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关于契约的那些问题

随便起了个名字。

和名字一样是让键盘帮我写的文(。)大量OOC注意





这是一个离开正剧向时间线很久的故事,久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久到八百比丘尼将永生的权柄交给了想要陪伴爱人的源赖光,久到所有的仇恨被时间渐渐消弭,曾经刀刃相对的恋人重新相聚在一起……




1、


鬼切在一个和近期没有什么区别的日子里醒过来。


他并非到点自愿苏醒,而是遭了外力。有什么东西像是依附在血管里的虫子一样迅速地随着血液在身体里面游荡来去,带来奇怪的感觉。他就像是得了传说中人类孩子的生长痛——可是哪里的生长痛是还带着点痒的,还全身都痛?虽然自己没有体验生长痛时的记忆,可在外面借宿的时候,鬼切所看到和听到的(这个不能怪他,鬼的听力有时简直是不想要地好)全是各种疼痛和腿部抽筋。


他一边想着一边还没在自己身上摸出个头绪,就被不知道在旁边观看了多久的源赖光直接一把拉回了床里。




2、


【想起来了,是那个见鬼的东西。】


在吃着源赖光带上来的、迟了几个小时的早午餐时,鬼切终于抓住了那一点灵感。曾经用来控制的源家密法难缠又狠戾,他身上因为情况特殊又用的是源赖光的改版,决裂时斩断一半都还有另一半残留在血液里,一被运转就沿着血液到处作乱,最大化的效果和被利器从体内千刀万剐了无异。不过那个契约源赖光也不爱用,后来他为了解除这东西又和晴明作死折腾了一轮,搞到源赖光都发现解不开后,所有人都默契地绕过了这团中国结——反正源赖光也没有什么对鬼切施虐的爱好,还不如放在那里等着时间弄死这团被搞得莫名其妙的东西。


如果是在现代,鬼切大概会将这种见鬼的情况和电池漏电进行类比——但是现在他不知道,最多觉得活像是挨了晴明的御灵的一记雷击。


“源赖光,你什么时候能解除掉那道源氏的契约?”他将空掉的饭碗往旁边一放,直接进入正题,“从今天早上开始它的灵力就弄得我浑身不舒服——我觉得那道讨厌的契约应该是出现松动了。”


“怎样的不舒服法?”曾经的源家族长接过鬼切手里的空碗和筷子放到桌面上,自然有小巧可爱的纸式神变成和人类无异的女性帮忙送到下面去。


“就是……”鬼切挖空心腹寻找着合适的形容,却回想起刚才被契约和情欲夹击的那个时候。为了压制被两种刺激搞到妖气都在翻滚的他,源赖光比平时要显得更加强势而且卖力。银发垂落到视线里,那人从背后紧贴着他,双手十指交握制住他能够连木板都抓烂的爪尖……


等鬼切好不容易将思维从今天早上的混乱中拔出来时,源赖光已经重新爬到了他两的床上。


“契约的事情你可以等下再说给我听。”他凑到鬼切耳边轻轻吐气,“现在我想先吃点午餐,可以吗?”




3、


“所以说之前鬼切你说的那个、很久都没存在感的契约,现在发作起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又一次的情事过后,源赖光终于肯提起正题。


“……麻痒,又有点痛。”被折腾了两次的鬼切背对着源赖光不想说话。他只觉得自己嗓子都好像已经报废,但还是压着声音回答了源赖光的问题。


“这样吗……”熟悉的灵力流入体内。就在鬼切有些纠结地开始想等会儿怎么把源赖光踢下床,让他明白纵欲过度不可取比较好的时候,同样熟悉的声音却从耳边再次响起。


“源家的家族契约即使没有变异也很难解除——所以,鬼切你愿不愿和我签订一个更高的契约把它覆盖下去?”


鬼切陡然翻转过来看着源赖光的脸。他隐约能够猜到源赖光想说什么——可是怎么可能呢?至少他还未想过,只觉得这样互为旅伴的关系还要铺垫很久,才能升华成那样的关系……


“所以,愿意成为源赖光——我的伴侣吗?”




(一点也不适合的场景。)


鬼切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他们还赤身裸体地裹在被子里,房间里情欲的气息都还没散尽。源赖光的语气即使郑重些许,也不过从“明天吃什么”上升到类似于“你看哪个刀拵适合你”。


“……好。”


但他还是回答了,在这乱七八糟的日常里。流动的灵力绞缠着他体内的妖力在鬼切的体内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图案后,再次沉睡了下去。






4、


又是很久以后。


“源赖光你给我解释一下!”鬼切特别气。“你当时结契是怎么想的——”


“怎么把之前那个契约失效的感觉都搞进了伴侣契约里!”




哎呀哎呀,之后的那些,可就属于恋人情趣了。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