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无授权翻译)01:放っとけないと思った(凌→権)

靠百度翻译器翻译的,本体英语三级+脑补五级,平均一下还是有四级水准的xxx

若侵删(实在不会用日文写授权申请啊OTZ)

本文与02互为系列文,以上



收到了陆逊那边寄过来的加急信件。

难得地用奔跑的姿势闯进了主公的房间,并且对于将主公房间排在笔直的道路上的军师们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陆逊的加急信件,请您……主公?”


愉快的风从我这个闯入者的脸边掠了过去。

我看见了主公很少见的、伏在桌子上的、熟睡的脸。


“好像……很难得看到啊。”

虽然平时大家也都或多或少地偷过懒,但是在办公的时候打瞌睡的还是挺少见的——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这次居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侍卫在附近。

突然,主公桌子后面的窗户里飞进了几片小小的花瓣。那些小小的粉色花瓣顺着刚才掠过我脸颊的那阵风,在主公的头顶飞舞着。

“啊……”

——其中有一片花瓣,落在了主公的头发上。


明明只是想要用手碰碰主公的头发而已,却装出了帮对方捡拾花瓣的动作。不过现在并没有人看见了我这个对主公不逊的家伙,所以也没有人来责备我。

像是在帮忙梳理那红棕色的头发一样,我轻轻地摘下了主公头上的花瓣。

我一边小心地收回手来,一边注意着主公的睡颜。没有被我的动作惊动,主公已经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睡得很沉,看不到那双碧绿色的眼睛。

我一边觉得有些可惜,一边安心了下来。

我现在还无法直视主公的眼睛——那样直接的、没有任何疑问的、信赖的眼神。


【主公所做的一切我都会赞同。】

【我想帮忙守护住主公所有的东西。】

——这样的想法,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年幼时,我和主公是毫无隔阂的玩伴。等到我的身高比主公还要高几分的时候,我们也已经到了必须注意君臣尊卑的年龄。

察觉自己心思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但我确信,我对主公的喜欢,一定就像是父母之间的喜欢一样。

【但是……不知道主公想法的我,也只能精打细算着、亦步亦趋地跟着主公的脚步吧。】

因为我总是有所保留的性格的缘故,我对主公的心思应该还没有被人发现。

我能将这样的思念一直隐藏下去吗?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的确不是向主公坦白的时间。

轻轻软软的……令人觉得很舒服的风在我们身边盘旋奔跑着。挡住主公脸的头发被风吹了起来,露出主公漂亮光洁的额头来。


似乎被这舒适的风所唤醒了一般,主公微微眨了眨眼。在瞬间的迟疑之后,他准确地认出了我来。

“……主公?”

“?…是凌统啊……之前我睡着了……”

似乎因为被自己的属下看到了自己打瞌睡的样子,主公的笑容有点不好意思。他从我的手中拿过信件,顺手将书桌上的其他东西重新整理了一下。


突然,我在主公的眼睛下面看到了陌生的痕迹——那是一条红痕。

恐怕是在睡觉的时候被压出来的呢。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主公伸手去碰自己的眼角。

“主公这里…睡出痕迹了。”

“??啊、抱歉……”

“主公?您在笑什么啊?”

我轻轻碰了碰主公眼睛下面的红色痕迹,弄的对方再一次地笑出声来。

“我只是突然想到……已经好久、没听到凌统你说这句话了。”

“那是我们小时候才会说的东西吧。”

小时候的我们。天真无邪的、偶尔吵架然后又迅速和好的、属于孩子的时代。


想起了那些的主公,用一种怀念而温和的眼神微笑了起来。


“主公?”

“年幼的时候也好,现在也好……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守护着我的吧?”

主公的父亲和哥哥去世之后,主公就再也没有了小时候那种天真柔软的笑容——那种光是看着,也足以让人变得毫无防备的表情。

“主公……”

在主公没有注意的时候,在我没有注意的时候,真心就已经种下去了。

【啊啊…那是我的台词啊,主公。】

父亲去世的时候,在雨中默默憎恨着那个害死了父亲的仇人的时候。

总是陪在我身边的是主公。

一直信赖着我的守护的是主公。

被我那么痛苦而压抑地爱着的是主公。

“一直,在守护的。我、主公的事情…”


所以,请一直在我的身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