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饲养犬类日记(主……应该是青黑吧O O?)

和好基友探讨冷CP去了,阿庶的场合又被兴奋忘了OTZ

于是继续上存稿……结尾略神展哦www


“……狗?”深沉的雨夜中,只有一双眼睛在反射出光芒。

黑子哲也蹲下来,仔细的打量着这只跟踪了自己很久的幼犬,不过怎么看,没有养狗知识的他对于这只狗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好黑”的程度上。

“汪呜。”像是要证明自己的确是只狗一样,对方轻轻的呜咽了一声。

“一直跟着我……是不小心走丢了吗?”

“汪。”

“……我知道了。”

黑子将小狗抱起,有些别扭的握着伞快步向家里跑去。幼犬似乎也明白黑子是要带自己去哪,也可能是因为太过虚弱,只是毫不挣扎的躺在黑子的怀里。


几个小时后,一身泥水的黑子哲也看着被裹在毛巾里,已经渐渐恢复元气开始四处张望的幼犬,找出了一个空白的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了四个大字:

养犬日记


3月14日

   青峰君现在正在家里四处乱跑着。经过一夜的休息,已经完全没有了昨天我捡到他时的狼狈——啊,青峰君就是昨天捡到的那只狗的名字。

   (黑子看着自得其乐的幼犬在自己面前横冲直撞,最后在木地板上一脚打滑,撞得脑袋发晕才暂时停止了行动。他叹了口气,低下头在日记里补充了一行)大概是出于种族特性,青峰君的智商……应该也全部加点到体力上去了吧。

    今天起来的时候脑袋有点沉,大概是昨晚淋了雨吧……喝了一杯感冒药以后感觉好了很多,准备等一下带着青峰君去办理相关的宠物证件……对了,还要买一些大型犬的生活用品和食物?


3月15日

    青峰君正式的成为了我们家里的一员——不过有些伤脑经的是,青峰君似乎不太喜欢他的新窝,总是试图跳到我的床上来。

    明明店员说那是犬类最喜欢的一款房子了……真奇怪。(黑子扭头看了一眼玩够了以后懒洋洋的躺在他脚边的幼犬,转回头继续写道)我个人觉得可能是因为青峰君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狗?因为青峰君对那款销量最高的狗粮也不是很感冒的样子。

    最后青峰君还是和我吃差不多的食物,睡在我的床上……话说回来,幼犬能吃的食物应该不包括人类的饭菜吧?

    鼻子还是有些堵,不过我想感冒应该快好了吧。


3月17日

    发了一天的低烧,昨天的日记就这样断了还真是抱歉。

    因为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我把给青峰君喂食以外的时间几乎都耗在了床上。青峰君一直在床边转来转去,因为害怕传染给他,所以也只是摸了摸青峰君的头就作数。

    真是对不起了,青峰君,害你那么担心。(黑子放下笔,蹲下身抱起那只呜呜叫着在他脚边打转的幼仔,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3月18日

    今天给青峰君洗了澡。

    青峰君真的非常的喜欢水……也许是因为洗澡是能让他看起来白一点?所以我在把青峰君擦干以后,撒了一点痱子粉在青峰君的身上——不过看青峰君不断打喷嚏的样子,我觉得青峰君大概并不欣赏这种美白的方式。

    

3月19日

    青峰君真的非常的聪明,他咬坏了我刚买回来的夜光项圈——不过我后来也觉得,相比一只会在夜晚不小心踩到的狗,让别人在晚上看见一只会浮空的项圈似乎更不人道一些。

    用项圈带着青峰君去了一趟宠物医院打疫苗。青峰君似乎对自己脖子上的东西非常的不适应,一路上都想要甩掉它。可是为了青峰君能不在半路就被当做流浪狗捉走,还是请青峰君忍耐一下吧。

