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双狗)云间清风

反正就是一个梦的记录
意识流有,形象单薄OOC有,慎食
以上


1、
黑色和金色的眼睛一起注视着即将开启的远航邮轮。
“我们走吧。”
汽笛声中,小小的孩子带着他的监护人上了船。

2、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呀,小朋友?”有女性凑过来逗他。
“因为哥哥身体不好,在房间里休息。”他睁大了眼睛回答。
“那为什么要一直抱着一个盒子呢?”像是被他故作老成的样子逗笑,教师气质的女性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因为这是我很重要的东西。”
小孩子掀起一点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做工精美的木盒,泄露出一丝宝光来。
女性的眼睛睁大了一瞬,然后迅速伸出手来,将那盒子重新按下。
“你的宝物很漂亮。”她将手按住盒盖防止小孩子再度向她打开,夸奖着说出了告诫的话,“所以,不要在别人面前再随便打开啦。”


3、
合并的客船给枯燥无味的海上生活增添了一点乐趣。不少生面孔在船上来来往往,又有不少人跑到了别人的船上去。
“你是云间家的幼崽吧?怎么就你一个人?云间他不在吗?”
突然落在孩子身边栏杆上的“大鸟”有着和监护人差不多轮廓的脸,不过却是黑发黑眼,一身主基调为绿色的衣服热热闹闹,脸上的红痕好看又怪异。
“云间...在休息。”孩子又将手中的木盒打开又关上,在一闪而过的宝光中,拿出了一颗琥珀。他将琥珀展示给来人,看似纯色的琥珀在阳光下闪出一团金芒来。
“那,就让我暂时当你监护人吧。”对方从栏杆上跳下来伸了个懒腰,再睁眼时便已经变成了个看上去有点活泼的黑发青年,“来来来,让哥哥带你去些云间不带你就去不了的好地方~”



4、
“刚刚躲在那人身后的,可是船长的小女儿哦——唔,娶了就可以少奋斗十年的那种。”刚刚及时救场的黑发青年叼着顺来的食物口齿不清,还不忘给孩子投喂一点水果,“她还挺内向的,居然主动找你是要干嘛?”
“她想看我的匣子。”孩子注意到的却是另一个点,“你知道她.....?”
“对啊,毕竟我在那艘船上也有一百多年了嘛。”黑发青年吃得腮帮鼓鼓,完全没在意自己放了多大一个雷,“都快成那艘船的守护灵了,还会有什么不知道啊。”
“那...”
“能见到云间我就很开心了。”轻轻弹了一下孩子的木盒,黑发青年再次笑了起来,“百八十年过去,我早不记得自己的东西放到哪里去啦。”



5、
客房的床上,孩子还在沉睡。
有一个黑影从孩子忘记关好的门缝中溜进来,找到了孩子放得并不隐蔽的宝盒。
黑影在宝盒开启的时候眼睛闪过一丝迷醉,因为这盒中的东西简直太美了。各色宝石珍珠与其他珍贵材质的饰品混在一起,那精饰的图案,让人觉得就算一个国家的珍宝也不过是如此等级。
黑影看上去完全被这些东西诱惑了。她迫不及待地将那些东西一件又一件地戴在身上,借着孩子房间里的梳妆镜看着自己的模样。
“那个、不行。”一双幼嫩的手按住了想要拿开琥珀珠,去拿下面的孔雀羽毛耳饰的人,越过她的手,为她挑出了一串木珠,“这个才最适合你。”
月光透过缝隙照在镜面上,照出镜子里认真帮她整理手串的孩童,以及僵硬地仿佛正在被孩子套上绞索的少女。等到孩子的手一拿开,便慌不择路地跑掉了。
“这样没问题吗?”黑暗的另一角,他的临时监护人露出身形。
“没问题。”孩子对他露出微笑,“那是她应得的。”

6、
两条在相同航路上一起航行得很开心的船,终于到了要分开的时候。
“再见啦。”在所有来到这艘船的人回流到自己船上的背景下,黑发的天狗向孩子告别,“你的监护人差不多休息够了,我也要回去啦。”
“和你玩的很开心——虽然也有点遗憾,哈哈。”他最后伸了个懒腰,向着孩子挥挥手,飞向那艘已经开始转向的航船。
在黑发天狗离开的同时,有什么在渐渐醒来了。



