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番外)悲伤地爱上龙的方法

龙杀方系列终于算是脑完了,新年新气象。

努力了很久终于写完……OOC有,意识流有……慎食

全文均恋人未满,设定高王是因为前者的感情相较后者更偏向于爱情,所以如果杰希没死,他们一直相处下去的话……英杰应该是先出手的那一个

#我把你当崽你居然想上我#

其实当无差吃也行……以上


1、

高英杰是返祖的白精灵。

他的母亲是大迁徙时被乘乱捕捉,最终被卖给某个国王的半精灵,此生唯一的努力大概是把他偷偷生下来后藏得很好。

在那样混乱的宫廷之中,下毒与被下毒似乎都是常事。在第一次差点被母亲偷渡来的点心毒死之后,高英杰的食物就彻底变回了各种生菜和水果。因为母亲的身体虚弱,高英杰经常挨饿,但精灵的孩子自幼聪慧,明白自己和母亲处境的高英杰也从来没有哭闹过。

然后有一天,他的母亲终于解脱了。为了有充足法力召唤植物供孩子充饥的半精灵吃了太多含着各种毒药的食物,压制不住以后爆发蔓延得很快,几乎瞬间就夺去了她的呼吸。然而还是个小孩子的高英杰能怎么办呢?他和母亲是这个王宫里最为边缘透明的妾侍和皇子,居住在这个皇宫最为偏远的地方,被母亲从小藏起来的高英杰甚至连个正经的身份也没有。

于是求助无门的高英杰决定和母亲一起等待死亡。直到——

青色的龙王感应着熟悉的气息从天上飞落而下,抱起了已经奄奄一息的幼崽。

【直到他此生唯一的幸运飞落而下】


2、

养育人类的幼崽其实并不容易。和吃吃睡睡就能自然长大的龙族幼崽不同,基本不会受到自然精灵庇护甚至共生的人类会因为受到气候影响而生病,会因为没有抗魔防御高的鳞甲而受伤……就算要养育的并不是一只纯血的人类,难度也没有因此降低多少。

“……喝。”将最后一剂药材加入沸腾的液体中,看着明亮晶莹的蓝色逐渐变成浑浊的灰。等到年幼的孩子苦着脸将装瓶的药液一口饮尽,变为人形的龙王才终于开了口,“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不该,”不同于往日供应给他的果味“正常感冒药剂”,被随机扔进一把不改变药效只改变味道的药材后完成的“特制感冒药”有种随机的微妙味道,却同样能让从小就不挑食的混血精灵避之不及。又吞了一大口口水将嘴里的味道再稀释些许,小幼崽终于再次开口,“不该,晚上睡觉的时候踢被子。”

不太熟练的通用语被孩子的声音咬得又萌又软,可惜该起效的对象完全不为所动。石青色短发的龙王持保留意见般的挑起了一边眉毛,高英杰知道,对方是在等自己的进一步解释。

“……不该,晚上做噩梦的时候将被子当做三皇兄……”

正在将“特制感冒药”调回普通版的龙王动作停顿了一下。

“今天暂时停掉其他课程,只进行冥想。”真名为【王杰希】的风龙王将搅拌器材从药剂里抽出,“困了的话就去我的房间睡……你今晚应该会发烧。”



3、

高英杰又做起了噩梦。

在他还是个【孩子】的那一天,偷跑出母亲住所的高英杰遇见了他的皇兄。幸运而不幸的是,和他们共同的父亲一样,甚至更为可怕的皇兄将他当作了哪个下人的孩子,看似和蔼地握住他的手腕就想将他带走……

“……英杰,英杰!”沉浸在幼年阴影中的白精灵完全没有注意到梦境中越发响亮的呼唤声,直到……

“【高英杰】——”真名被龙族念诵所带来的魔力激荡,被呼唤者有意识地收束成了摇撼梦境的力量。那力量如同斗篷一样地笼罩住高英杰,保护着他从泡沫般迅速消失的梦境中逃脱出来。



