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光无差)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选择光切打头主要是因为光总是在这段关系里处于支配和主导的一方,实际上无差,因为从头到尾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怎么想。

以上。





源赖光总喜欢在早上的时候读一会儿书。


 在封印八歧大蛇的战斗中,鬼切身陨变回了刀,而他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在经过短暂斟酌后,他假死脱身,居住到了离京都不远的小山里。


灵力的丧失足以令任何阴阳师都心生绝望,不过他还有刀术,鬼切残留的妖气也会震慑大部分的敌方。源氏下一任的家主也在封印八歧大蛇前早就被预定好,所以源赖光毫无忧虑。


——就是可惜,损失了一把好刀。




中午吃完饭后,源赖光会按照惯例,散步去附近看一看鬼切的衣冠冢。


天气应该已经入冬,出门时吹上脖颈的冷风让他又转回去加厚了一圈围领的皮毛——他那头惯于用来显示灵力充沛强大的头发因为灵力和战斗而变得极短,虽然偶尔的落发依旧是熟悉的颜色,但在灵力恢复前,应该还看不到长起来的一天。


打理好自己后,他去看了鬼切沉睡的地方。虽然只是衣冠冢,但鬼切用过的东西里残存的妖气已经能使这简陋的土包三年来都寸草不长。不像是旁边另一个不知是谁建起的无字碑后的土堆,荒草已经长至腰长。




回来的时候遇见八百比丘尼拜访。和总是表情奇怪的晴明和博雅不一样,这一次仍未如愿的女性并不常来看他,也不说话,就那样陪他坐下来,在一旁看着他护理鬼切的本体。


等到他终于做完全套时,天空已经落日,而八百比丘尼也已经再度悄悄地离开了。随着他的动作而呼应的那一半契约渐渐平静下来,重新在身体里沉眠。冬日的天空黑得很快,他准备回屋点起灯来。


“八百比丘尼.......人鱼的血肉,终于还是在她身上失去了一点效果吗?”回想着之前的视角,他自语了一声。


黑暗之中幻觉破碎,闪过一张眼睛上残留着伤痕的脸。














爱情扶我上路 然后走开


让我一生怀念


怀念那一扶的短暂


和一生的久长




当你死了,当你回到落叶化成的泥土


我将认出你,我的心将挨着你


不声不响,你知道是我,我知道是你




——王海桑《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

评论(1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