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首无x童女)无题

攻受画符的拉郎CP,终于写完了顺手一发

渣,OOC,慎食

以上


首无第一次见到童女的时候,成功地把这个抽抽嗒嗒的女性妖怪吓得哭都不敢哭了。

这个场景如果以上帝视角来看的话有些微妙。首无本是来寻找自己头颅的。他被赶出军营后,遭到了记恨他的人指使来的乌鸦袭击,然后因为没有在疾奔之外的地方使用过妖力而被夺走了头颅。

他的头颅被故意挂在了高高的枝桠上,头发和树枝缠在一起。做完了这一切的乌鸦们“啊啊”叫着飞开,而他透过枝桠,看见了下方的一抹暖黄。

那是一只孩童模样的小女妖怪,一边抹着泪一边小声喊着哥哥的样子娇弱又稚气,却又隐约透出一种被精心呵护教育出的涵养来。再加上那一身嫩黄的羽衣,就更像一只被骤然赶入野地的金丝雀了。

“……喂。”虽然对这种军营里根本不会看见的娇弱生物有点怵,但实在没办法的首无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叫道。

果然又被吓到了……看着猛地一抖连哭都暂时忘记了的小女妖怪,首无觉得很无力。

“可以……帮忙把我从树枝上放下去吗?”他努力放柔自己的声音,顺便思考着措辞——只可惜从小就在军营中长大的孩子能有多少措辞可言?不把话说的像是在讲鬼片就不错了!

不过,好在他遇见的也并非什么脆弱又胆小的普通妖怪。作为跟随安倍晴明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式神之一,童女在渡过最初的惊惧后也勉强镇定了下来。即使后来循声找到了首无的头颅,又被没有头颅的身体扑了个正着,剧烈颤抖的手臂也没有将他突然放开丢下。


“……这是你的身体吗?”嫩黄色的柔软羽毛环绕着首无的头颅,泪水一滴滴打在他的脸上。就算吓得手臂都在发软,小小的女妖怪仍然在尽力护着手上的头颅,生怕错交到了敌人手中去,“放回去的话……我就能去找我的哥哥了吗?”

“……嗯。”磕磕绊绊地指挥着身体将头颅按在已经没有了脖子的空口上,首无反手牵住就要飞离的女童,“我护送着你,一起去找你的哥哥吧。”



开放性结局……然后大家自己脑补吧,我先撤了(捂着自己的肝撤退x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