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all透·生病的场合

玩脱了没码完今天的份,于是开始往上放存稿OTZ……


生病的场合·君主蛇篇

“抱歉啊君主蛇……真是麻烦你了……”脸上还带着发烧的红晕,透也的声音有些虚弱。

“罗。”曾经开山裂石的藤鞭小心翼翼地卷着一杯温水递过来。

“咳咳…谢谢你啊君主蛇。”透也在另一条藤鞭的帮助下坐起身来,接过水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触及的地方烫的吓人。

“!”低烧所带来的倦怠期突然被一扫而空,透也迅速拉住对方想要藏起的那条藤鞭,动作大得差点把手里的水全部贡献给了被子。

“……罗。”没关系的。看着主人小心翼翼地握着那条接水时被玻璃杯烫到的藤鞭上端,一脸快哭出来的自责表情,一向高傲的君主蛇大人别扭地用另一只藤鞭拍了拍对方。

——是我自己为了把握水温才先接的开水,怪不得你。

所以你……快点把药吃了,然后好起来吧。

#生病的场合·蠢主人和傲娇精灵篇FIN#


生病的场合·白龙篇

“咳咳……”帐篷里都能感觉到的一阵狂风过去之后,白衣的男子掀开了帐篷的帘幕走了进来。

“……对不起。”熟练地将帮忙警戒的精灵们收起来,对方走过来扶他坐起。坐在白龙大人不知道怎么弄的、没有半点外面寒气的怀里,透也觉得自己的帐篷里一下子变得有点拥挤了。

“……哈?”被对方的气息搅乱了思绪,被紧紧抱着的透也过了半天才迟钝地“哈”了一声。

“昨天晚上我不应该勉强你的。”白龙大人道歉道的很淡定,就是听的人不那么淡定了。

“雷希拉姆!”

被气的晕头转向的透也,还有一脸认真又太直白地安慰着透也的白龙大人啊,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想起,那剂被堂堂神兽亲手买来的通用感冒药呢?

#生病的场合·温柔的对待主人的方法FIN#


生病的场合·透子篇

(幼年篇)

“透也QAQ……”年纪略大一点的女孩子有些手足无措地趴在床边,看着自己还在发着低烧的弟弟,“透也……怎么样?”

“嗯……没事的……”褐发的小孩子声音依旧有点虚弱,不过还是努力安慰着自己的姐姐。

“对不起……要是我没有叫透也陪我一起玩水就好了QAQ……”

“嗯……姐姐先出去吧……等我好了就带我去公园玩……”

“嗯,好啊。”女孩子擦干了眼泪,握住自己弟弟伸过来的、比平时温度略高的小手,“拉勾勾。”

“拉勾勾。”


(成年篇)

“38.5。”高挑的女子甩了甩手里的温度计,语气是和表情完全相反的漫不经心,“还好,只要吃点药,至少不需要送去医院去压着你打针了。”

“不用这样吧……透子……”床上的少年露出了一点点苦笑的表情,“我怕打针……咳咳……我怕打针不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吗?”

“谁知道你到了医院门口是不是又想跑。”对方倒是满脸的不以为意,转身去帮他倒水,“我可不想还要因为打晕你的原因,帮你多付一份住院费……背你也是很重的。”

“喏……吃完药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睡下,君主蛇什么的我就先帮你收缴了。”

“嗯……”褐发的少年乖乖地吃下药,躺回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半张脸,“谢谢你……姐姐。”

“……嗯。”女子的耳朵似乎也闪过了一丝晕红,她故意恶声恶气地丢下一句话,“自己把被子拿下来,闷死了没药医的。”

#生病的场合·互为镜像的半身姐弟FIN#


生病的场合·N篇

“——!”透也是被浓重的药味吓醒的。

他有些炸毛地看着面前被N端着的汤药。虽然碗很美,端着碗的手也很美,可是……这各种颜色混合而成的浑浊偏黑的液体……真的能喝?

不会冒出什么小精灵出来吧?

“透也?”N似乎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这种东西……真的有谁喝过吗?”透也觉得自己就算没发烧,魂现在都去了一半。

“索罗亚小的时候就是喝这个的。”N的表情很坦然,“我刚才还在里面加了一些据说人类能用的退烧草药。”

“……”不想再说什么,透也干脆视死如归地一口灌了下去,满嘴的苦味和随之而来的各种味道的混合差点把他逼出了眼泪。

“呐。”一个甜梨果被放到透也面前,透也抬起头来,看见N正在对他微笑着。

“出去采草药的时候找到的,好孩子的奖励。”

“……”我都早就不是孩子了,还拿糖果来收买我。褐发的少年心里暗暗嘟囔着,小口啃着甜梨果的嘴角却悄悄的扬了起来。

#生病的场合·药汁与甜梨果FIN#


生病的场合·恭平篇

“——!”

良久唇分。同样褐发的后辈一脸坦然地用手背擦掉嘴角拉出的液体,看着似乎烧的更加厉害了的前辈。

“恭、恭平!”褐发的前辈红着脸气急败坏地吼着他的名字,不过看在恭平的眼中,也觉得前辈只是更加可爱了而已。

“怎么了?”他做出一副无辜又茫然的表情,“我只是试一试旅游时听见的土方法而已。”

“什、什么啊?”对方依旧是一副炸了毛的猫儿样。

“那个啊……”一向看起来阳光又直肠子的后辈干脆利落地回答,“一吻去百病。”

#生病的场合·不靠谱的前辈与后辈FIN#


小剧场:

赤爷:

“……”温暖的勺子抵在对方的嘴唇上。意识有些迷糊了的褐发少年微微张嘴,乖乖的将同样温暖的药液全部喝掉。

“……”好孩子。迷迷糊糊间,透也似乎感觉有谁的手轻轻地抚摸过了他的头发。


生病的场合·索罗亚+N的小番外

N偷偷地放轻脚步来到透也暂居的卧房——因为怕N也被传染,在透也的坚决抗议下,透也和N分居已经两天有余。

【偷偷的看一下……应该不要紧吧?】N悄悄的打开门——

然后他看见,本来应该独居一屋的透也,变成了有着相同面貌,互相依偎着安稳熟睡的两个人。

#今天的N,依旧在领走情敌和掏出相机拍下天使之间犹豫不决#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