4、

迷迷糊糊醒来时,高英杰对上了满眼的绿色。

微弱的、魔法气息浓郁的光源安静漂浮着。不刺眼,却能恰到好处地照射出一个令人感觉安稳的世界。在这半明半暗中,龙王那一双近似墨玉的浓绿色眼睛深深浅浅地闪烁着。

“……老师……”高英杰意识模糊地喃喃着,第一次主动将自己塞进了王杰希的怀抱。半梦半醒间,高英杰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皮膜一样的东西搭在了他的头发上。

“……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迷迷糊糊间,高英杰似乎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在说着什么,“以我的名字,从世间的一切中保护你。”

于是他咕哝了一声,在因安全感而不加掩饰的倦意中,高英杰像是小时候躲在母亲特意催出来保护他的植物群里一样,安心地睡着了。



5、

“这个世界是由各种魔法组成的——就连各种元素精灵,也不过是特定魔法的结晶凝聚。”看着偎依在自己袍子上的小团子,风龙用讲故事一样的语调,向对方灌输着足以被这个大陆上所有魔道学者认为是离经叛道的理念:“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分割这个世界的大魔法。”

“直至今日,那个魔法的效力仍然流淌在两个世界的每一处,甚至可能已经靠着魔力的流动,束缚住了每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生物。”



6、

仿佛只是一个眨眼间,面黄肌瘦的小团子就变成了白皙好看的少年。与之相对的,则是王杰希越来越长的、沉浸在实验室里的时间。

就在高英杰对王杰希的身体开始暗自担心的一天,例行抽查完最后一页的龙王合上那本让高英杰死记硬背了一年的厚重书本。

“明天开始,和我出门实践,英杰。”

面对少年惊讶的目光,青色的龙王这样告知道。

“是的……老师。”



7、

在阴影中看着篝火旁跟人有说有笑的少年,青色的龙王满意地勾起了唇角。

经过重新调制的药剂还在体内疼痛着,王杰希稍一犹豫,还是在药剂彻底发挥作用前先一步退场。



8、

“喂,你们之前的火球术好强啊,你们也是魔道学者吗?不,不对,你们的方法好像有点不同,而且就连魔杖也没有用——”年轻的学徒还在充满好奇心地追问着。

高英杰有些恍惚地看着王杰希离去的方向。魔道学徒问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结果,也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说起来,刚刚那位就是你的导师吗?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再收几个学徒……”

“怎么可能!”被关键字惊醒的白精灵少年发现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太过激烈,停顿一下露出有些勉强的笑容,“老师他……”

大概还没有收别的学徒的意思吧……

这样的话,他含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9、

王杰希又睡着了——自从他服用过改良后的新药,他总是在药剂生效的初期显得很嗜睡。

高英杰轻手轻脚地进来想要帮他收拾东西,却鬼使神差地在收拾到王杰希身边时停了下来。

他看着龙王熟睡中的、越来越接近的脸,然后猛地惊醒过来。


唇边擦过一点柔软。

沉睡中的龙王微微皱起眉头,发出一点气音。

敏感的白精灵挡着嘴僵硬在一边,情愿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想了些什么东西。




10、

咳出的鲜血在手心中渐渐被阳气侵蚀、中和,最后化作了黑色的奇怪痕迹,被水流裹挟着落入土地。

被破坏的脏器还在体内抽痛着,流出含有大量阴气的血。失去了容器的血液在体内左冲右突,最后被同样留在体内的阳气层层消耗,变为了中性的自然之气。

“……时间,不多了啊……”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内,除了苍白些许外毫无异状的龙王仰躺在椅背上。

