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江周江无差)美人鱼和石像

借 @夏锦寒 的梗开的脑洞www

原梗在这里:http://banxiajinqing.lofter.com/post/1d4f968e_9523be3

美人鱼江x被石化的王子周,中间有美杜莎李轩和古石像吴羽策串场,名字顺序不代表攻受√

部分借鉴安徒生童话√

以及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x

然后就这样?

以上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

      江波涛就是生活在这水下面的一条人鱼。他的人缘很好,这让他总会不断得到一些其他小人鱼浮上水面时收集到的东西。然后他又把这些或有趣或在海底不容易见到的东西分给其他还不能浮上水面的小人鱼,这也让他在族群中变得更加得受欢迎了。

       而江波涛唯一舍不得送出去的,是一尊精致的石灰石像。那是一个就像是浅灰色的石头所雕刻出来的、俊美的男子,跟一条遭难的沉船一同沉到了这片海底。江波涛将他艰难地拖出沉船,一路带回了自己的住所。又不知出于何种心态地,将他藏在了一棵玫瑰花那样红的水草中。这棵水草已经生长了很久很久,久到已经长得就像一个小型的水草丛了。那些繁密的枝条顺从地任由江波涛将这石像藏在主根旁边,再裹缠在石像的身上,就像是极为喜爱这座石像一样。

      不过也难怪。这座石像的确比江波涛曾经在沉船中见到的任意一份艺术品都要美。不知是哪位巧手的工匠将头发丝也雕琢得清晰可见,甚至比那些落入水里的人类更加英俊好看。只要看到这个石像,江波涛就会感觉自己的心里迅速平静下来。

       就在江波涛以为自己的一生大概就这样平静又热热闹闹地过去了的时候,他的住宅里面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位眼睛上蒙着黑布,如果褪去眼角指尖的蛇鳞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类的男人牵着一个【活着】的石像敲响了他家的大门。

     “那个、周泽楷……我说的是你带回来的那个石像,”沉默一会后,还是自称为李轩的男人先开了口,“如果他能变成人的话——哎哟!”

    “我就直说了吧。你带回来放在水草里的那个石像其实是个王子,只不过被这个笨蛋给石化了。”似乎略带嫌弃地踢了踢某个笨蛋,与其同来的、自称为吴羽策的石像简要地解释道,“因为那时我正好也出了点小问题,找过来的时候多费了很多时间,如果再不及时救治的话,他就会变成真的石像了。”

    “所以,你愿意出让这个‘石雕’吗?”


   “……不。”

     漫长的沉默之后,被这样惊人的真相吓了一跳的江波涛难得虚弱地否定了对方的提议,“如果真如你所说的话……我还是尊重小周自己的意志。”

   “他该是人类而不是物品。”


       于是吴羽策在附近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开始熬药。而江波涛也不再热衷于混在人群当中。他暂时告别了所有的损友,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他每天都会去看看熬药的进度,然后就去石像那里说说话。随着剩余材料的逐渐变少,江波涛越发变得焦躁起来。活着的人类是不可能到达海底的,这样一服恢复石化的药剂下去之后,留给他们的就是永别。

     “好想知道啊,你褪去石头的灰色之后会变白吗?像是沉船里的那些衣着富贵的人一样,还是会变黑,像是船上那些水手一样?”江波涛倚着石像,难得的感觉到了怅惘,“可是,我没办法再看见你了吧……”

       将鱼尾割裂成人腿的药方在很久以前便已经随着最后一个被排斥消失的海巫女失传,即使是想要交换也已经无能为力。

      分别的时候很快就来了。江波涛看着石像在被灌下药剂以后渐渐褪去了灰色,然后他抱住那个正在渐渐恢复人类的柔软的“石像”,迅速地向着活人才能生存的海面游去。他游得那么轻快那么迅速,就像一个水泡一样地冒出了水面。

     当他把头伸出水面时,太阳已经下落了,可是所有的云块还是像玫瑰花和黄金 似地发着光;同时,在这淡红的天上,大白星已经在美丽地、光亮地眨着眼睛。吴羽策选择的时间非常准确,这样晦暗不明,并且还在逐渐黑沉的世界的确十分适合迁徙和离别。

    “再见啦。”他看着怀里那个已经不再像是个石像的王子,带着轻微的叹息声这么说着。夕阳仅存的余晖落在黑发的王子脸上,让这位王子的脸上如同被注入了生命一般显得鲜活起来。不过他的眼睛仍然是闭着的。 江波涛把他透湿的长发理向脑后,然后伸出手准备交到同样浮出水面的李轩和吴羽策手上。

    “不想一起走吗?”吴羽策并没有马上接过周泽楷,而是反问了江波涛一句。大概是因为要赶时间熬制出来的原因,这位理应不会感觉到疲惫的古石像也难得地露出了些许倦意。但是他依旧像是察觉了什么一般,重复了这个看似多余的问题,“不一起走吗?小周应该也会高兴能看到你的。”

   “他快醒了。”江波涛摇摇头,再次想要将怀里的人递出去。

   “ 你好像忘记了一点东西——”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吴羽策再次拒绝了他伸过来的手臂,“既然我会做让石像还原成人类的药剂,为什么我就不会做让人鱼变成人类的药剂了呢?”

     黑发的王子终于在江波涛的怀里发出了标志着苏醒的第一声咳呛。



最后吴羽策依旧是跟李轩一起离开的。

“阿策。”拥有着能够石化所有活物的眼睛的美杜莎追在古石像的身后,“阿策也是被石化后做成的吧?为什么不喝下药水呢?”

“……”回答他的是吴羽策的一脚。

所以说,每天呆在石化源头旁边,还需要喝什么药水呢?

反正都是会再次被石化的。

(不过……真正的原因,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吧)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