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契约之时系列2·修真的少女

在刀剑付丧神,特别是流浪和暗堕付丧神之间,口耳相传着一家特殊的店。

位置在万屋结界相对薄弱的那一边,没有招牌和明显的标志,据说只有需要的人才能看见。

表面上以各种短期替代或补充灵力的药品,还有加速恢复灵力的器具为卖点的这家店铺——

能为付丧神们出售名为【审神者】的特殊货物。


“欢迎光临,我是这家店的店主,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对上了切口,又如此坚定......”

“嘛,欢迎光临,我的杂货店。”



1、

“那么,您有什么能够用于交换呢?”看着一身狼狈的蓝发青年,美艳的店主露出了蛊惑般的微笑。

“除了我的弟弟......”像是早就想好了要交易的底线,蓝发青年露出了苍白而虚弱的微笑,“除了我的弟弟......都可以。”

“......我这里的确有个还算合适的选择。”女性用扇子掩唇,只露出莫测的一双眼睛,“如果您愿意交换出......您的爱情。”


一期一振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手腕。这个名为“红线”的东西真的具有约束力吗?会不会只是店主人和...做的一场戏?

“...?”虚影般随着距离不断改变长度的线条并没有质感,走在他旁边的女性却仿佛有所觉一般,停下步伐向他的方向看来。一身蓝白装扮的少女看起来极美,是那种山间的雾气一般毫无人气的清冷,不沾染红尘。只是她向着一期抬眼看来的时候又生出些暖意,像是山尖的冰雪被阳光一照,陡然化出一点清泉。

“怎么了吗?”有了人气的山雾也就成了手中的白纱,有淡淡的温感。一期一振摇摇头笑了笑,将所有的动摇和不确定暂时压下。

“没什么,我们继续走吧。”


一期一振所在的本丸在不稳定的时空边缘。自从他带着重伤的弟弟们逃进这个废弃的本丸里后,前前后后又拣回或者接纳了三四批粟田口的弟弟们。

短刀们虽然身体灵活,但毕竟单薄脆弱,多被一不小心或故意毁于战场。虽然强逼着自己救助而不是直接带走了不少快碎的短刀,但没有稳定灵力源的本丸还是慢慢逼近死亡边缘。

他只希望这位按照店主推荐带回来的主殿,能够给弟弟们一个安稳的休憩之所就好。


进入本丸大门的时候少女微微皱了皱眉,随后挥袖扬起了清冽的风。从门口卷入的清风让本丸内看不见的黑色雾气暂时退到角落,虎视眈眈地似乎随时准备再次蔓延。

“......那里残留的灵气最为浓重,便做我休憩之所吧。”她环视周围一圈,指着审神者居住的主卧。

虽然知道刀帐和本丸的核心都不在那里,但一期一振还是捏了把冷汗。少女又看他一眼,自己往之前所指的方向走去。


2、

一期一振来时,少女火炉里的水刚刚滚沸。她提起壶时动作标准,却是一身腾腾热气也驱不散的冷意。等到工序完成递给心上人时,那一点冷便成了秋天草叶上的露珠,抖一抖就滑下去了。

一期一振无心饮茶,但看着少女期待的神色也忍耐着喝了几口。几句温言客套完毕,他试探着引入正题。

“......我的弟弟们身怀伤病,之前也与姬君说明。可否请姬君与我稍稍移步?”

“...没有三两句就提到你弟弟。”少女露出了些许低落,不过很快又抬起眼来,“我跟你说过我的真名吧?还要叫我姬君?”

“咳...怎么能......”一期一振露出有些难以启齿的神色,最终还是在了少女失望的眼神里举手投降,“我知道了,那么——【】。”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望我们的弟弟吗?”