    一路安慰着青峰君去医院打了针,顺便问了一下食物的摄取限制,果然之前给青峰君乱喂食物是不对的,至少,在青峰君长大以前还是先吃狗粮吧。

    抱歉了,青峰君。


3月20日

    发现自己只能吃幼犬狗粮的青峰君十分的生气,哄了好久才安抚下来。

    开始试着教青峰君握手……不过青峰君似乎对“在外面玩耍”的兴趣远远大于了学习这种东西,一直跃跃欲试着想要出去。

    看着天气还不错,干脆将青峰君系好项圈后带出去运动。青峰君非常的兴奋,表现出的活跃程度让我一度怀疑他的父系或者母系中有一只是哈士奇。

    撒手没什么的……还好青峰君还记得跑够了要回家,不然我也很伤脑经啊。


…………(省略无事的几日)…………

4月11日

    我觉得青峰君终于发现了他的真爱。

    今天换了一条陌生的散步线路,据说途中会有非常漂亮的晚樱。然后,青峰君在逛到路过的街头篮球场的时候被吸引住了,为了将他从那里带回来,我不得不重新买了一个篮球。

    再然后,青峰君最喜欢的活动从出门散步,变成了推着某个橘红色的球体来找我玩耍。(黑子注视了一会用两只前腿圈着篮球晒太阳的黑犬,低头写下自己的观察结论)他似乎把篮球当成了他的玩伴,就连散步也要带着它。


………………(继续省略)


6月13日

    青峰君越长越大只了,现在人立起来比我还要高上一线……感觉不太开心,下次把青峰君饭碗里面的牛肉都夹走吧。

    最开始买的篮球已经显得有些旧了……什么时候去买个新的吧。


6月14日

    (日记纸被撕掉了一篇)

     带着青峰君去看了医生,医生说这只是青峰君开始有了领地意识,身体并没有完全成熟,只要多制止他,树立起主人的权威就好了。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尴尬了,他又补充了一句,说犬类的成熟期也就在八个月左右,如果被多次训斥后还焦躁不安的话,可以将青峰君带来做结扎手术。(虽然他说这话时青峰君的表情……就像是想要用力咬他一口一样)


6月15日

    在将青峰君从身上推下来几次之后,我和青峰君冷战了。


6月16日

    青峰君失踪了。

    本来以为只是玩的晚了些,但是青峰君直到傍晚下雨的时候还没有回来。

    冒着雨一边走一边喊过了所有曾经带着青峰君散步的路线,都没有得到青峰君的回应。

    回家写好了寻狗启示,但是我更希望青峰君只是在外面散心散的太晚而已。

(那天晚上,黑子睡在了客厅。)  


6月17日

    青峰君还是没有回来。我看着自从他睡到我的床上起就已经形同虚设的狗窝,突然觉得房间里空荡的可怕。

    喉咙有些不舒服,似乎在抗议昨天的用嗓过度。我打理了自己一下,将青峰君的狗窝放到了门外,在里面放了点青峰君喜欢的食物,并在狗窝外贴上了自己的情况,希望上下楼的住户可以谅解我的行为。

    带上手机和昨天做好的寻狗启示,我出门了。


    将寻狗启示印了很多份,在青峰君可能出现的墙上全部贴上,给来看启示的行人每人发一张……有时也会有人指着传单,或者打来电话告诉我昨天在哪见到过一只黑狗,可是我依旧没有找到青峰君。

     青峰君脖子上系着的狗牌上明明有我的电话号码,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打电话通知我来认领……

     我有些不太敢想下去了。

     希望青峰君能更早一些回来。


6月18日

     青峰君失踪的第三天。

     嗓子已经痛得不能大声说话了。因为怕什么时候错过了电话,我干脆将手机放进了空碗里,响起来的时候扩音效果很惊人。

    今天继续带着寻狗启示出去寻找青峰君。电话依旧不断地接到一些关于青峰君去向的、真假不明的消息——最好也最不好的是,这些消息不管是好是坏,都对我寻找青峰君的下落没有半点帮助,直到我回家时,青峰君依旧下落不明。

     就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后记:

又是一天的失望。黑子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却在家门口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

“青峰君……”

纯黑色皮毛的大狗将他扑倒在地,黑子却无暇顾及,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黑皮肤男人。

“那个……阿哲,”对方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尴尬但是表情很认真地对他说,“之前看到它脖子上的狗牌就送过来了,我可以和你一起养它么?”

“就看在我和它那么像的份上,阿哲你收留我吧!”

“噗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