7、
云间飞羽醒来的时候,孩子还在甲板上远眺着。“清风雅乐.....”他自言自语般的揉了揉眉心,抬起眼向孩子眺望的方向看去。
“雨云....”
“那艘船,马上会遭到恐怖的暴风雨。”孩子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监护人,清澈的眼睛倒映出他的倒影,“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云间。”
“...我马上回来。”最终,他屈服了,“你乖乖呆在房间里,如果有问题,就把【他们】放出来。”


8、
他在狂风中穿行着,眼中只有那一个纤细单薄的身影。
明明马上就有可能随船沉没,可黑发的天狗还是带着那么点疲倦微笑着,坦然看着即将掀翻船只的暴风雨。直到看到飞入视线的云间飞羽,他的表情才有了些微的不可置信和惊慌。
云间飞羽飞过去向已经只能勉强凝聚出自己的黑发天狗伸出手来,可是有人比他还快了一拍。
“我不想死啊!”衣衫凌乱的少女比黑发天狗更快地冲过去扑上来,抓住了云间飞羽伸出去的手。似乎因为身上明显华贵的菩提木手串受了太多的威逼利诱,少女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一点也不敢松手。
云间飞羽被拖得往下一坠。他能看见无数的冤魂缠绕在少女的身体上,给这个本来轻盈的人类添加了多少不应该有的重量。他努力想要甩脱,却被少女缠得太紧,一点点往下坠去....
(所以说,为什么会送这种手串...)他苦恼地想要在越来越可怕的暴风中稳住身形向上拉起,却一次次失败。就在他差不多已经放弃,改为分神去看清风雅乐慌乱的表情时,少女缠在腕上的手串突然发出光芒来。
金发天狗因为沉重的冤魂而下沉的身形一瞬间拔高,而他的手腕上,仅剩下了还在渐渐沙化的、明显已经不属于活人的手腕。
“...真是爱找麻烦啊。”他回手,捞住了失去支撑向下掉落的那串手链。


9、
小小的孩子捧着自己装饰精美的盒子,眨巴着眼睛来回看着这两只天狗。
“已经带回来了。”金发的天狗上前一步蹲下来,将菩提木手串和一颗玛瑙放到孩子的宝盒里。
“幸不辱命。”





梦的梗概总结:
大概是一个手捧精美的盒子除睡觉都不离身的小孩子带着云间飞羽皮的大天狗上了一艘长途轮船,然后有一段路程另一艘船也要走,于是两船开活动,彼此交换客人。
云间飞羽大概是之前护着小孩上船耗费了挺多体力,一直没出来;小孩子一个人遇见了来自另一艘船的黑发大天狗清风雅乐。清风雅乐看孩子身边没人照顾,又带着老熟人的气息,就决定留着帮云间看几天孩子www
如果说云间是那种温柔沉稳型的,那雅乐就是那种偶尔皮一下很开心的那种www变成黑发青年带着小孩到处浪,完全不怕被云间醒过来后打死hhh
然后半夜有妹子跑来偷开孩子的盒子,大概是隔壁那艘船的,不过妹子心不是很黑,戴着玩玩就心满意足,不过还是被孩子发现,虽然被送了个菩提木手串也被吓得够呛,谢谢都没回就跑了。
然后两艘船要分开了,雅乐也感觉云间气息差不多是要醒,一点也不担心地跟小孩子告别。告别没多久云间醒了,他沉睡期间也能感觉到气息,还没说什么就被小孩子告知,雅乐那艘船大概要遭遇足以翻船的暴风雨。云间在监护人职责和雅乐间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去救。
让小孩呆在房间,保证一有问题就能打开盒子后,云间出发了(梦里云间狗心急如焚穿梭在暴风里的样子超帅的,捧脸)。到的时候已经开始刮大风,雅乐也出来了,虽然因为长时间出现没有补给有些憔悴,但依旧是那种皮一下很开心的笑。
结果笑到看见云间过来的时候就撑不住了,又惊愕又茫然。云间在空中向他伸出手,雅乐还没来得及抓,就被之前那个妹子抢先抓走了。
云间被妹子坠得一沉。妹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大概是害怕别人威逼利诱抢走那一看就价值连城的菩提木手串,身上挂了很多冤魂(菩提木是佛系,能吸引方便超度鬼魂)。就在雅乐皮不起来变得慌乱,云间默默吐槽小孩乱给东西的时候,菩提木发威了,把实际上也已经不是人类的妹子也超度了w
最后云间带着雅乐寄生的宝石和手串成功返航,孩子的盒子里又多一颗宝石,监护人变成一双wwww可喜可贺www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