终于到了,要找个理由离开的时候。



11、

高英杰陡然从昏睡中醒来。

中途破碎的法术在身上洒下几不可见的荧光——是王杰希的手笔。

自从发现自己的心思后,他不再敢和自己的老师太过接近。今天也是因为他终于成年,才忍不住借酒壮胆,蹭到对方床上想要留宿一晚……高英杰努力回想着自己是不是因为醉后失态说了些什么,才会被对方又是乘着熟睡施加了实际上足以让他睡到清晨的法术,又是避而不见。


等一下……

属于白精灵的敏锐感知敲响了意义不明的警钟。无目的游弋的视线,突然扫到了很久都没有再让自己参与配置的药剂。



12、

青色的风龙从无星之夜的天空上跌落下来,化作踉跄的人形。能够遥望高英杰从小生活着的那片领域的无人塔,是风龙之王为自己选择的墓地。

独自一人时编织起来的庞大法阵在推开门的时候慢慢苏醒。一层层启动的封印,最后成功按照最初的设想,对与魔力亲和极高的龙族同样产生了排斥。

用法术扩宽的空间里,被一步步压制住的龙王终于不受控制地变回了巨大的形体。风精灵的悲泣声在塔外形成了厚厚的风漩。(这样也好。)他带着点不舍和倦意这样想着,(至少如果有人想要闯入的话……)

风突然止住了。

有人从外面打开门来。法阵的辉光将来者本来隐没在黑暗中的面容照亮——曾经莫名其妙就能哭起来的小皇子,毫无惧色地站在了和自己相比起来巨大得多的龙面前。



13、

高英杰想,这应该是自己最大胆的一次了。

他仰望着那一双被吞噬了理智的龙眸,然后陡然被对方按倒在地。后背撞击在粗糙地面上的痛感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发出一声鼻音,却只是抓住了压在自己胸口的鳞爪。

温凉的鳞片和皮肤贴在一起,陌生而熟悉的记忆。白精灵闭上眼睛,毫不反抗地等待着最后的来临。

想象中的剧痛甚至死亡没有来临。锋利的龙齿只是撕裂了一部分他的衣物,然后吞咽下去。


伴随着吃痛的龙吟,灿烂的光芒从鳞片之中透出。巨大的青龙渐渐虚幻,重新化为披着长袍的人形。

“不要伤心啊,英杰。”抚摸过额头和发丝的手指微凉,在白精灵的头上染出了点点红色。发现自己无意识举动所造成后果的龙王想要抽回手,却被默不作声的白精灵回握着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当我死亡,体内的阴气逸散出来,变成风充斥整个世界的时候——”

吻在额头上的唇,渐渐失去重量和温度。



14、

不是很久以后,已经有了些许名望的某个魔道学者再次见到了那位他从学徒起就视为偶像的、魔道学者……的学徒。

不,或者该说他们都是自己的偶像了。

“我是王不留行。”在魔道中已经相当有名的、青年向他伸出手来,应该是继承而来的一身魔法道具闪着细碎的青色流光,“你愿意跟随我,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吗?”

“不如说,请务必让我跟随!”沉稳的青年露出了孩童般求知而渴望的神色,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个看着高大的魔道学者轻而易举地驱使元素精灵,并为此心神摇曳的年代。



15、

“那么,就让我们从第一步做起,先统一这个大陆,让世界稳定下来吧。”

又是不久以后的一次魔法聚会上,看起来比在场所有人都年轻的白精灵,像是当年一样对着这群为他而聚集过来的魔道学者平淡地说道。

“谨遵指令。”

魔道之王的指令,不会有任何魔道者拒绝。



16、

“王,新的国度要叫什么呢?”

已经坐在曾经以为永远无缘的王座上的魔道之王,用目光扫过这个年幼的自己连接近都不敢的大厅,然后重新将目光定在了窗外的高塔上。

“叫微草吧。”梦呓般的语调,“……就叫微草。”

青色的、和龙鳞颜色一样的,和永远承诺会注视着自己的眼睛颜色一样的……

薇草。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