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喻黄)向日葵和松鼠

给自己的纪念礼物。(没忍住还是打了喻黄TAG……OOC成这样你们别打我啊,蹲)

喻黄双箭头,因为是片段集合所以跨度很大,很多想写的情节都没有表达出来。如果看不明白的话可以留言O O……

“它”和“他”不太统一。OOC绝对有。

以上



1、黄少天是荣耀山谷里的一朵特别话痨的向日葵。

话痨到什么程度呢?话唠到当年荣耀山谷一致提议要把黄少天赶到山谷边缘减轻噪音污染的时候,所有能投票的植物基本不是投了赞成票,就是弃权,装反对票的箱子连续三天都空空如也。

不过,这大概也不全是黄少天的错。成了精的植物寿命太长,对于普通植物必不可少的开放和随之而来的授粉、结果等程序,对他们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他们已经有了对普通植物而言堪称漫长的生命,自然不用再担心族群的延续。

从一生基本都只为开花结果而忙碌的普通植物,到开不开花都无所谓的精怪,其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而黄少天,大概就是在这巨大的时间差异前,不小心选错了消遣方式的那一小撮吧。

于是,黄少天就那样十年如一日地顶着一朵就是不结果的向日葵,屹立在荣耀山谷的边缘坚持不懈地烦着,风吹起来的时候声音传播范围还要增加,就像是要烦死荣耀山谷的所有生物。


【其实又不是我想这么烦的。】黄向日葵每次看着自己身边野草野花们刚化形就跑出老远,自己也有些郁闷。他实在是太想找个人和他一起说话了。不要吐槽他,不要只是单纯的听着,就是单纯的和他说话。

“如果真的有谁的话……”向日葵第一次嘟嚷的那么小声,“如果真的有谁肯一直听我说话的话……”

【嗯,会怎样呢?】

大概冥冥中也有某个意志想要知道这句话的后文吧。在冬天临近尾声的时候,黄少天捡到了一只似乎是出来觅食,结果晕倒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松鼠。




2、喻文州是山谷边森林里的一只有点行动缓慢的松鼠。

嗯……行动缓慢到怎样微妙的程度呢?大概就是从秋天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准备,但是每年都只能勉强着挨过冬天的程度吧。

但是今年的冬天不知怎么回事,居然比往年来得要更加得长而有力得多。眼看着囤积的存粮将要耗尽,在自己家搜索了一番附近也一无所获,本来还希望着能再次够挨过这个冬天的喻文州有点坐不住了。喻松鼠看着越来越少的食物,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之后,终于在冬天的尾巴里下定了决心。

它吃掉了残余的所有食物,藏好自己的洞穴,然后循着记忆出发了。


3、喻文州向着记忆里的方向前进着。他记得他曾在某一年的夏天,看见过一朵特别漂亮的向日葵。

那朵向日葵就长在他们森林隔壁的山谷里,据动物们说,那里是许进不许回的禁地。喻文州也曾听说过蛮多动物擅自闯进旁边山谷结果再也没回来的流言,自然不会贸然前进。所以它只是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大致记了个方向后就跑掉了。

