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源赖光被抓起来了

沙雕OOC

给大家看一个不同风格的监禁(ntm



1、


源赖光被(觉醒)鬼切抓走了。


抓到了鬼切自己的居所里。


趁着源赖光昏迷、源家结界出现漏洞难得成功了一次的鬼切很得意,决定就在源赖光身边等他醒来,全程围观源赖光发现落入敌手的一刻。


......然后他等着等着,就窝在熟悉的怀抱里睡着了。




2、


鬼切醒来的时候源赖光正坐在他身边活动着解绑的手腕。看见一骨碌爬起来的鬼切,对方眉一挑,“这是你一个人的住处吗,鬼切?”


“.....干嘛。”


“私人住处?看来是了。”银发的阴阳师皱起眉来,是又要说他毫无教养了吗?“别人的住处我不予置评,但鬼切你的话.....”


“搞成这样还不好好穿厚点,难怪昨晚差点着凉。”


“!?”


“话说之前的架势,是想要把我关在这里?”还没等鬼切怀疑完自己是不是又碰上了一个假的源赖光,对方很快也转换了话题,“也行。”


“!!”






3、


醒来后第一次到饭点时,两个人一时都没说话。


“鬼切。”片刻的沉默后,某人又喊了一声。


“干嘛?”不耐烦的回答。


“我想问的是,鬼切还知道我虽然是阴阳师,但也是个人类的事情吧?”某只挑染慢慢摇晃着不存在的尾巴,“鬼切是要我学山民那样,啃食野草为生吗?”


“......”回想了一轮这位源家族长不能吃的食物清单,暴躁的妖怪简直想把这个家伙再直接打包送走——可那不就是他屈服了吗?!怎么可能!


“没有!”他恶声恶气地试图凶回去,“没有烤鱼没有椿饼没有京都那家酒馆里的酒!爱吃不吃!”


“......行,”短暂停顿后某人眨眨眼睛,应该是被他吓到了,鬼切想,“要几个饭团我自己调味,这个总可以吧?”


还行,这个条件还能接受。怕这个虽然比京都那些莫名其妙的贵族好养,但还是比山民来得精细的家伙真吃到什么不能吃的东西被弄死——在这种情况下,曾经和源赖光一起与大部队失散过的鬼切还是心有余悸、呸,觉得有损自己复仇格调的——鬼切站起身来。


“我去拿饭团。”他依旧恶声恶气地,“万一出去被妖怪撕碎可不怪我。”






4、


饭团是真正的没有味道。就是纯米堆了个形状而已,连颗梅子也没有。


鬼切把饭团递过去,等着阴阳师从身上找出调味的油纸包。


然后意料之外地被一手接过饭团,一手拉着手腕亲了个正着。


亲昵的水声在安静的洞窟里响了一瞬。抵在鬼切反应过来要爆发前源赖光松开了他,低头咬了口手上的饭团,露出点笑容来。


“多谢款待。”


“!!”






5、


兜风回来时,看见源赖光正拿着纸鹤放飞出去。


“怎么了?不喜欢纸鹤?”看着鬼切的表情源赖光愣了一下,貌似很理解地点了点头——


然后抽出剩下的符纸给鬼切叠了朵樱花。




此后对着每天回家时都飞出的不重样的花,攒了一匣子符纸花的鬼切心情复杂。






6、


茨木童子越来越搞不清楚鬼切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虽然鬼切住在大江山边缘地带,但那多出来的阴阳师气息怎么可能瞒住大妖怪?不过是念着鬼切复仇心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后来陆续又碰到过几次鬼切,复仇得顺不顺利茨木是不知道,但鬼切的讲究倒真变多了好吗?想想最近遇见鬼切时闻见的熏香味道,颇有经验的茨木习惯性地在心里大致比划了个价。


每天搞得跟哪家贵族小姐好上了一样——不过这只是小问题而已,反正都没有挚友重要。茨木在心里啧了一声,决定还是先循着踪迹去追他的挚友吧。


回来再问问鬼切身上的味道是找的哪家。






7、


那个鬼切啊……


你还记得你的初衷,是要把某人关起来报复吗?

评论(15)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