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一寸灰x王不留行)吐花症

此梗来自于群里讨论。

欢迎加入乔王小火炉(305228787)

OOC依旧,以上。


荣耀大陆上最近正在悄悄地流传开一件事情——

据说微草的魔术师王不留行,居然得了和人类一样的花吐病。


流言的最初起源是蓝雨的流云,据说他在瞒着蓝雨的两位大家长,将索克萨尔新制作的侦测类魔具使用到微草时,意外看见了王不留行突然捂嘴挡住口中花瓣的动作。虽然魔术师随之而来的反击迅速阻止了魔具的继续运行,但是动态视力绝佳的流云已经将全过程用眼睛清晰地记录了下来。

在旁敲侧击得知王不留行据说已经“独自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新魔法”后,整个荣耀大陆顿时更加热闹了。账号卡们自有一种互相无视距离的交流方法,这流言的火头一起,便犹如落入油锅里的水一样,愈演愈烈。

【也许没那么严重呢……我们也并不是人类啊。】

【但是患了花吐病的我们,也不能以人类的病症结果来判断吧。】

账号卡们像是不引人注意的夜风一样窃窃私语,整个荣耀大陆的眼睛一时间都聚集到了三个月之后的未来。

——其中也包括了一寸灰。



(已经一个半月了。)砍死了属于自己任务范畴里的最后一只怪物后,兴欣的鬼剑士抬起头遥望着微草大家长所在的方向。从刚刚得知消息为止已经一个半月,加上之前隐瞒的时间……悲观地说,如果真是传说中花吐症的设定的话,王不留行的寿命应该已经所剩无几。

(但是……)

(但是王不留行前辈……完全没有想找人解开的样子啊。)

一寸灰默默地低下了头。就像是屏幕外的master对王不留行的操作者一样,他暗恋对方已久。这次得知王不留行患上花吐症后,更是将从前无意识搜集倾听有关王不留行情况的习惯转到了明处。本以为这一次逃不过一个默默祝福的结局,结果……

一寸灰低头看着自己的刀,却不防被人从后面拍了肩膀,“君莫笑前辈?”

“不去看一下吗,小灰?”扛着大伞的散人将脸凑过来,“就算是被拒绝也好,总要尝试一下吧……你已经一个多月都不在状态了啊。”

“君、君莫笑前辈?!”

“就当前辈我给你放假了!记得别把自己嫁出去啊!”散人将身材相对矮小的阵鬼给拍了个趔趄,“老是犹豫的话,幸福可都会跑掉的。”

“是…是!”




话虽这么说,但一寸灰真的站到王不留行面前时,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王不留行的房间里隐约传来了陌生药剂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一寸灰的错觉,他总觉得面前这位强大的魔术师变瘦了,就连脸色也有些苍白。

“您……”那么喜欢那个人吗?喜欢到即使伤害自己也不告白?

“一寸灰?”所有的苦涩一时都噎在喉间。一寸灰忍耐住突然剧烈波动的情绪,在对方略带疑问的声音中,给了王不留行一个吻。

——一个闭着眼睛的、破釜沉舟的深吻。

(喜欢您……)

(即使不能痊愈,和你得同样的病也好……)

一吻完毕的时候一寸灰再也不敢抬头去看王不留行表情。他甚至暂时无法回忆起刚才接吻时王不留行到底是什么反应,只记得自己好像当时哭得一脸惨兮兮……

“……进来吧。”最后还是王不留行先发了话。

于是一寸灰跟着对方的脚步进了门,看着王不留行把一锅药剂收尾。

“我要说两件事。”微草的大魔法师低咳一声吐出半片花瓣,然后毫不留情地将之揉碎在掌心,顺便将水晶瓶里的药剂一饮而尽,“不管你之前想的是什么情况,但我要说——吐花瓣只是之前一次药剂实验的副作用而已,虽然终止它很耗时间,但它对我的身体并没有影响。”

“其次……”看着耳根都红透了的一寸灰,王不留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如果我没有会错意的话——可以啊。”

关于……你喜欢我,然后我们俩来谈个恋爱这种事。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