——只是从此以后,喻文州再也没有办法摆脱那朵向日葵碎金一样的花瓣。

(真美啊。)偶尔空闲下来的时候,它的眼前就会浮现出那一朵漂亮而宽大的花盘。喻松鼠夸赞着记忆里那漂亮的花朵,就像那花是自己所亲手栽种的一般,满心都是欢喜。

现在,它要试着去找那朵向日葵了——不知道为什么,喻松鼠冥冥中就是有种感觉,觉得那是一株特殊的向日葵。

觉得它应该一直都还在。


4、喻文州最后还是倒在了那朵向日葵的前方不远处。它饥肠辘辘,又冷又累,一时间只想马上睡过去。

但它还是有点不甘心。

于是喻松鼠努力打起精神,趴在那里恢复着体力。等了一会后,突然有一双带着些许香气的手将它从地上捧了起来。

——人类?!喻松鼠一瞬间被吓得毛都要炸开了。它一骨碌坐起身来,却看见了一个和以往它远远看到的人类不同的、身着黄色衣装的少年。

“哎,你是谁啊?是误入荣耀山谷的吗?不过我说也是,一般动物好像都绕着这里走的,你看起来蛮精明,估计也不会傻头傻脑地往这边撞……”少年一边嘀嘀咕咕着,一边很好奇地用指尖戳了戳它——喻文州从他的手上再次嗅到了一股好闻的、葵花籽一样的气息,“话说,我叫黄少天,是你身边那株向日葵,本来应该住在荣耀山谷里面的,结果……”少年又嘀嘀咕咕地交代了一大串,像是要喻文州评理一般将自己被赶到山谷边缘的起因经过结果都交代了个底朝天。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的手心耐心听着,不时“吱”“唧”几声作为回应。黄少天絮絮叨叨了一大串以后,终于将关注投向了喻文州,“啊……对了,刚才我好像看见你很虚弱的倒地上了?是饿了吗?”得到喻松鼠的肯定后,黄向日葵更尴尬了。他抓了抓头发,捧着喻文州站起身来,一脸义无反顾地往山谷里走去,“今年我也没结果啊……干脆我带着你去问问那些带着果实的家伙吧……”


喻文州第一次知道,自己森林旁边的山谷居然是这么神奇的。

他看着黄少天和竹子变成的青年对喷,去翻某片草药叶子的时候被无风自动的叶片打了手,还看到了顶着花朵四处乱跑的花妖……很多山谷里的精怪在和黄少天说不了几句——或者说是被黄少天单方面唠叨几句——之后就纷纷露出了无奈或者“受不了你了”的表情,掏出不知从哪里来的果实就往黄少天的脸上或者手上扔。而黄少天就负责伸手接住这些果实,然后一边大大咧咧地道谢,一边将果实递给还趴在他另一只手上的喻文州。

一边啃着各种果实,一边跟着黄少天跑过了大半个荣耀山谷的喻松鼠第一次直观的认识到,原来自己喜欢的这一朵向日葵是那么有人气啊。


5、在荣耀山谷度过了冬天的尾巴后,喻文州要回去了。

随着春天的临近,荣耀山谷和外界的隔离开始再次变得明显起来。黄少天找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将喻文州送出了山谷外面。小小的松鼠窝在黄衣少年的手心里一言不发,就像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一样。

黄少天将喻松鼠放在了山谷外面的一片树荫里。

“虽然很高兴终于能有一只松鼠能听我说话啦。”黄少天看着喻松鼠,“但是荣耀山谷春、夏天是没办法进入的……虽然我完全没有弄懂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原理就是啦!”

“如果还想来的话,就等秋天吧。”

“到时候……”黄少天的声音突然顿了顿,“你喜欢吃葵花籽吗——哎哎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我就觉得你既然喜欢吃果子,应该也会喜欢葵花籽的!反正我觉得葵花籽应该会很香,因为我都……”

“……”仰头看着黄少天脸上有点紧张的表情,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它将小小的爪子搭在了黄少天的肩上,“那就一言为定了,少天。”


6、又一个秋天来临的时候,黄少天的向日葵本体终于开始结果了。

向日葵种子终于要成熟的那天,黄少天再次将喻松鼠带了进来,放在了和自己齐高的向日葵叶子上。

单薄又有力的向日葵叶子稳稳地托住喻文州的身体。喻松鼠有些疑惑地看向把自己捧上来的黄少天,但对方却微红着脸移开了视线。

“咳…那个,喻文州……”黄少天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被猫给叼走了一样,“你喜欢葵花籽吗?”

“我喜欢少天。”喻松鼠的眼睛很明亮,似乎正在微笑。

——一瞬间,整个花盘的葵花籽都彻底地成熟啦。


7、这一年的,喻松鼠终于过了一个从头到尾都饱饱的冬天。他坐在自己的窝里,抱着唯一一颗将来会重新长成向日葵的、种子状的黄少天,觉得整个冬天都是温暖而热闹的。

至于喻松鼠吃多了荣耀山谷的食物,结果也和荣耀山谷的植物们一样有了人型的未来——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