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和风五十题·蝉时雨(策瑜+瑜乔向)

零五. 蟬時雨(特指暮秋时分频繁的蝉鸣)

【“公瑾,那些虫子叫的可真欢快啊!”“是啊……好一场蝉时雨。”】

小时候的孙策,就已经充分显示出他撵鸡逗狗的闯祸天分了。特别是每个夏天,不断的蝉鸣总是催的他静不下来。

每到这时,周瑜就会非常的头痛。因为这时的孙策总是会被外面长久不息的喧闹吸引,不仅不会听他的任何说教,还会想方设法地将他往太阳地里拖。

“夏天就是要泡在水里才比较舒服啊~对吧公瑾?”

“孙·伯·符!”

舒城夏天的蝉鸣里夹杂着孙策装模作样的痛嚎,就像是周瑜发梢衣角滴落的水滴一样,慢慢的就这样过去了。


【“伯符,你看那一场蝉时雨……”】

赤壁的火烧起来的时候,像是陷入了一场幻觉一般,周瑜的耳边似乎又想起了聒噪的蝉鸣。

对面江边的船舶似乎在恍惚间被拉长,变成了舒城繁密的树林。无数的鸣蝉似乎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一般,在火焰中此起彼伏地叫得更加大声。

“孙策……”周瑜的唇微不可见地动了动。他感觉有点冷。仿佛已经被不远处的那一把火烧尽了全身的热量。

“周瑜大人?周瑜大人?”身边小兵疑惑地轻唤声让他清醒过来。他抿了抿唇,似乎自己从未在刚才对着这火焰发呆过那么久一般:“开始追击曹军吧。”

“是!”





【“周瑜大人,那些蝉叫得好讨厌!”“是啊……好一场蝉时雨。”】

讨厌、最讨厌了!

又看了一眼床上被蝉鸣吵得微微皱起眉的周瑜大人,一身妇人打扮却掩盖不住满身未脱的稚气的少女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不知怎么回事,往年在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周瑜大人,现在也渐渐变得苦夏起来……}有些忧心地看了看身后的门,少女看向院子里的树,表情振作了起来——

一定要给周瑜大人一个安静的睡眠!


【“周瑜大人,你看那一场蝉时雨……”】

曾经不会苦夏的少女,也开始苦夏了起来;曾经和越来越苍白的夫君形成对比的健康皮肤,也跟着变得苍白了起来。

在那一年的暮秋,曾经以为会一直拥有着整个世界的少女,终于从无尽又短暂的蝉鸣中,明白了夫君表情里那无尽的苦涩。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