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龙杀方paro全职)冒险地驯养龙的方法

该篇为“温柔的杀死龙的方法”的番外,主要讲述一些第三代龙王黄少天和他的契约者,人造精灵索克萨尔之前的故事


再度向龙杀方致敬www


本篇依旧采用片段灭文法跳叙,主喻黄,隐高王。其中有刀有雷,请食用者注意安全(。


以及……本篇因为作者话唠不起来,所以黄少对着鱼队话唠的画面比较少,对外高冷如夜雨的时候比较多(。


以上。






1、


裹着大量法力的、金色的弧线连接上了最开始的那一处,像是一个完美的句点。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索克萨尔借着恢复法力的时间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法阵——特别是作为保险的那几个咒符。


(很好,没有问题。)力量正在以比起人类而言略高一点的循环速度一次次流过身体,重新壮大起来。黑袍的术士赶在大型法阵失去作用的最后一秒,将手上的法杖点向纹路的“起点”。


整个法阵蚕食鲸吸着术士透过杖尖传递过去的法力——不,这样的吞噬速度,根本就是黑洞。(……超过了预定界限。)虽然心里这样地想着,但索克萨尔不退反进,孤掷一注地将体内所有法力都塞了过去。


(——完成了。)链接在法阵贪婪地吞下所有力量之后终于断开。年轻的术士捂住自己口中即将喷出的鲜血,忍耐着胸腹中内脏传来的疼痛,冷静而疯狂地注视着发出光芒的法阵。




【哎哎哎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刚才不还在树林中打盹吗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个黑漆漆的地方——】


随着还有些稚气未脱的龙吟,黑袍的术士不可置信地睁大了些许眼睛。


——他竟然召唤出了一只还未成年的龙族。






2、


“混蛋混蛋混蛋!!!”不肯交出自己名字的黄金龙在法阵中暴怒地挣扎着。在索克萨尔全力控制的法阵制衡下,还未成年的黄金龙即使拼尽全力也仍未甩脱身上沉重的锁链。


“对不起,暂时不能放你走。”黑袍的术士一边勉强控制着体内法力,一边伸手抹掉嘴角渗出的血迹,然后继续微笑面对着暴怒的龙族,“您可是我急需的‘武器’啊,龙先生。”


——这是黄金龙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个表情。






3、


“如果要我放您出去也可以啊,”看着已经懒得攻击他的黄金龙,术士终于抛出了自己的诱饵,“只要您以真名发誓不会再伤害我就好——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我也可以同样以真名发誓再不伤害您。”


“……滚。”本来还翘起一点的尾巴尖瞬间拍向地面——这样过于简单的条件似乎反而触到了对方的怒点?黑袍术士本来还想再问,黄金龙已经背对着他直接滚到了法阵的另一边,像是一只闹起脾气的大猫。


啊,看来是问不出来什么了。


于是他只能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离开。






4、


“……喂,”照例沉默相对的某一天,黄金龙突然对着法阵外的术士出了声,“你的身上有老鬼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老鬼?”


“啊呀,就是一个超级猥琐的、一点也不符合他们那一族形象的半精灵——啊,说起来他之前带着我到处坑蒙拐骗的时候,好像之前也自称过你这个名字,”黄金龙的尾巴尖不自知地一下下拍打着地面,“那家伙的真名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叫——”


“——魏琛?”


“……魏琛。”


在黄金龙说到最后的时候,本来还微笑着的银发精灵突然失去了血色。一人一龙几乎是意料之中地吐出了同一个名字。


“啊,就是这个名字!”耳尖的黄金龙难得主动地将脑袋凑到法阵边缘来,“原来你也见过魏老大啊?难道他现在还在坑蒙拐骗吗?之前不会是要召唤我来帮他交赎金吧?之前也不先好好说明一下,要真是这样我顿时感觉自己被关得好冤啊不过我是个未成年龙也没什么宝藏可交……”


“魏老师的话,”人造的身体中,明明制造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摈弃的痛觉在这一瞬间卷土重来。银发精灵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心脏,终于能够再度发出声来,“导师他……已经在不久前死去了。”








