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相恋十年三十题系列(2)(吕陈)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陈宫已经感冒了很多天了。

作为吕布军唯一的一个军师,就连发烧发得最厉害的时候,陈宫都没有办法放下那堆只要没有他在就会堆积得越来越多的文书。

至于他没办法放下的另一个对象——

{吕布大人的话……大概又去练武了吧。}熬了好几天,终于能离开床的陈宫一边思考着,一边往书房走去。虽然对【只在意识模糊间看见过吕布大人来过】这个事实觉得有些失望,但陈宫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

{啊啊,没办法,吕布大人本来就……}

话在心里说到半截的时候陡然停住。站在房间门口,陈宫居然看见了在他心里大概已经不知道又去哪里了的吕布,在漫不经心的翻看自己书房里的账册。

——不,重点并不是在“漫不经心”上。事实上,能看见吕布“翻看书籍”这种场景,就足以令所有人转过去揉自己的眼睛,或者直接撞墙以求清醒了。

毕竟这个男人,几乎可以说是除了自己的武学和赤兔,基本不曾关注其他。看见“吕布在看书”这样的场景,简直就像见到了一只正在打坐参禅的狮子一样的令人惊悚。


“……吕布大人……?”陈宫小心翼翼地出声。他没有办法确认吕布到底是太无聊了才随意拿了一本账册来翻看,还是……

无数的、一个比一个更可怕的猜测从陈宫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看见那个平时对于这种琐事完全不上心的男人关上账册,将东西丢向了他的方向。

“!”陈宫连忙甩出自己的兵法简,确认账册完全没有损伤时才松了口气。但是下一秒,他的注意力就被别的东西所吸引了——


摊开的账册内,居然零零散散地多了一种陌生的字迹。

“给本大爷回去继续养病。”吕布像是对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有些不屑一般地哼了一声,转头重新拿起了另一本账册。

{啊啊,吕布大人……}怀里的账册似乎热的有点烫手。陈宫再一次地确定,效忠这个男人果然是正确的。

“吕布大人……”

“嗯?”

“我再一次确定…能做您的军师……真是太好了啊。”

“哼。”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