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乔王群接龙·没有吃完的午餐

不过到了最后,他们同样也没吃好那顿和早餐一样命运多桀的午餐。而打断了他们用餐的人表示,自己除了最后没有从门外敲门进来,而是直接被传送到客厅一角之外……基本也算是走了正确流程的。

“灰月?!”对于这位不速之客,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的乔一帆有些讶异。

“嗯……第一次见面,master。”小小的刺客微微低头,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打扰到master们了吗?但是一寸和留行请帖上的婚礼时间快要到了,大家都还是很想要master们的祝福的。”

“请帖?”虽然在某些群里的确看过各种恶搞自己和杰希(或者他们操作的两张卡)之间的婚书或者结婚契,但第一次遇到实际情况的乔一帆也和王杰希一样觉得有点懵。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之前遇见的某件怪事,“等等,难道之前突然放在床头柜的……不是我不小心带出来的粉丝赠品?”害他一觉起来还以为自己的某些私底下的“小交流”露了馅,重新藏好之后还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

“嗯……一寸之前有说过,是放在mas的床头柜上的。”灰月点头证实了对方的猜测,“master们没有收到吗?”

“收到是收到了……”不小心暴露太多东西的乔一帆僵硬着不敢去看王杰希的脸,“现在就要走吗?”

“嗯,master跟在我后面来就是啦!”重新踏回传送阵中的灰月在微光之中消失了身影。就在乔一帆踟蹰的时候,王杰希已经泰然自若地拉过他的手,直接走向传送阵。

“走吧,留行不是说他们已经在等着了?”



一瞬间的黑暗后便是艳蓝色的天空和翠绿的草地,还有不远处教堂的尖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钟声悠扬而厚重,大群的鸟儿掠过教堂前面被各色花朵和各种技能特意装饰过的场地。陡然出现在这里的两人看着一大群奇装异服的账号卡们,只觉得像是掉进了兔子洞的爱丽丝。

手执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圣经而不是十字架武器的冬虫夏草正难得认真地给两位新人主持婚礼。站在牧师前面宣誓的一寸灰和王不留行穿着比平时更加繁复而华丽的服装,相同的金银纹路在纯白的底色上闪闪发亮。



“啊,一寸和留行的master!”认出了两人的账号卡们纷纷让出一条路来。执着伞蹲在树枝上的某位青年还在他们经过时顺便口头“安慰”了一下“要嫁儿子”的王杰希。微草的其他账号卡们站在最里层的地方望着两人的到来,领路的灰月“咦”了一声小跑向独活,有些不解有些焦急:“我们…来晚了吗?”

“没有……不如说来得正好。”独活瞟了一眼已经换回日常服装的飞刀剑和流云,以及不远处隐约有些骚动的某群人,低头摸了摸小刺客的头发,然后给几人让出了空位。


“……好了,婚礼仪式到此结束,你们可以互相亲吻了。”一场婚礼总算是到了头。客串婚礼主持的冬虫夏草抱着借来的厚重圣经功成身退,只留下刚刚交换完戒指,还执着手的两位新人。片刻的犹豫后,在一片混乱之中,身着白底银纹婚服的阵鬼先凑过去吻住了恋人的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