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all透·受伤的场合

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本来我今天在记事本里码了阿庶的场合,结果为了效果没存,又正好遇上停电……

所以说我们还是继续食用透也的场合吧(顶锅盖跑)


受伤的场合·君主蛇篇

难得温柔的绕过对方的伤处,蛇信轻轻地吞吐了两下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

“啊……已经不疼了,君主蛇你包扎的技术很好啊。”褐发的训练家似乎感觉到了它的不安,轻轻拍了拍它凑过来的脑袋,“谢谢你了,君主蛇。”

“……罗。”小心的将自己的训练师用藤鞭隔离在一边,君主蛇有些生疏地拿起自己主人平常所用的厨房用具。

——今天的话,就勉强让你指导一下我吧。


受伤的场合·白龙篇

今天的透也家,难得的出于低气温当中。

“我说,雷希拉姆……”褐发的训练师难得和自己的精灵们一起有些不安的坐在一边,一起看着就算围着透子的粉色幸福蛋围裙,也毫无阻碍地让人感觉到了如同原本色泽一般的寒冷的、冷着脸削着蔬果的白龙大人。

“?”白龙大人又狠狠地削了一块萝卜之后转过头来。透也压抑住内心想要哭着跳起来谢罪的恐怖感,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我只是切菜的时候不小心伤了指尖而已……”而且还没流血……

“……”在认真的看了他一会以后,我们的白龙大人终于叹了一口气。自己解除了低气压警报,放下手里的烹调书,关了火将透也抱进了自己怀里。

“下次不可以这样了……我会担心的。”


受伤的场合·N篇

“嘶……”透也对着自己手上不小心弄到的擦伤呲牙咧嘴的。

“怎么了,透也……啊!”

接下来的一幕让透也觉得有些震惊。只见还未换回便装的、等离子的王者大人迅速的单膝地跪在他面前,抬起他的手伸头舔舐。红色的披风被主人毫不吝惜地落在地上沾尘,从居高临下的角度上看起来,那浸润了阳光的、认真的脸简直美到不可思议。

“!!”手上越发剧烈的痛楚唤醒了透也的神志,他红着脸将某个犯规的家伙用力推开,一时连手上的伤口都顾及不得,“N你!”

“怎么了吗?”绿发的青年干脆小动物一般的坐在透也脚边仰望着他,“大家不都是那样做的吗?舔一舔战斗的伤口就会好了什么的……”

“……”扶着额叹气的透也没有注意到,绿发青年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受伤的场合·恭平篇

“……”炸毛地将自己伤到的手藏到背后。透也表示虽然自己战斗中经常热血上头,但热血的战斗一旦结束,理智就很快地回到自己的脑子里来了。

“那个……”同样发色的后辈似乎没有感觉到透也的戒备,依旧是一脸的大大咧咧地掏出了创可贴,“透也前辈你的手刚才不是不小心被溅起的碎石划伤了吗?这样带着伤一路回去的话,是会很痛的吧。”

“……”警惕的看了眼恭平,透也小心地靠过去。出乎意料的是,整个过程中恭平的动作倒是意外的规矩,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因为担心前辈而自己又正好随身带了创可贴的细心后辈。

“……已经好了,谢——嗯……”

最后的尾音被两人分食殆尽,褐发的后辈放开了他的前辈,露出了一如既往的阳光微笑,“呐……现在前辈不会感觉痛了吧?”

“……”每一个后辈切开来都是黑的……透也觉得自己终于对这句话有了最为直观的感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