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叉琴)论挑衅顶梁柱的后果

谢谢@向天墜落。 太太的梗wwww太太新年快乐w
虽然看不出来但的确是叉琴,以后大概会发展为强强,你信我(然而还并没有脑到以后(。
其实这就是个没头没尾的脑洞我会说么OTZ
以上




夜叉是这个养老寮里面最小的一只。
寮里的阿妈是个貌似有点惫懒的亚洲人,每七天最多也只有三四天领着式神小姐姐小哥哥们忙得团团转,其余时候都不怎么能见到人影。召唤到夜叉时也不过是诧异地“哎”了一声,然后就把他抱出来放进了结界,偶尔闲暇时才让别的式神把小夜叉抱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夜叉从小就是个好斗的熊孩子。
自从觉醒成为少年模样以后,总是在抓紧着各种机会撩猫逗狗(x。只不过平时在外面能够打架的时间不多,结界里的白达摩们在小夜叉的挑衅和攻击中又总是摇摇晃晃像个不倒翁,时不时还发出一串魔性的笑声,小夜叉很快就对这种奇怪的东西失去了兴趣,开始抱着每天能分到一点做零食的红达摩切片,观察起了结界外面的世界。

阿妈经常长时间带出去的有六个大式神,姑获鸟和鬼使黑都是秒天秒地的输出,椒图是妹子小夜叉也不屑去欺负,座敷的位子他也没法胜任,至于莹草……
小夜叉想起了阿妈给他一串火灵带去打野队,结果队友不给力害得莹草单挑大蛇的恐怖画面(。
可是夜叉不想放弃,他也想挤入那几个强大式神的圈子中。

——于是还能怼着试试的好像只剩一个了。小夜叉将视线投向那个白色长发的男人:虽然那个叫妖琴师的家伙好像也经常被阿妈拉着很长一段时间不回来,但那人好像从来没有单独带过队……应该也是辅助吧?
好像叫拉条?
想起前几天自己打翻的山兔,小夜叉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过了几天,乘着阴阳寮的几位阴阳师不在的时候,夜叉向妖琴师发起了挑战。
“喂,本大爷要向你挑战!”怀抱着古琴的大妖怪淡定的看了看快杵上鼻尖的武器,又慢慢抬头看了看刚刚成长为少年的年轻妖怪,嘴角挑起,露出了一个——充满狂气的笑。
“真拿你没办法啊。”
“那我就弹奏一次,就一次。你就跪在那里,安静地听吧。”


一起外出办事的几个阴阳师在寮门口一起停步。
“……是【那个】吧?”看着被琴弦悬空吊在树枝下面的某个式神,神乐有些迟疑地轻声问她的哥哥。
“……应该是【那个】。”源博雅的额头上似乎也有冷汗低落。
“好像很久都没看到那个人出手了啊。”晴明以折扇点唇,露出了怀念的微笑,“自从整个寮的主力被他一手带大后,感觉已经让他悠闲很久了。”
“....”温柔的八百比丘尼同样笑而不语。
于是他们一起无视了某个熊孩子,继续带着新的达摩回家了。

嗯,完了(。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夜叉被琴音全程混乱的恐惧#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