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不浪漫爱情

光总视角的话就是那篇不打算填的脑洞,娱乐圈与少林寺那个(。)




鬼切打算向他的同居对象求婚。




他和源赖光的关系从头到尾就是一笔烂账。当初公司遭遇危机急需裁员,和其他人纠结半晌后,他把钱留给好友,留了刚培养起的新人,然后自己下了岗。再然后从源赖光貌似脑子一抽地把蹲在超市门口等雨停的——估计当时脑子同样抽了的——他捡回去后,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就开始了。


在他寄居源赖光家里的时候看着对方短时间内换了一打的秘书,来来往往美女如云,两三句间直奔书房,干得最长时间的那位也是这一打多的姝色中最美的那一朵,烈焰红唇蜂腰豪乳,直到鬼切在源氏离职前还坚守在前线秘书的岗位上。


——对,那段时间他应聘的源氏分公司,因为那段时间不是招聘期,只有那个分公司有适合的岗位和工资。做他上司的是当时他的面试考官源博雅,搬到单位宿舍后因为只有职工食堂,鬼切偶尔还会回源赖光家借个厨房,顺便留一份给因为家政工放假而宁愿吃外卖的源赖光。




后来才知道,差点搞垮他们公司的就是源赖光。鬼切知道后裹着被子在职工宿舍里打滚了好几天,最后终于递交了辞呈。新找的上司晴明很好,职工宿舍也自带了炉灶,但鬼切每天看着源赖光满满都是外卖照片的朋友圈反而感觉心情不好。


还好发现他异常的晴明点醒了他。





鬼切思考良久,在符合源赖光风格的一家高档酒店订了座。源赖光应约前来,一落座整张脸都被烛光给提升了一截的颜值。


鬼切一边压抑着自己不要太激动一边暗自庆幸没把戒指丢源赖光最喜欢的那半边蛋糕里。毕竟面对这张明显超出预料攻击力的脸,万一忘记提醒的话不管是谁吞了戒指都不好。


于是酒足饭饱之后他打开红绒的盒子。源赖光探头看了一眼,眼里是微醺的醉意。


这个牌子不太好,钻石太小。源赖光把手搭在盒子边上。


可目前我就只能买这个。鬼切没好气地想拿回来,可是源赖光反手就将另一个给他戴上了。


“也行,结婚戒指反正是我出。”源赖光又把剩下那枚朴素的白金戒指戴到自己手上,转头对着电话交待了几句。


“那下次喜酒也在这家办吧,反正是我家的产业。”






【怎能让你一个人置身事外活得花团锦簇?我要你随我一同去婚姻的坟墓。】


——这样一点也不浪漫的爱情。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