾友,”不过茨木觉得自己还有一个问(si)题想问(zuo),“跨年炮....不是要跨年的时候才开始的吗?”
好的茨木童子,恭喜你作死作大了(鼓掌x
“....啧,”对方挑起眼来,探入他已经被拆散的衣甲内不轻不重的一捏,让些微的疼痛被掩盖在剧烈的快感之下,“你觉得本大爷,不能把你操到跨年?”
没了(。


“唔....嗯....吾友......”再次被累积在身体里的快感从黑甜乡中唤醒,茨木睁开眼时,听见了此起彼伏的烟花爆炸声。
“喂,茨木,新年快乐。”他听见酒吞在爆炸声中这样对他说。
“嗯,新年快乐,吾友。”于是他就着这样的姿势,配合地回抱了自己的恋人。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