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那些年(8059)

歌名/ 那些年
曲/ 木村充利
词/ 九把刀
演唱:胡夏
【时间倒流转回从前
记忆中那青涩的脸
兜兜转转间又回到起点】

“好久不见。”他对着镜子里那张青涩的脸微笑着,慢慢的重复了一遍,“好久不见了,十年前的我。”

【桌垫下的老照片
无数回忆连结
今天男孩要赴女孩最后的约】

“哎……?明天居然是毕业典礼吗?”坐在地上翻看着自己以前的日记本,突然回到了从前的某个家伙发出了惊讶的声音。这个样子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稚气未脱的大孩子。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呆呆地站在镜子前
笨拙系上红色领带的结】

有些笨拙的将红色的领带系在脖子上,那种几乎打成死结的样子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叹着气再尝试了几遍,却发现这样的挽救除了能让自己脖子上的东西更皱一些之外,毫无别的效果。
“哎……要是隼人在就好了……”低声的嘀咕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愉快的事,黑色的眼眸里闪过微弱的笑意。

【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穿上一身帅气西装
等会儿见你一定比想像美】

“我出去了!”看了眼手表,他匆匆忙忙的跑出洗手间,提着包跑下了楼。
“很帅气啊,小武!”路过店门的时候被早就起来打扫的父亲拍了拍肩膀,这个手把手养大了他的男人眉眼中已经显出了老态,山本武甚至看到了一缕没有藏好的白发,“呵呵,不愧是我儿子,有我年轻时的风范!”
他突然想起记忆里那个倒在血泊里的老人,鼻尖有些酸。
“那、那我就先走了,老爸!”掩饰一般抱了抱这个将他养大的男人,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跑开。
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擅长说话的人。越是珍惜,就越是慎重。
“这小子……”在他背后,男人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时光
回到教室座位前后 故意讨你温柔的骂】

那些还未发生过的,放学后的补习时光。不情不愿留下来的银发少年,小老师一样的用卷起来的练习册一次次敲着他的脑袋。
“都讲了几次还是不懂,你真的是棒球笨蛋吗?”戴着眼镜的少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有时候甚至会气到跳脚,然后忍着额上的青筋再给他讲解一次。
他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黑板上排列组合 你舍得解开吗】

“这里还是看不懂哎……隼人。”他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指着练习册的某一处。对方一边嘀咕着“棒球笨蛋”之类的,一边从黑板边走过来凑到他的身边,“这里……先这样……”
银发少年讲得卖力,可他侧着头,脑中眼里满满只有某人无意识靠过来的脸。
“你到底有在听么,棒球……唔……”对方也发现了他的走神,气愤的转过脸来斥责他,而他只是环着银发少年的脖子吻了上去,堵住了那些还未说出的话。
银发少年挣扎的动作渐渐变得微弱,最终将手搭上了他的肩。

【谁与谁坐谁又爱著他】

他顶着被敲出来的大包笑嘻嘻的继续做题,怒气未消的银发少年背对着他坐在邻桌,温暖的夕阳染红了整个教室。
“隼人,我这里好像又不会做了哎……”
“……滚!”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拥抱你 拥抱错过的勇气】

然后呢?想到了一些悲伤的东西,他的表情有些恍惚。
成为了黑手党之后,因为工作不同的问题,他和隼人一直都是聚少离多。有些时候甚至急匆匆的提前赶来参加会议,就是为了交换一个拥抱。
不断错过着也不断追赶着的两人,最终还是彻底的错过了。
他记得隼人死的时候他正被敌人重重包围,就连跟大部队的联络都断了。最严重的一刀差点划破了他的肚子。
他在生死之间挣扎了好久,好不容易和彭格列重新联系上,才知道隼人都下葬了有一周多了。
那时候,他一直在想——
在被划破肚子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没有陪着隼人一起死去呢?

【曾经想征服全世界
到最后回首才发现
这世界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也许每个少年都有过不切实际的梦想,可是他长大后才发现,那些梦想里,满满都是另一个少年的身影。
他死了,整个世界便彻底的倾塌了。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告诉你 告诉你我没有忘记】

“慢死了,棒球笨蛋!居然敢让十代目等!”银发的少年满脸不耐的站在校门口,鄙视的扫了眼他的脖子,“啧,你系的那是什么东西啊,丑死了!”
他只是笑着将对方抱进了怀里。
“喂,这是校门口啊混蛋!”对方像是一只突然被人抱进怀里的猫一样的挣扎着,光从不时碰到的肌肤温度来看,山本都知道怀里的人此刻大概已经熟透了。

【那天晚上满天星星
平行时空下的约定
再一次相遇我会紧紧抱著你
紧紧抱著你】

“喂,隼人,我喜欢你。”镇压下对方的挣扎,不顾四周人投来的各色眼光,他凑到对方耳边,说出了那句一直想说的话。
对方的反抗慢慢停止。
“……啧,知道了,棒球笨蛋。”

——“还有,下次给我好好的系领带,丑死了。 ”
——“嘛嘛,不是还有隼人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