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黑子的痴汉

一个NC粉的故事

【一个NC的开头】
我的梦想是和自己所爱的手办结婚。
——以这样的句子作为开头似乎很有爆点,不过事实却是相当的简单而且平凡。就像每一个迷恋动漫的少女一样,我也有着想要穿过次元壁与之恋爱的男神。
作为想要与之结婚的对象,虽然我遇见男神的时间晚了点,不过我一直相信,就像那些十多年后还能赶去看SD番外的真爱粉一样,我对男神的真心完全可以用时间来验证。我相信就算男神变成了FJ的草稿风也一定是男神!就算坑了……呸呸呸,哪能这样咒自家男神啊。
啊,对不起忘记说明了,我想要结婚的男神名叫黑子哲也。

【密集恐惧症禁入的房间】
如果说允许他人进入卧室是信赖的表现的话,那么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想要信赖的对象了。
不过,如果让我来说的话,“没有可以托付信任的对象”什么的并不是会让我觉得伤心的事——反正我只要有男神就够了嘛——让我更为在意的,其实是“没有人进入卧室”之下,“某种程度上独占男神”的事实。
如果真的到了男神的世界,我大概会变成男神身后的偷窥狂和痴汉吧?躺在印有男神全身像的床上,我扫视着四周。
身边是男神的等身抱枕,书架上是男神的各种同人和官方画册、扭蛋,四周的墙壁上更是密密麻麻地贴满了男神的各种海报——还有占了房间大半个角落的、制作模型的工具。
恩……好吧,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三次元永远的18岁,唯一能称为梦想的,就是亲手做出自家男神[黑子哲也]的等身仿真模型,并且在霓虹顺利领证。
以上。

【关于穿越】
我觉得说不定就像被植物观察日记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我们一样,冥冥之中也有某个(或者某些?)神明正在拿我做“变态心理学”的研究课题。
咳咳,之所以会有这种感叹,是因为我终于有机会弄清,我到底在看到男神时是会变成痴汉还是跟踪狂——恩,是的,就像是某一本常见的穿越小说一样,我借用一个女孩的身体看到了我脑补已久的男神……幼年版。
——然后我用着那小姑娘的身体躲在男神身边的树后擦了几个小时的口水。卧槽男神巨巨的幼年版简直不能太萌!
最让人愉♂悦的是,从那天以后,像是开启了某个开关一样,我每天能在睡梦中拥有那孩子身体三个小时的操纵权。

恩……再次重申一下吧,我一直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攒钱制作一个我家男神的等身手办。
——不过,当我发现我穿越到哪里后,这个梦想就应景的改变成了“怎样成功地怒舔自家男神”。

【关于青梅竹马】
帝光中学的早樱开得像是校园CG一样热烈又美丽,不过对我来说,能作为CG保存的也只有我的男神大人。
“黑子酱~我可以舔你吗?”我扑向我家男神大人,第三千零一次向他申请道。
“当然不可以,真名君。”我家男神大人一如既往淡定的将我推开,“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并不是食物。而且真名君也要为真名同学未来的校园生活考虑一下吧。”
“叫我真名桑啦,真名桑~”啊啊,真是让人不太高兴,怎么能在这种时候提起我的宿主呢?而且我又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那位心胸宽广的宿主应该不会太介意的。
不过男神大人都已经叫了他给我的名字,我的怒气和妒火也消了很多,只是继续对着男神死缠烂打着,“我很饿嘛,黑子酱你就给我一个手指让我解解馋好不好?”
“请允许我郑重的拒绝你。”男神微微皱起的眉宣告了早安问候的结束,我有点不甘心地坐到男神身边,拿出自己的早餐用男神下饭。

【关于痴汉】
我真的是好爱我家的男神君啊~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每一处皮肤和血液都在窃窃私语着呢~
操纵着宿主的身体坐在自家男神的斜后方,我望着男神露出来的后颈,不由自主地用牙轻咬手中的铅笔——
糟糕,还是觉得好饿呢。