5、


“喂,不要摆出这种苦大仇深的表情,老子……咳,”有点尴尬地把容易带坏小孩子的脏话咽下去,好不容易将之前从地下实验室带出来的毛团整理到能见人程度的半精灵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毫不留情地揉乱了自己刚梳好不久的银发,“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先交给比你高的人去想好了,小孩子只需要快点长大。”


“……”裹着对方衣服,被整理得相对而言能够见人的幼年精灵只是无言地垂下眼来,将自己往头上的温暖手掌上轻轻地蹭上一蹭,“……恩。”


“……明明同样是被救出来,怎么之前那个一缓过气就熊得可以?”小小的嘀咕声之后是突然的失重。毫无防备就被抱起来的小精灵咬住压低的惊呼,下意识地抓紧了环着他的手臂。


“哈哈,终于有点小孩子的模样了嘛。”男人将他放在怀里颠了颠,然后熄灭了火堆,拎起包裹迈开脚步,“好啦,老夫先带你去找几个老家伙看看。”








6、


“喂,”发泄完所有的情绪后,兴致不高的黄金龙趴在地上看着同样狼狈的银发精灵,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地开口,“你之前不是一直要我的真名吗?干脆给你就是了——”


被近距离地包围在低沉的龙吟声中,索克萨尔发现自己竟然直接【听】懂了内容。


【我会守护你直到最后到来,守护你不被万事万物所侵害,以我的鲜血与名誉作为凭依——】


【赌上我作为“黄少天”的真名。】


一直想要订立的契约达成。而终于获得了能够控制黄金龙的【契约】的银发精灵……


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而突然落下泪来。






7、


“索克萨尔,”在索克萨尔按照约定准备带黄金龙外出的前一天,按照“习俗”变成金发少年的黄金龙若有所思地坐在魔法灯光下问他,“你觉得我给自己起个什么样的假名好呢?”


“?”


“就是可以用来称呼的假名啦,假名!”没有尾巴可以拍地板的黄金龙似乎有些焦躁,他挠了挠头发,然后才接着说了下去,“索克你因为和我契约过所以没有感觉,但对龙而言,称呼真名是十分不礼貌的事,我们甚至可以通过称呼真名溢出的力量压迫他人——但是我还没正式成年,怎么可能有假名……”


“导师也没有给你名字吗?”抱着法杖的人造精灵好奇地看着苦恼的黄金龙。


“是啦,老是叫我臭小鬼臭小鬼的,还说我挑食长不高……谁要吃那种充满阳气的人类食物啊。”黄金龙压低了声音碎碎念着,莫名带了几分伤感,“……要不是被他拖住,我怎么可能差点赶不上分界时迁徙的大部队,刚刚勉强钻进裂缝就被迫停止生长,专心沉睡到前不久才好……”






8、


“索克你看,我们要不要先订个宏大点的目标?”刚刚被放风出来的黄金龙一边举着手里的各种大小消息和八卦一边比对着地图,“比如说这里,这个传说中被微草国重兵把守,即使进去后也没有办法出来的魔道王之塔!”


“……魔道王之塔?”


“怎么样,我们接下来还就去探索——咦?”说完后才发现这声音挺陌生的黄金龙下意识地跳起来,反手一剑就往声源戳去。


“——”之前在乡镇上为了装样而购买的廉价铁剑和坚固的木材撞在一起,发出了只能用身体听见的沉重波纹。


“你们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操纵着自己的扫把挡住刚才那一剑的是个披着青色斗篷,看起来刚出茅庐一般的魔道学者。他稳稳侧坐在他的扫把上,就着那压制的动作倾身,自然而然地宣告,“毕竟你们将要去‘探索’的那座塔,现在可还是我家。”








9、


“噗通”一声,将自己彻底埋入水里。


水精灵们为他送来足以在水下呼吸的氧气。远离人群的湖泊底部还残留着大量洁净的自然之气,那种在水中显得略带冰凉的气息,让恢复体型的黄金龙舒舒服服地打了个滚。


——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体内一直躁动着的阳气也仿佛暂时安静了。




发呆一样地在湖底趴伏一段时间后,黄金龙像是突然惊醒一般摇了摇巨大的头颅,然后再度向水面上前进。巨大的身躯随着水面的接近而渐渐缩小,最后“哗啦”一声,已经变回人形的黄金龙甩了甩自己湿透的那一头金毛。


