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与妻书改编(姜钟,钟会视角)

吾妻伯约如晤: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为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应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仅凭一念,无关家国,书成之后亦只是付之一晒,望无再见之日。
【薄薄的一封书信贴在胸口,带着一点不容忽视的重量。他看着自己特意召来的传令兵,最终只是挥了挥手。
“通知他们,开战吧。”
——那一封书信,他最终没有寄送出去。】

 

吾亦曾自审,为何因汝一念,使吾无谓就死也。自遇汝以来,时日渐长,虽不曾言,但也曾愿目之所及,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够?汝不忘仁者之世,吾亦不能学圣人太上忘情,于是充汝之心,爱汝所爱,终先汝而死也。汝从来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
【只是一年的领兵,也许这一次伐蜀所见的腥风血雨,也就是他一辈子所能见到的最多的一次了。在这个应该与自己完全无关的、穷山恶水的蜀地,为了与自己完全无关的复国大计奔波的时候,钟会有些时候也会问自己:就为了一点莫名其妙的东西,舍弃了自己之前的主君,来这样一个地方,为了一个看起来毫无希望的未来努力,到底值得吗?
他不管怎么样也没法勉强自己说出肯定答案——但也说不出否定的答案来。
最后他也只能将之归结为命运。他就像是注定了要在遇见那家伙的时候,和他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未来努力,就像是雨水注定要落进泥土里。】

 

汝忆否?某日共寝,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汝初闻言即怒,言不吉,后经吾婉劝,亦不复与吾共言。盖以为汝师逝于汝先,若吾亦逝于汝先,必将再劳汝心神,不若待即将兵败之际,请汝先死,吾担悲也。

吾今与汝无言矣。若鬼神之言为实,则吾身死之后,吾灵定伴汝身侧,保汝无梦安眠;若为虚,则吾亦不会入汝梦来。

遥忆吾与汝共居之处有一红梅,携手过庭前时,梅影依稀掩映,恍若一体。时至今日,应是空余梅影与汝。
【给钟会收尸的时候,有人发现了被鲜血所浸染的信封。没有期待中的“机密”,被打开的信封里信纸已经被鲜血染透,分辨不出字迹。
于是那一封从来没有被期待着打开的信,也就这样被人随意地丢掷在地上,请无声息地销声匿迹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