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杂食系生物。欢迎安利,欢迎吐槽,不太欢迎来掐

(博狗)花吐

ABO+花吐背景设定,出自一个挺酸爽的梗www不过有改动w
在博狗群里发过了,也算留作存档?



故事开始于某一天的早晨,源博雅看见大天狗吐出了一小朵雏菊。
同样被咳呛声惊醒的大天狗似乎还没想到要掩饰什么,他捂着唇,将另外几朵雏菊咳在了自己的掌心。然后他才仿佛终于从梦境中惊醒过来一般,将那一手的雏菊顺着被子,往源博雅相反的方向甩了一地。
“我等下会自己收拾。”他哑着嗓子这样对源博雅说,避开了源博雅的视线。

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自然是源博雅去帮大天狗请假。负责批阅假条的辅导员反复看了他和那张纸条好几遍,满眼似乎都是不可思议——源博雅和大天狗是周围所有人都知道的、从未分化起就一直在一起到现在的组合,谁也没有想过,他们居然不是正处于恋爱甚至结婚关系。
可是源博雅就是这样一个胆小鬼,为了和大天狗一直维持着这样看似稳定的关系,他能和大天狗缔结形式上的婚姻,自然也能在那仅有的、几次大天狗的发情期内,忍耐住只是碰触大天狗,而不将他彻底标记。

因为现在花吐症的时有发生,假条很快就被辅导员放行。源博雅看着辅导员不自觉流露出的安慰和同情,很快地转开了眼去。回到家里的时候大天狗已经打扫完毕,屋子里只剩下一点淡淡的草木和阳光的香气。
“我明天会出去找专门的房间租住。”大天狗在看到源博雅时似乎想要再向后躲一躲,最后还是硬撑着留在了原地。
“不行。”源博雅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他的建议,“我不会碰那些花瓣——我只是想要照顾你。”
大天狗回以沉默。不咳嗽的时候,阳光下的大天狗安静着就像是在发光。在源博雅看来仿佛一个世纪的漫长犹豫后,大天狗终于给了他肯定性的回答。
“好。”大天狗这样慢慢地对他说。

于是日子又继续这样过下去了。大天狗似乎并没有去找谁的念头,只是在他们租住的小屋里一本本地看书,写作业,然后拜托源博雅帮他交给对应课程的老师。
他一天天地消瘦下来。即使源博雅不被允许接触随时都会发作的大天狗,也能察觉到大天狗的脸正在一天天地变得消瘦。
源博雅闲暇时候也会去想,大天狗为之吐花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他从和大天狗同班同社团的雪女一直联想到他们社团那个审美奇异的社长,最后甚至一路猜到了自己好友的身上。他是真的觉得有点嫉妒啊,这样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去表白的行为,不也是放弃了失败后会传染对方的可能性吗?
“能被这样喜欢着的人,真幸福啊……”

源博雅这样说着坐在大天狗的床边。大天狗在连续十几天的吐花之后已经很虚弱了,他甚至来不及清理掉带着血丝的雏菊花朵便已经沉沉睡去。源博雅轻轻地将指腹按在大天狗的唇上,然后慢慢地将手指从相贴的双唇间撤去。
——他想,即使是在感情上再懦弱的人,也有权利选择愿不愿意陪喜欢的人一起下黄泉的。

然后他吐出了第一朵矢车菊,重叠在洁白无瑕的雏菊花朵上面。刚刚从睡梦中咳醒的大天狗茫然地看着他,只有患过花吐病的患者才能看到的【气】,缓缓地从他的身上消失了。
源博雅将还未清醒的大天狗重新扑回了床上———
他想要一个永久标记作为庆祝大天狗彻底恢复健康的贺礼,现在,立刻,马上。




——————我是黑天狗的分界线,不喜勿看——————
“万一,我没有那么喜欢大天狗的话,大天狗不是会就那样死了吗?”危急过去很久后的某一天,源博雅问大天狗。
“因为我知道,源博雅一定会作为我的好朋友,尝试着来救我的啊。”大天狗认真地这样回答。

评论(4)

热度(35)