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六道与喵(10069,倒计时继续)

注意:架空设定,6996兄妹设定,白兰猫设定,目前没有猫变人的玄幻梗插入,全文均为清水,情节跳跃幅度大



六道骸捡到了一只猫。
其实,与其说是“捡到”,六道骸觉得自己更像是遇见了一位死缠烂打住进来的访客。
那只猫儿有着一双紫色的眼睛,一身纯白色的皮毛不染半分尘埃,比起流浪猫来更像是一位养尊处优、离家出走的猫少爷。也不知道它是怎么看上了六道骸家的阳台,自从来了一次以后便带着棉花糖天天跑到这里来晒太阳,最常做的事情是压在棉花糖袋子上盯着他瞧。
盯,着,他,瞧!
——这真的是一只猫么,不会是被什么妖怪附体了吧?六道骸狐疑的拎起那正在晒太阳的猫瞧了瞧,虽然他相信怪力乱神但这猫怎么瞧也瞧不出朵花来,最后还是白猫先从昏昏沉沉的午睡中醒来,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喵~”总觉得不像是猫的嗓子可以荡漾出来的音调响起。白猫晃荡着将爪子按在了六道骸的凤梨叶子上。
——咳咳,现在我们相信它大概真的是一只猫了,毕竟拨弄晃动的物体一直都是猫的喜好。(不


虽然只是一只定时来蹭阳台的外来猫儿,但凭借着喜人的外表和撒娇卖萌的功夫,这只猫儿俨然成了六道家固定的住户。
看着自家妹子每天买了大包大包的棉花糖放在阳台上,还有专门在外面买的猫窝,六道骸顿时觉得这只厚脸皮的猫儿俨然成了自己的大敌。
#论如何驱赶妹妹身边不怀好意的猫#
#我家来了只每天都在作死的猫(?)#
#孽畜放开那妹子(!!)#
种种标题在脑内刷屏而过,六道骸盯着那只正在骗吃骗喝骗自家妹妹感情的猫盯得眼睛都快冒出火来。
【人类真是有趣的东西。】意思意思地在红着脸的人类女性身边卖了个萌,紫色的猫眼饶有兴味地看着不远处自顾自生气的六道骸。
“喵~”

#猫吻#
冬日里难得的暖阳,晒得阳台上的猫儿昏昏欲睡。
因为没有名字,库洛姆在否决了六道骸一系列饱含恶意的名字之后,难得地强势了一次,干脆利落地指着隔壁家的兰花将猫儿命名成了白兰,猫儿在被叫了几次之后也知道了这是自己的名字,这件事情也算是这么定下来了。
白兰喵一向警惕,验明正身这种事情自然也就一直没成,但是六道骸觉得,就冲着对库洛姆的殷勤劲,这只厚脸皮的猫八成是雄性。
(不,他其实不是对库洛姆殷勤,农村包围城市什么的骸君你大概还没听过《严肃脸)
——一只公猫被起了这个名字也挺膈应的。虽然知道这只猫就算快成精了也不过只是只猫,并不懂其中的含义,但是六道骸在名字定下来后还是忍不住幸灾乐祸了。
“白兰?”看着晒太阳晒得昏昏欲睡的白猫,六道骸满含恶意地叫了一声。
白猫迅速地转过头来看着他,盯一会儿然后眯起眼睛再睁开,完全看不出之前那昏昏欲睡的样子。
然后白猫顺着阳台外面的树跑掉,徒留下被猫调戏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六道骸。

#同床共枕#
因为比平常人偏低的体温,外加上睡相不是太好,每次冬天睡觉的时候六道骸都会有些辛苦。在妹妹库洛姆帮他买了一个热水袋后,他终于能一路安稳熟睡到天亮。
虽然有些困惑与“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快睡着了才拿过来”“为什么会放在被子外面”“热水袋又是什么时候被拿走的”等等的问题,但是既然库洛姆没有主动说起,六道骸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只是每天拍拍她的头表示感谢。
——直到有一天半夜醒来,六道骸看见了一个猫团。
那只自己一直不待见的白色猫儿正蜷缩在被子的凹陷处睡得正香,大概是因为姿势改变不大的原因,猫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人注视,也没有出现“因为起床姿势不对从被子上滚下去”的笑话。
温暖的、属于猫咪特有的微热温度似乎透过了被子传达进来。六道骸看了猫儿一会,困意再次上涌。
然后他倒下去继续睡觉,第一次没有驱逐这一向都看不太顺眼的不速之客。
在他睡熟的同时,蜷成一团的猫儿睁开了眼睛,继续注视着床上人的睡颜。
(#猫是夜行动物,鱼唇的人类【划去】凤梨【划去】你知道吗#《忍不住打了这个TAG的作者被叉死挺尸)


#一同外出购物#
六道骸盯着妹妹怀里的猫。只觉得整个头上的叶子,咳咳,是头发都要炸起来了。
“让我来抱吧,我亲爱的库洛姆。”看着那只白猫惬意的模样,六道骸就忍不住心头火起。
“可是……”库洛姆犹豫了一下,对六道骸一贯的顺从让她咽下了那一句可是,乖乖地将怀里的猫交了出去。
本来还想再多抱一会的……哥哥不会因为私怨将它扔到红灯的马路上吧?
“kufufu,库洛姆你对我不放心?”顶着妹妹带了点怀疑的眼光,六道骸有些心虚地收回了想要抱到一半放手的念头。
于是,白兰猫能够活蹦乱跳地坐在六道骸的购物车里,库洛姆简直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其他的地方按着购物清单倒是买得很顺利,就连白兰猫也对六道骸在干货区拿的小鱼干爱理不理,只是一转到副食区——
“哥哥……”有些无奈地看着扫荡巧克力的六道骸,库洛姆犹豫了几下,最后还是开口提醒了。
想起自己前几天差点得蛀牙,作为成年人的六道骸顿时僵硬了一下。
在货架上推够了棉花糖的白猫轻盈地跳下来,灵巧的身姿一点都没有带倒其他棉花糖之外的东西。
“作为一只猫,也不能吃这么多棉花糖吧。”抓着白猫的后颈将它拎起,六道骸有些咬牙切齿。
“喵OAQ~”紫色的眼里是故作的懵懂与天真。
购物车里,和巧克力半分天下的,是巧克力味的棉花糖。

#午睡#
六道骸拿着书在太阳下晒得昏昏欲睡的时候,白色的猫儿进来了。
昏昏欲睡的六道骸难得的没有嘲笑靠过来的猫儿,一人一猫就这样互相依靠着睡熟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