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连荒)锦衣飞鱼

参考拼接同名歌词www前世今生(?)有,OOC大量,照例打人不准打脸
意识流片段灭文,看不懂我再把大纲放出来
以上



【如果细雨不曾被风提起】
“听说了吗?今天一目连命也来了啊。”
“一目连命?他不是最不耐烦这......每次露个面就又消失了吗?”
“听说是天津彦根命......”
窃窃私语的声音陡然一顿。所有人跪下来,整齐划一。
“恭迎月读尊命。”
【飘摇过后 还未留意湖边长堤】
一片静寂中,紫色的衣角,在众人视线中缓行而过。

【若不曾遇见你 似海棠观无亭】
“一目连命!”“一目连神命!”害怕素来爱闹事的年轻神尊在宴会上做出什么令上神发怒的事情,不少奉命跟行却被半路甩开的侍女慌乱地尽量压低声音呼唤着。
而被她们寻找的对象,则愣在钻了一半的朝颜花瀑布里。
【纵花开一季 无人入眼底】
黑色的眼睛轻轻扫过裹了一身碎金花朵的年轻神明,紫衣的男神脚步不停,从不自觉屏住呼吸的一目连视线中渐渐远去。



【最初原是自由栖海的鱼】
“月读尊命,一目连命又来拜访了。”害怕自家懒于交际的主神在这越发频繁的“骚扰”中耐心消耗殆尽,负责通禀主神的侍女满心忧虑。
“......让他进来。”
回答她的,是自家神主一如既往不带感情色彩的声音。
【未经风雨 年少一场无忧无虑】
“我今天为你带来了一束国土上的新花束!”年轻的神坻已经很久无心恶作剧,而是将寻找令月读神动心的宝物当做了最新的乐趣,“看这灿烂而巨大的金色花盘,你有感到心动吗?是否会愿意为此和我离开此地,前往浮岛生育国土?”
“......”回答他的只是沉默。
“...啊,那我下次还会再来!”沮丧的神色只是片刻,年轻的神明很快重新打起了精神,“一定会有让你心动的东西,我不会放弃!”

【心有万千期许】
“...月读尊命,一目连命又来了。”已经习惯了的禀报中有一丝迟疑。月读照例前去,却只见一个两手空空的神明。
“我已经禀报天照大御神,将沉睡神体,神念投入下界历练。”已经在日复一日的碰壁中成长起来的年轻神明眉眼间已经不带多少锐气,“最后一点时间,想来见一见您。”
【一念失之毫厘】
“抱歉打扰您了……在下告退。”
紫衣的神明看着对方渐渐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然后不由自主低下头,看见自己伸出一点的手臂。
【飞鱼跃上衣 你仍在原地】
然后看着那个神魂落在人界成为新生的弱小神明,看着他播撒大爱给世人,看着......
在洪水泛滥的那一日,祈祷传至高天原时,无视众多蠢蠢欲动的邪神和明哲保身的神明,取走作为代价的新生神格,给予对方能令洪水改道还有余的足够神力。



【恰似皎月星辰相互映 无声自会意】
在小小的人影摸黑踏入废墟的时候,神社自动亮起。
“......是你啊。”许久未曾现身的妖神单膝跪地端详着孩子的脸,带着点矛盾的笑意,“是你。”
【相处一如默契 不需说与旁人听】
“荒吗?很好听的名字啊。”
他沾血在孩子额头上画下符文。
“作为纪念我们的相遇,这是我给你的加护……即使不是来自神力。”

【向来‘陪伴’二字最长情 相逢便此生】
重新涌入的新鲜空气拯救了被沉入水中的神子。额上有什么在发烫。模糊的视线里,有谁的幻影环过他的腰际。
“你命中注定有一劫——而我,却舍不得。”那幻影发出的声音带着些空荡的回响,“即使我知道,你只是把神念收回天际。”
【何须守的云开见月明】
废弃神社里的最后一缕风消失了。而这世间,又多了一位本该不存在的神明。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