3、

“不要进来。”少女第一次将他拦在门口。

“主君......”能感觉到门内聚集净化过的充沛灵气,一期一振急在心里。纤白的手指拿过被努力伪装过一番的刀,接触时像是碰到干冰一样滋滋冒着黑气。

“这一振乱藤四郎,已经快要碎掉了。”小心翼翼抽出一点,少女给一期一振展示着那伤痕累累的内里,“我不擅长铸造。”

所以,她救不了这振全靠侵蚀它的黑气粘在一起的刀,也不能心软。

“......我知道了。”



4、

少女已经很久没有和一期一振说说话了。

在拒绝那振短刀进入房间接受净化,也对短刀的现状表示无能为力之后,一期一振就突然开始躲在她了。她不太出去,一期一振便每顿带食物给她,除此之外,不管她怎么试图搭话,对方都没有回答。坐在本丸节点上净化的日子对一般人来说很难熬,但只要想想恋刀惊喜的表情,习惯清修的少女便觉得自己的日课还能继续。在无聊时抄写的各式符文辅助下,比普通的净化速度又快了一截。

那日,她心念一动想要出去看看,却开门便撞上了等待许久的短刀。

长期的持续输出让少女虚弱不少,一旦反击必定无法留有余力。她只能顺着红线的方向逃,去找一定还会爱着她的恋刀。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这场闹剧。看见少女的一期一振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主殿,我代替乱向您道歉。”他夺下同样愣住的弟弟手里的本体,卑微地跪下来,“我......管教不严,任凭责罚。”

“你还是在害怕我伤害到你的弟弟。”少女的眼中盈满了泪水。这一段短暂的时间是她那么多年来最接近人的一次,她从来未曾想过,一心天道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委屈到满脸眼泪,不依不挠地质问一个根本没有意义的定论,“你心里都是你那些受伤的弟弟,那我呢?我在哪里?”

她孤立无援地在恶意的黑暗中,在恋刀面前大哭出声,“之前许诺过的爱意,是不是都在骗我?”

被质问的另一方低下眼睛沉默。

看着红线色泽渐浅,少女整个人都在发抖了。她舍弃了自己的形象,不顾一切地挽留着,“你在那位店主面前承诺过的呢?你是不是后悔了?”

一期一振不语。可是断裂的红线给了她最真实的回答。

“真好啊……”她不再看愕然抬头的一期一振,带着眼泪狂笑出声,“煎熬十载百年,一夕情爱如烟,因果断绝,何不可登白玉,立地成仙!”


5、

突然而至的风雷云起中,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对脸色苍白的一期一振露出笑脸。

“百年之前,我曾遇见一振一期一振,一见,便感觉如幼鹿,在我心里微微一跳。”

“暗自掐算,却是前世不知怎么和其中一振纠缠,欠下因果延续至今生,要我心动难掩!”

“那时我方踏入长生之路,年少气盛,远渡重洋来此,你那时大抵被我前世打散还未凝聚,我一到此处正主没见着,却看着哪一个一期一振都像你。”

“于是我狼狈隐居,百年来一直难以心静,修为僵持,只技巧略有精进。”

“幸而商店主人相助,以百年劳役为交换,助我寻到了你。”

她冲他难得一笑,眼角泪光未散。

“我是真的爱过你啊,如不是真爱,怎能断此因果,求得无情?”

“虽然被那红线牵引的时候,我也曾想过和你天长地久——店主当初为我两系上的,可是真正的月老红线,虽然不是月老亲自所系,但这一根红线即使是仙人,也暂时会被牵引甚至稳固成真正的姻缘的。那时我对自己说,修道者逆天而行,我便是再逆了这长生之路又如何?”

“我敢踏上这路自是随心,又为何不敢爱你。”

“可是啊......”

一期一振只觉得自己掌握的真名如同玻璃般破碎。她不再说下去,闭上眼去迎接那满天的劫云。



6、

那一场雷暴劈散了整个本丸残存的黑暗,还有那些靠着黑暗的粘连勉强活下来的死灵。

也算是那位已经彻底断情绝爱的女修士,给那个本丸里还能被拯救的刀剑,和她失魂落魄的前恋人的一点赠礼。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