“夜安。”青色斗篷的魔道王坐在河边的大石上,轻轻地合上了手中的书籍。








10、


“我快要撑不住了。”已经习惯于对外自称夜雨声烦的黄金龙将自己身上的水化为水球丢回河中,“大概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成年,然后就能将契约分割出来——这也是唯一能杀死我的武器。”


“我看过索克那里的书……作为魔道王存活至今的你,应该看见过不少在圣王时代残留下来的、阴界生物的下场吧。”年轻跳脱的气息似乎同样暂时被冰冷的河水所洗去,金发的龙族这样语气平淡地叙述着自己未来可能有的下场,“之前我已经向索克献出了自己的‘真名’,虽然因为当时还未成年而没有完全起效,但成年之后,彻底起效的契约一定能够从我的血液中,孕育出可以杀死我的龙心剑来。”


“到那个时候,请用那把剑杀了我——在我因为成年那一瞬间吸取大量阳气而彻底发狂,破坏掉一切之前。”








11、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


“……哈?大概因为你很可靠吧。”和他擦肩而过的黄金龙声音里带着点笑,“其实要我说真实原因的话——大概是你身上残留的、‘那家伙’的气息吧。”


“虽然每次清醒的时候一遇见他就老是会打架,但不得不承认,那只风龙的确是个很可靠的家伙。”


“——所以被他选中的你,也一定是个很有能力的家伙。”






12、


变故仿佛就发生在一个微妙的停顿间。


苦战之中的“夜雨声烦”突然剑势一顿,从喉间发出了龙类才有的低吼声,然后——


——上一刻还是金发人类男性的“夜雨声烦”被撑破了幻化出的伪装,眼中泛起红色的黄金龙向被扫帚带到安全地带的索克萨尔投去了毫不留情的一眼,然后被身边同样毫无理智的幻兽激怒,转头继续厮打了起来。






13、


预想之中的攻击始终没有降临。


【……索克。】黄少天眼睛中泛起的红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巨大肉体里绽放出的大量光芒。恢复了理智的黄金龙就这样躺倒在里索克萨尔不远的地方,扬起纤长优美的脖颈将对精灵体型而言过大的头颅凑到他的手边。


“……为什么不杀死我?”短暂的沉默之后,是索克萨尔先开了口,“明明在你成年前契约还没有变异,杀死其中一方就能——”


【因为我已经向索克交出了真名。】龙的声音直接在大脑里回响,【听说来自阴界的幻兽在阳界死亡时,全身的阴气会与阳气中和,化为无属性的自然之力……大概会像风一样永远游荡在这个世间。】


“……我,”银发精灵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他抿住唇似乎想忍耐什么,但终于还是喑哑着放弃了,“我最初索求真名的时候,可没想到会害死少天啊。”


【我也没想到会找个男人来当我的“命定之人”啊——而且还是个和我种族完全不同的家伙!我可是相当稀有的光龙,光龙好吗?要是当初没有你这个黑心术士横插一脚,等我成年后,追我的雌龙大概能环绕蓝雨领地两圈!】黄金龙努力拍了拍尾巴尖。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欲盖弥彰的欢快语调,抬起头用冰凉的、鼻尖上的鳞片轻轻碰触上术士的指尖,【不过既然向你交出真名,那么就没有再后悔过——龙是严守约定的生物。】


黄金龙的身体,在光芒之中彻底崩坏。






14、


高英杰骑在灭绝星辰上,在不远处的高空凝视着龙王死去时的那神圣而壮丽的光芒。


他知道那个人造的精灵大概很快会变成意图毁灭世界的恶魔,也在全心解读着龙王死去那一瞬间逸散出来的“契约”,试图还原这不断束缚着一任又一任龙与契约者的【根源】,但他的潜意识却已经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同样悲哀的那一天,只剩下大脑和身体还在冷静地运作着。


【我会一直看着你。】还带着温暖的手掌似乎在这一刻又回到了他的额上。即使作为寿命漫长的白精灵也已经成年很久的魔道王就那样安静地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被龙王死去时的光芒所刺痛,慢慢流下泪来。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