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最无法言说的悲哀

1、


【生】




源赖光诞生的时候,母亲看过了。


然后,源赖光的父亲和部分族人也看过了。


八歧大蛇的妖力感觉到了源家的幼苗又新增一棵,意义不明地在封印中自语着。


族老们在源赖光活过危险期、被记上族谱的时候看过了。


鬼切呢?


啊……那只是父亲给儿子镇压妖气的刀具而已,真正的【鬼切】……


还尚且不知在何处呢。




2、


【病】




真正大病的时候,源赖光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于是为他担惊受怕的也只有鬼切,曾经的那个,每回遇上都会像第一次一样表面镇定实际慌了手脚。


但在鬼切来前和走后,只要不病到失去意识,纸式神们也总能帮源赖光做好的。


不需要膝枕,不需要投喂,源赖光一口气喝掉往日里推脱很久还要耍赖的汤药。




3、


【老】




源赖光没想过自己会成功老去的。


在他的预想中,不管是按计划成功坑八歧大蛇一把,还是被往日杀掉的妖怪复仇,都不需要他活那么久。


不过有的活还是好的。


于是假死成功已经很久的某人,再次坐在临门边的椅子上,一边听着式神为他念书,一边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4、


【死】




鬼切来得真慢呀。


源赖光能感觉到鬼切的灵力波动——上上下下地起伏着,很不敢置信吧?


不过人类的寿命就是这样呀,对于鬼切不过逃避现实的一觉醒来,他就已经变成这样啦。


熟悉的声音还在说什么,情绪随着因为年老而已经听不清楚的声音越发接近。(左右不过那几样吧)源赖光漫不经心地想——他这会儿倒是什么都放得下——杀了他?快死的现在也不差鬼切帮上那么一把。报复源家?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还没报仇就擅自丢下他?那是真没办法……


因为好杀的时候,某个人都没出现过啊。


人类就是这么经不起等待的,不是吗?




源赖光收回了鬼切身上的契约——他自由了。


像是怜悯般的,这消除了一切关联的手指努力碰了碰鬼切近在咫尺的、湿漉而冰凉的手。


然后随着呼吸一起落下去了。






作者有话说:标题全称如下


【我最无法言说的悲哀】


【是你生老病死都对我无碍】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