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狗崽)每天回寮都看见妖(lao)狐(po)在作死

脑补的是“每天回家都能看见老婆在装死”的日文版,别跟着唱了歌词基本对不上的(。

更多的就是写一写脑洞(躺)感觉自己写不出脑内画面的万一……所以先放个大概,到时候可能还会再完善

照例OOC有,拍砖请轻轻拍x

这是一个一点也不变态反而很帅气的大崽带着一点也不中二的小天狗长大,最后成功养成的故事(bu




打完御魂回到寮里看见妖狐倒在地上

棺击一记正中面门血在地上流淌

如果看到这样场景你的反应会是怎样

会不会默默退后一步试图把门重新关上


“你回来啦。”

无意间转头看见我的妖狐

冲我招呼了一声

只是这样血还在流着的样子真有点恐怖啊

先去洗一洗再说话不行吗


每天回寮都会看到有妖狐在作死

每次作死还总用的是各种不同的姿势

虽然头痛但有时还是会忍不住去想

明天他又会把寮里折腾出什么情况


有一次抢了院子里莹草的蒲公英被追杀

还有一次为揪阎魔云朵被判官扔进水池

看着他被三尾埋胸还不忘向我的方向伸手求救时

真的很想一记风袭直接打晕扛回卧室


每次闹完后可能还需要打扫现场

顺便把某只身上的凌乱皮毛揉干梳亮

看着挨了风袭的某只白团子懒洋洋地趴在腿上

除了叹气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有妖狐在作死

每天似乎都比昨天更夸张

所以现在我基本能摆出最淡定的模样

就像根本没看到一样



长大之前他是主力经常带着我和狗粮

折扇一点十连以上张扬帅气到无法想象

也曾站我背后环住肩膀教我捕捉风的方向

大蛇嘶鸣魂火在手你的头发垂落我的肩膀


长大以后我变主力身负重担越来越忙

总以为这一切都很正常

脱掉针女亲自挂我身上的妖狐到底过得怎样

我却好像从没认真去想


每天回寮都会看到妖狐他在作死

每天打开门后都热闹非凡

这是不是他怀念“养老”之前日子的方式

好像我从来都没去想


每天都用不同捣乱方式迎接回家的我

每天欣赏充满爱的表演

这大概已经是我们最甜蜜的默契

大概也包括梳毛梳到亲在一起?


每天回寮都会看到妖狐他在作死

看他做出许多意料之外的事

今天的他又会以怎样特别方式的去找死

我做好准备后推开了门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