【关于吃醋】
被那一双红眸盯住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惧怕,也不会像一些穿越前辈一样感到讨厌或者想要反抗,我只是操纵着宿主的身体扑向我家男神;“黑子君~”
为了照顾我家男神的心情,在外人面前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不然戳到男神的别扭神经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面无表情冷战三四天什么的,最讨厌了。将香草奶昔规规矩矩地递给自家男神(虽然我更喜欢叫上贡),我习惯性地忽视了某些带着敌意的视线,专心致志地用眼睛怒舔我家男神。
#哎嘿嘿我家男神今天也好萌#
“哲也,剧烈运动之后不要马上喝甜的东西,会更渴的。”
“……我知道了,赤司君。”
怎么办怎么办嘛,这种信任和服从……看着男神收回手,对我说了几句之后又回到了队伍当中,我只觉得一阵烦躁……
这样的信任和服从……感觉都快嫉妒的死掉了啊……   

【关于告白】
我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失魂落魄的男神大人。
退部申请书已经交上去了吧……真讨厌,为什么我不是男性呢?总觉得我家男神的心,已经在我没看到的地方被叼走了呢。
“哲也酱……”我慢慢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我的男神——他第一次没有拒绝我。
“哲也酱……能和我结婚吗?”不是和我的宿体,而是真正的“我”。
我趴在他的身上。身下的少年是我每天会获得三个小时相处的青梅竹马,也是我一直想要结婚的男神。不一样的时间的流速,让他在我的眼中几乎是跳跃着长大的。我无法过度的插入他的生活,没有办法建立深厚的联系,甚至不能找到国文以外适合的话题……
——但就算相处得那么艰难,他依旧是我的男神大人。

“真名君。”我的男神大人这次没有动手把我推下来,但我总觉得更难过了。
“和我交往吧,哲也。”我将脸凑近,再次向他提出了请求,“让我来做你的支撑。”
“只有这个暑假也好,只有今天也好,让我们互相扶持。”

【关于离别】
“对不起,真名。”我终于还是没有吻到他。
“真是残忍啊,哲酱……”我看着他的眼睛,“你在刚才到底想到了谁呢?”
不过,大概和我也没有关系了吧。
闭上眼镜,在明了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的时候,这个梦就应该过去了。
真是恶趣味的脱出设定啊。

【关于番外】
黑子哲也愣愣地看着贴满了自己海报的墙壁。
窗帘、枕头、书架……整个寝室简直就像被自己的各种信息彻底刷频了一样。
“哲也酱?是哲也酱吧~”就在黑子还呆愣在这精神污染中时,柔软的女性身体袭击了他,将他推倒在床上。黑发的少女跨坐在他的腰间,脸上的表情陌生又熟悉,“生日快乐哟,哲也酱~”

“……【——】、【——】桑?”身下的男孩子有些不安的挣扎了几下,我俯下身来凑近那一张熟悉的已经不能再熟悉的脸,“请稍微配合一地嘛哲也酱,我可是你的NC粉呢~”
“真是的……不到必要我可不想把哲酱你绑起来啊……毕竟我的时间也不是很够呢~”啊啊,我的男神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吗?感觉真是幸福的快要死掉了呢!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动到哭泣的时候,我看着身下已经僵硬着勉强安静了下来的男神大人,他大概是第一次遭遇女性这样的袭击?不过穿着城凛篮球球衣的男神大人真的挺刺激食欲的呢……绑起来的话应该更可口吧?
“真是个诡异的告白环境啊……”虽然有脑补过如何在结婚后把男神在这张床上艹到哭的全经过,不过作为告白的场景也太奇怪了一点,啧。我甩掉脑子里突然出现的那些黄暴思想,把脸又向男神凑近了一些,“我可是对男神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呢,你的生日、血型、鞋码、喜欢的书籍,甚至还有你喜欢的女生类型——啊,现在可能已经变成喜欢的男生类型了吧?”
“很想给你看看我尝试着给你剪辑制作的单人MAD,不过我一放手的话哲也酱就会逃开的吧?”
“最喜欢你了呢,哲也酱~”眼前一阵模糊,反正我也不需要去看清对方的表情,就这样吧:“就算你经常没有表情,并不耀眼,喜欢篮球超过一切我还是喜欢着你呢~”
“感谢十多年前,上天让你于今天降临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后还是没有完成我“跪舔男神”的愿望,只是吻上他的额头。
淡淡的香草味。
“生日快乐,哲酱……”
“对于我来说,不管是篮球场上的你,还是场外的你都很耀眼呢。”
“能活在这个世界上,能遇见哲酱,真是太好了。”

“……谢谢。”短暂的沉默后,我得到了唯一一个男神大人主动的拥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