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周叶周双结局)狐狸和白狼

OOC严重,慎食

有肉星……然而刚才已经收到了开LO以来第一次屏蔽……噫(沉思如何修改)

最后这次周叶部分换成了图片(躺)再不出来就直接叶周吧,吃素有益健康x


向给我打了鸡血的原作者 @靴下猫腰子 致敬(鞠躬,以及希望腰子大大过来看到这篇崩文的时候不要打我脸x)

结局时先是清水的叶周线,然后是周叶,请大家视情况取用

唔……大致就这样了?(捂脸抱头蹲下)


叶修狐狸从他小时候便觉醒了一种名叫“手贱”的天赋,特别喜欢随机推点什么下坡滚着,比如叶秋,鸟蛋乐乐,还有鸟蛋乐乐……

所以说,后来(居然能)从蛋里孵出来的极乐鸟张佳乐不仅没有变成山鸡,更是在“瞬间变换飞行线路迷惑敌人”的百花式飞行方法这一技能点上点得极高,叶狐狸堆积出来的高额仇恨简直功不可没。

——直到后来,他发现了一个小家伙。


遇见那个小家伙的时候他还是一只牙都没长齐的幼狼,毛绒绒胖乎乎,毫无戒心地在山坡的一侧不断徘徊,嫩声嫩气地一声声叫着,呼唤着同伴的帮助。

(哎呀,还是个没有经过世事险恶的小家伙啊。)叶狐狸凑近看了看这只毛绒绒的小白狼,而对方也懵懵懂懂地回看着他,黑黝黝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和好奇。这样毫不戒惧的小表情不知怎么就引逗起了叶修的某种恶趣味。他伸出爪子,轻轻戳了戳幼崽膨松的毛发。

“哎呀,你还真是圆啊~”他又凑近了一些,看着那只幼崽被烟叶的味道熏得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都看不出你是什么动物了。”

“……呜?”似乎是语言不通,那只幼崽并没有听懂他的话语。但是,来自直觉的警告已经让幼崽有些不安起来。

“不然,就叫你‘轱辘’吧。”看着小幼崽依旧茫然的神色,一向还是算比较爱护幼崽的叶狐狸不知怎么就将对方从草坡上推了下去,看着对方咕噜噜地滚成了一个白色的团子。

——嗯,手感不错。因为深知这一带草坪的柔软度,叶修并不担心小白狼的安全。他没心没肺地看着小白狼在下坡趴着当了会毛垫子后突然头也不回地跑掉,简直要在上坡笑成了一只狐狸犬x


后来不知怎的,不管再想推什么东西,只要搭在东西上,叶修的爪尖总是会泛起一种绒绒的幻觉,就像是小白狼柔软如云朵的毛发。那样轻柔的幻觉隔离在叶修和他爪下的物体上,让他对“推东西下坡”这一曾经乐此不疲的游戏产生了莫名的倦怠。他曾经也试过去推毛皮爪感最好,但因为不想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全是草叶沙土而一度丢弃在“可推列表”外的叶秋,但是那云朵一般柔软的幻觉依旧没有放过他。

久而久之,叶修也就把这个童年时最为喜欢的游戏所渐渐遗忘了。


——直到那一天,轮回兽群的新首领来袭。


“轮回的新首领攻过来啦!”那天的嘉世兽群一片混乱,时不时传来兽类吃痛的哀嚎。叼着烟叶的叶修站在最高处向下望去,恍惚间看见了一道白色的闪电。

不,那是一只敏捷而矫健的成年白狼。他一路直奔着叶狐狸的方向而来,敏捷而矫健地躲开沿途的攻击并还击,金色的眼睛里全是年轻兽类特有的锐气。

叶狐狸的爪子下不知为何又升起了那种绵软的幻觉。他看着跃上山头即将与他近身战斗的白狼,不知怎么就模模糊糊地想到了另一个白色的团子。

“你是轱辘吗?”他看着动作突然顿了一下的白狼,在那双带点绿色的眼睛里看见了一只微笑着的自己,“原来真的是啊。”

就像是某种条件反射一般,他伸出爪子,将白狼再次推下坡去。


长大的白狼已经灵敏得今非昔比,只见他一个旋身外加尾巴一拉一裹,两位兽群的首领就一起做了一对儿的滚地葫芦。

幸好这山坡的下面接的是一小段林地,也幸好他们完美躲避了各种树丛和灌木,顺利地躲过了各种意义的视线。因为体型的原因,叶修狐狸基本上被整只裹进了白狼云朵一样柔软而温暖的腹部皮毛中。嘴上的烟草叶子不知道在翻滚间掉在了哪里,此时叶狐狸只感觉自己的鼻尖嘴边全是白狼的气息。白狼的身上没有叶狐狸不太习惯的、猎食者的血腥气,反而带了点一般草食动物才会有的香甜,外加一点暖洋洋的阳光气。

他们一直翻滚到树林深处才停下来。叶狐狸趴在缩着脚爪的白狼身上缓和着之前不断翻滚所带来的晕眩,一抬头就对上了白狼如同幼年一般黑黝黝的眼睛。

白狼此刻的形象并不是那么美好。因为之前的一路翻滚,他的皮毛已经不如最开始那样顺服,纯白的长毛中也夹杂了一些草叶和沙土。阳光透过树叶细小的缝隙照在白狼的脸上,模糊了一切不美好的细节。叶狐狸看着那双盈满了委屈和复杂的、黑黑亮亮的眼睛,不知怎么就凑了过去。

他们默契地同时闭上了双眼。白狼含着狐狸吐出的那一点点舌尖一下一下地舔着,像是在品尝着什么特别甜美而易化的糖果,满满的小心和珍惜。


———————————————于是打个分割线——————————

叶周

叶狐狸的心就那么地突然被撞动了一下。他睁开眼睛,从白狼的身上爬了起来。

“不要动,小周。”一只前爪轻轻踩在不断起伏跳动的胸膛上,叶修再次在白狼的眼中看到了一个微笑的自己。而之前还因为疑似被抓包而羞窘的白狼也重新安静下来,就像是最初那只小白狼一样缩着手脚,茫然而信任地看着他。

——于是叶修轻轻舔咬了一下周泽楷的耳朵。


“!”

“好啦,作为首领离开那么久,也该回去了。”狐狸从滚烫而僵硬的白狼身上轻快地跳下来,转身向外走去。

白色的尾尖裹上白狼的大尾巴,一触即离。

“对了——滚草地这件事,其实还蛮好玩的,对吧?”

“……呜/////。”


(PS:据说猫类咬耳朵是调情,玩尾巴是求【】……虽然这两只不是猫科,但还是自动带入脑补了)


——————————————我是周叶结局的分割线————————————



完了(。


评论(1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