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光切)源氏物语

很有节操不对下属出手的光总还是破例(?)了,大家鼓掌欢迎xxxx


源赖光最近有些苦恼。
平安京的贵族之间似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掀起了一股新的风潮。在鬼切不能进去的宴会散场后,总有一些贵族用桧扇挡着表情,隐晦地询问他用式神暖床的方法和感想。
“嫩草安身知何处,露珠消逝何其苦啊。”他们一边暗示性地将眼光投向还在外面等他的鬼切身上,一边有指向性地吟着某位女公子最近文章中的和歌。
源赖光也就只能认真敷衍着。其他几位有名阴阳师的式神中纵使有人形,那也不太符合当今的审美,产生这样的误解他并不觉得意外。可是……

“主人?”
被他无意识捧起脸的鬼切眼神困惑而清澈。被源赖光按照自己想法教养的他有着符合平安京喜好的美感,即使是带着伤痕的眼睛,在这样的脸上也像是绝世瓷器上恰到好处的裂纹,令人扼腕痛惜。
“.....”
若无其事地放开手,摸摸鬼切的头发作为安抚,感觉自己被那群贵族给荼毒了的源赖光默默收回了某一瞬间的奇怪想法。
(鬼切应该被用在更需要的地方)而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至于要饥饿到对自己的武器出手。



很久以后.......
“变回来。”在快要登顶的时候,鬼切被突然停下来的某人胁迫了。
在挣扎几次都反抗无效后,白发的鬼恨恨瞪了某人一眼,丝缕灵力流动在体内的挠心感让他不得不闭上眼,任由头发变黑拉长。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